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经济综览>>正文
由高平五谷庙漫话五谷
2018/7/30 18:22:27  点击量:   来源:诗村人 方志山西

高平炎帝陵五谷殿

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炎帝在高平羊头山井子坪育五谷,尝百草,制耒耜,开创了我国农业文明之先河,被后人尊为神农、五谷神。全国有众多的五谷庙,其中以高平市神农镇庄里村的五谷庙尤为著名。人们常会问,“五谷”具体指哪五种农作物呢?

庄里村五谷庙

关于“五谷”,从古到今就有多种不同说法,但归纳起来主要有南北两种说法:南方指稻、黍、稷、麦、菽;北方指麻、黍、稷、麦、菽。“五谷”这一名词在当初创造的时候,究竟指的是什么农作物,并没有留下确切记载。

比较早的“五谷”说法见于《论语•微子篇》,讲的是孔子周游列国时,有一次子路在后面掉了队,便向一个正在劳作的老农问路,却被对方嘲弄“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再则如《周礼·夏官·职方氏》云:“谷宜五种。”汉代郑玄注:“五种,黍、稷、菽(豆)、麦、稻也。”明谢肇淛《五杂俎》曰:“五谷者,稻、黍、稷、麦、菽也。”南北两种说法的差别,只是一种有稻而没有麻,另一种有麻而没有稻。稻是南方作物,北方栽培有限,所以在北方的五谷中有麻而没有稻,也在情理之中。《史记•天官书》中“凡候岁美恶,谨候岁始”一句下面所叙述的作物,就是麦、稷、黍、菽、麻五种,属于北方之说法。

两种说法结合起来,就有了稻、黍、稷、麦、菽、麻六种作物。战国名著《吕氏春秋》里有四篇专门谈论农业的文章,其中“审时”篇谈论栽种禾(稷)、黍、稻、麻、菽、麦这六种作物的情况;“十二纪”篇中说到的作物,也是这六种。很明显,稻、黍、稷、麦、菽、麻就是当时的主要作物。所谓五谷,就是指这些作物,或者指这六种作物中的五种。但随着社会经济和农业生产的发展,五谷的概念在不断演变着,现在所谓五谷,实际只是粮食作物的总称,或者泛指粮食作物罢了。

还有一种说法叫“九谷六米”。《周礼•地官•舍人》曰:“掌米粟之出入,辨其物。”贾公彦疏曰:“九谷之中,黍、稷、稻、粱、苽、大豆,六者皆有米,麻与小豆、小麦,三者无米,故云‘九谷六米’。”中国晚清经学大师孙诒让在《周礼正义》中说:“已舂者为米,未舂者为粟。”明白了“五谷”“六谷”和“九谷”后,倒是其中的麻、稷和黍到底指哪一种农作物,存在着不同的说法。

麻有大麻(蓖麻)、小麻、苘麻、胡麻、芝麻等种类,苘麻的皮剥下来可以纺麻织布,炎帝的功绩之一就是织麻为布,民有衣穿,故有人说是指苘麻,也有些书中特别标明是大麻。除苘麻外,而其他的则为油料作物,用来榨油,但要说能归入谷类作物的似乎还只有小麻。小麻子经火炒后十分香,可以直接入口食用,也可脱壳食用。

在高平市寺庄镇高良村有敬“麻谷老爷”的风俗,“麻谷老爷”实际上是指神农炎帝,即五谷神,只不过更加突出了在“五谷”中的“麻”。小麻在晋东南种植范围很广,特别是在地边塄头,随处可见。

稷,现在一般解释为粟,即未去壳的小米。但深究起来也并非完全正确,稷可以指不黏的黍,也有人说可以指高粱。如清程瑶田《九谷考》就说稷是高粱的大名。但从《三字经》来看,其作者显然认为稷与粱是两种谷物的。明代著名学者朱载堉在羊头山地区实地考察了解到,黍有三种类型:一种是圆锥花序较密,主穗弯生,穗分枝向一侧倾斜,这种叫黍子;一种圆锥花序密,主穗轴直立,穗分枝直立,这种叫黍稷,也叫糜子;第三种圆锥花序较疏,主穗轴直立,穗分枝向四面散开,这种黍又称稷。在高平北诗村,稷是指一种不黏的黍,农村扎笤帚用的就是这种黍。

