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淳:冯配京雁门死节
2018/11/3 21:02:51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冯氏族人中,出现过保家卫国的死节之臣。六世冯配京(生卒年不详)就是突出的一个,他死于云中姜瓖之乱。

姜瓖与吴三桂同是世家子弟,在大同承袭军职。宣化、大同是边防重镇、京畿屏障,始终驻有重兵。姜瓖是大同守将,手握十几万雄兵。李自成经代州城出塞,军到大同,姜主动投降了李自成,宣化也送去降表。但姜并非对李自成效忠,而是伺机以求一逞。李自成败退,姜又坑杀了大顺王朝的张天琳等镇守大同的文官武将,立刻归顺满清。姜知道崇祯三个皇子下落不明,就拥立明宗室藩王朱鼎珊,想建再造大明之功。但这种行为被清廷训斥,受到猜忌。清军西征时,他又主动请战,攻打榆林重镇,打败了守将李锦,立下赫赫战功。但满清对汉人、对明朝原部下只是能利用则用,狡兔死则走狗烹。如责令汉人领兵大员送长子入京为人质,赏赐满女为汉人领兵大员的妻子,且必须居正室,并以各种借口削其兵权。姜瓖离京最近,这几条他首当其冲。姜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见自己末日到了,又以“复衣冠”的名义号召反清,结果很快全省除驻有八旗军的省城太原外,几乎全部响应。甘肃、宁夏的回民连占七八个州,陕西也遍地烽火。姜瓖先降李自成,后降清,而后又打出“反清复明”旗号,这充分说明他是个无赖之人,算不得为明王朝尽节,也不顾清兵入主中原已成定局的大势,不利于社会的稳定,只能增加人民的战乱苦难。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代州有个刘迁,也聚众响应。

 

冯配京在明末时以武功授小石口把总(《代州志》),配京与戈节共守雁门关之水峪堡,在刘迁聚众响应姜瓖之时,攻水峪堡,并以全力包围代城。代人闭门以拒之。配京与戈节率堡兵出战,几次打退敌兵。刘迁等说:“连小城都攻不下,还能攻大城(指代城)?”于是增加重兵围堡几重。堡人见大势危急,皆你顾我盼,没有斗志了。刘迁见堡兵坚守不出战,乃逼近护堡河,操强兵利箭,又撞击堡门,守堡者都战栗不知所措。这时城中已无粮饷,堡人欲开门投降。配京咬破手指,高举流血之手,激昂慷慨地对大家说:“诸位都是朝廷子民,如力不能支,当与城俱碎,难道还能当俘虏吗?”听他这么说,大家都感动得流泪。

后几天,堡城陷落,配京和戈节俱被俘。刘迁得到配京后非常高兴,与他的同伙商议说:“他是冯家大族,且守城抗拒的就是冯家人,我们如果威胁他,让他喊开城门,或起码让他们互相猜忌,我们攻城就容易了。”因而胁迫配京,让他到城下,告冯氏族人:“刘将军提三尺剑,举义兵将以号令天下;区区小城何必以死抵抗?若能开城门投降,富贵与冯氏共享;如不答应,我们就要屠城了!”并警告配京,一定要照我们教你的话说,不然,就别活了。配京假装答应。次日,到了城下,刘迁一伙把刀架在配京脖子上,逼他喊话。配京指着守城者大喊:“朝廷派的大军马上要到了,杀这些攻城的敌人会像杀小鸡小鼠那样容易;而且,这帮敌人都是乌合之众,办不成什么事的。我拿国家的俸禄,义不屈贼,他们杀我,我也是死得其所。请各位尽力守城,不要因为顾及我的生命而动摇守城之志。”刘迁大怒,杀了配京。戈节也不屈而死。

过了几天,朝廷大军到,刘迁等被歼灭,代城围解。代城安然无恙,代城人民免遭杀掠之苦。

 

兵备使悼其为国事而死,把他英勇赴死的经过报告朝中的执政大臣,朝廷多次给予表彰。

去危即安,违害就利,人之常情也,何况于生死之大事,何况于一介小臣。冯配京平时并不为人们熟悉,想不到一旦需要时能舍生取义、视死如归。有感于他的节义,清朝“一代名仁”冯如京,作为他的三服(同祖三代之血缘的亲族)兄,专门写了《冯配京死节传》,收入如京的著作《圣贤正谛》中。《传》中说:


当此颠沛流离之顷,生死呼吸之关,言之而瓦全,不言而玉碎;况白刃临颈,身当斧椹,而毅然不为动,矫然不为屈者,斯固非庸俗人之可易几也。惟以身可戮,节不可污;义可殉,言不可屈,一死以许代城,此其心为何如心,人为何如人也!


这是对配京在生死考验面前宁死不屈、舍生取义精神的充分肯定和赞颂。

冯配京为人伉爽多才,善骑射。少学文不成,转而习武,学韬略。以豪侠自许。别人有过错,他当面批评不留面子,颇知忠孝大节。一段果毅之气,常表现在脸面上。这种正直刚毅的品格,也正是他能临危不挠、以身殉节的思想基础。

冯家后人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中都有英勇为国牺牲的,这是冯氏家族文化的继承和弘扬。

(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彦  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