当前位置: 新志评介>>省志
《史志学刊》2019年第4期出版
2019/9/24 10:13:31  点击量:


近日,《史志学刊》2019年第4期(总第28期)出版。

本期共刊发11篇论文,其中5篇论文属于国家和省级社科基金项目研究成果。

为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本期刊物开辟专栏:发表由中共福建省委党史研究和地方志编纂办公室李连秀撰写的《70年来中国方志文化的传承弘扬和创新发展》。该文通过重温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地方志编修的倡导,学习30年前习近平在福建工作期间对方志文化的探索与实践,重新审视了新时代方志文化在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以期推动方志文化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历史研究”栏目刊发北京大学中文系沈相辉撰写的《 “怨望”与“日食”:杨恽腰斩案探微》,论文通过对杨恽腰斩案的层层分析,认为汉宣帝杀杨恽,既与君主转移日食之灾有关,也与杨恽所著《报孙会宗书》中的《拊缶歌》以及其“君父至尊亲”等话语触犯了宣帝的忌讳有关。河南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马晓燕撰写的《宋代致仕官员的养老生活》,从养老居所、社会交往和文化休闲活动三个方面论述宋代官员致仕后的日常生活,反映出宋代政府为致仕官员老年生活提供的种种保障。《明代宣大总督的专职助手》一文,通过论述明代宣大总督专职助手的演变过程、主要职责及制度意涵,表明其核心任务始终是管理总督标兵,而总督以其专职助手监督宣府、大同、山西三镇战兵的事实,体现出明代“以文统武”军事体制强化的迹象。

“文化史研究”栏目中,《两晋时期“谣”研究》一文从“谣”的起源与名称、类别与创作、特征与影响等方面,探索两晋时期“谣”的发展全貌,反映出“谣”的广泛传播对于当时个人命运与社会秩序产生的深刻影响。《宋代国家对忠义的褒恤及其意义——基于<宋史·忠义传>的分析》一文,以《宋史·忠义传》为中心,梳理了宋代国家对忠义人士褒恤的具体措施,进而分析出这些措施既体现了国家管理制度的完善,也对长期处于外患内忧的赵宋王朝有着积极的政治作用。

“志鉴研究”栏目,从理论指导实践,在实践中针对具体问题提出解决的办法,具有一定的实践指导意义。《浅议史、志、鉴内容结构的关系与文献价值》通过分析第二轮志书续修以及第一轮修志过程中理论与实践方面的问题,从史、志、鉴基本区别入手,探索了志书内容与结构的变化趋势,为提升志书资料性文献价值方面提供借鉴。《关于城市区级综合年鉴条目编写规范化问题的思考与探索——以<北京东城年鉴>编纂为例》一文,以《北京东城年鉴》的编纂为例,深入分析城市区级综合年鉴条目编写规划化存在的问题,并提出针对性的解决对策,对年鉴编纂具有积极的指导意义。《全媒体传播背景下的地方志数据库建设路径探索》一文提出,在现有地方志工作机制下,树立“修志为用”和“互联网+地方志”的工作思维,提升地方志资源征集编修、保存、开发利用的效率和质量。

“史地文献研究”栏目,刊登了《<诗经·大雅·绵>“虞”“芮”地望考辨》和《明清贵州地方志中有关贵阳安顺两府“枝”的研究》两篇文章。前文结合历史、传说、地理背景、军事形势等因素对《诗经·大雅·绵》中“虞”“芮”之地望进行重新考辨,力证二国当在今甘肃省华亭县境内,而非历史上长期存在的“平陆——芮城”说、“陕西陇县”说。后文则系统分析了明清贵州地方志中有关贵阳安顺两府“枝”的设立分布、形式性质,认为“枝”的设置,既加强了两府对原有土司之地的管控,又节约了行政成本,稳固了西南大局。

《史志学刊》前身可追溯至1980年创刊的《山西地方志通讯》,曾改名为《山西地方志》《沧桑》,国内外公开出版发行,是国家认定的以“史”“志”为专业特色的学术期刊。由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山西省地方志研究院)主管主办,总编张志仁。

责 编:敏 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