黍是一种古老的农作物,诗经中就有“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和“彼黍离离,彼稷之苗”的名句。《诗•唐风•鸨羽》:“王事靡盬,不能蓺稷黍。” 三国魏曹植《应诏》诗:“经彼公田,乐我稷黍。”《后汉书》中还记载了“鸡黍之交”的诚信典范。北魏郦道元《水经注•汶水》:“土人悉以种麦,云此丘不宜殖稷黍而宜麦,齐人相承以殖之。”从这些文献中不难看出,稷和黍关系密切。稷可以指粟,也可以指黍和高粱,被称为百谷之长,所以后来就引申为庄稼和粮食的总称。粮食是重要的生活保障,每年庄稼的收成关系到人们的生存和社会的稳定,因此,古人便设稷坛,祭祀稷神。封建时代将稷神列入国家祭典,从中央到地方普遍设立稷坛,和社坛一起合称为社稷坛,同时祭祀社神与稷神。如位于北京天安门城楼西侧的社稷坛就是明清皇帝祭祀土地神、五谷神之处。据《高平县志》记载,高平的社稷坛在西关,历代有专职人员祭祀。

黍有好多种类,如大黏黍、小黏黍、黑黍、红黍、秬黍等,黍生长期短,一般为三个月,特耐旱,很适合少雨的黄土高原种植。用黍米煮成的粥口感粗糙,没有小米粥好吃,大多被磨成了面,俗称“稷米面”,然后掺上白面可蒸馒头,俗称“稷米面馍馍”。由此可知,在北方的“五谷”说法中,“稷”易引起误解,不如将“稷”改为“粟”,这样更符合上党地区的实际情况,即:粟、黍、菽、麦、麻。这和《黑暗传》中描述的“神农上了羊头山,仔细找,仔细看,找到粟粒有一颗,寄在枣树上,忙去开荒田,八种才能成粟谷,后人才有小米饭”相吻合。陕西省西安市南郊出土的一枚木牍揭示了这个答案。这枚记有177字的长方形木牍长23厘米、宽4.5厘米、厚0.4厘米,上面清楚地记载了当时的五谷是指粟、豆、麻、麦、稻,其顺序也不是随便排列的,其中就是以“粟”代替了“稷”。


民以食为天。在世界人口第一的中国,没有什么比粮食更重要了,旧时,百姓因对五谷的崇拜而建有五谷庙,五谷还被当作成一种厌胜物,即镇物,俗称“五谷镇”。

乔迁之喜时要用五谷作镇物。五谷净宅法是民间搬入新家时的一种净宅仪式。主家要将五谷杂粮均匀混在一起装好,打开房间所有门窗,从室内向门口抛撒五谷,边撒边念叨:“此宅有主,敬告四方,该离须去,当来则往。五谷杂粮,世代供养,宅神归位,闲杂避让。”一直要撒到大门口为止。

迎娶新娘时也要用五谷作镇物。当迎亲轿车到来之后,头顶红盖头的新娘,在伴娘的护送下,下车或下轿时,司仪要向新娘头上抛撒纸花和麦、豆、黍等拌合的“喜花”,司仪在旁赞唱:“新人下轿,富贵来到。”“新人进门,富贵来临。”新人进入新房上炕后,随即有人撕破糊在窗户上的红纸,再向新娘抛撒五谷杂食,司仪随唱:“新人入洞房,五谷粮食撒满床;被下铺的核桃枣,男不缺来女不少。”

修房盖屋时也要用五谷作镇物。待新建房屋修到了预定高度,正梁架落稳,木匠便站在屋架上将主家准备好的一小袋五谷向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抛撒,边撒边唱赞词,众人也帮腔赞和。最后要剩余些谷物,一些存放梁头,另一些从梁上放下,让主人用衣兜住,放入谷仓,期盼以后的日子五谷丰登。

打发老人出殡时要用五谷作镇物。新墓穴砌好后,要进行扫墓活动,这时,土作要在墓道里撒五谷,并把两罐发出新苗的谷类作物放在新墓的壁龛中。丧事办完后,土作要领着孝子来到同姓族人的庭院中,先在每个门头上贴上一道用黄纸写的“雷金解殃符”,然后将事先准备的五谷杂粮抛撒在屋子地面,算是用五谷来驱邪净屋。

考古发现,镇墓罐是我国古代墓葬中比较常见的随葬物。它也叫镇墓瓶、斗瓶、五谷瓶、粮仓、五谷囤、五谷囊等。据宋高承《事物纪原》卷九引录,此事在王肃《丧服要记》里就有记载。春秋时,鲁哀公为其父举丧,孔子责备他没有在陪葬物中放进五谷囊,哀公辩解道:“五谷囊陪葬,起自伯夷、叔齐不食周粟而饿死,恐其魂之饥也,故设五谷囊。吾父食味含脯而死,何用此为?”说明这种礼俗在春秋时就已流行,并且为孔子所赞同。

看似普通的五谷杂粮寄托了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对神农炎帝的敬畏和缅怀,高平作为神农炎帝故里,在弘扬“五谷文化”方面大有作为,让神农炎帝精神发扬光大,代代相传。

责编:彦  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