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历史纵横>>正文
李淳:“当世大儒”冯之京
2018/11/5 10:29:18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代县边靖楼

冯之京,字居一,号白石,顺治甲午拨贡,幼慕河汾学(隋末大儒王通在河汾之间研学、讲学,所形成的学说、理论,主张人性善,人性平等、民贵君轻,反对善恶混和人性三等说,主张道高于君,发展了先秦儒家依据道创造历史新运的自作天命的道统思想)。真知实践,多发先儒所未发,官司训院使者以“当世大儒”表其庐。擢乐安令,有政声。

其世系为盛—时—天禄—恩—续文(嗣子)—之京,为六世,子云骖。

大儒之风。先生少而颖秀,长而博达,开宕爽豁,看不起寻章摘句之雕虫小技。由于天资明敏,弱冠则食饩上庠(秀才,或称茂才,在县官学享公费学习待遇)声名鹊起。读书探幽寻古,有追踪往哲之思,尝曰:“章句腐生,呫哔穷年,而不获见古人,吾知其无裨于事务也。小就不足以大成,拘区不足以通方。经济之术,当养之有素,不然者,一日膺民社,吾知其将败乃公事,岂大识者所齿喙置哉!”这段话讲得很好,说清了与古圣人沟通,不能只重章句,而需精通其精神,否则于事无补;要从大处着眼,成就“通才”;平素要讲求治理之术,不然一旦从政,就会坏事。心怀远大者不应把章句放在嘴上。不久,参加乡试,只中副榜,同志者有为先生鸣不平,先生笑言:“李广不侯,岂不能战耶?富贵有时,汲汲者徒自苦耳。吾今将纵耳目之观,历山河之胜,登清凉(五台山)卦山(恒山)之高,探泰岱黄河之险,置酒高吟,谈古人文雄酒侠,成败兴亡,慷慨歌呼,雄辩四起,此亦韩昌黎所云‘大丈夫不得志于时者之所为也’。”因此,先生周游往来于秦、燕、赵、魏、齐、鲁之间,大约用了20年时间,举凡艰难险阻,人性真伪,都了解透彻,以致乡里做官的人,无不向先生请教。先生之所谓学成有用,就是像这样的人间学问。

清顺治十一年(1654),先生以恩拔贡,因勤奋刻苦,学问著名,“督学使者”看到先生之文,惊喜地说“这不是百里才啊”,拔置高等。先生谓人曰:“此进身致用之阶耳,士苟实大声宏,本朝廷慎重名器之心存,学者谨饬廉隅之志,安在不可以有为也哉!”康熙三年(1664),铨选乐安(在江西中部)县令。

安县四九广场

为官政绩。先生治装准备上任时,先告别祖先,择吉日登程,临行,雁门姻亲设宴于西门之外,先生举杯曰:“余晨辞伯母王太夫人(如京之母),勗以禁溺女、禁杀牛,敬闻命矣;伯兄秋水先生训以正身率物,洁己奉公,敬闻命矣。诸公其何以匡我不逮(达到)?”众人说:“南方低湿,先生宜自珍重身体,大家所赠言,希望先生以实心付诸行动。”先生乘车出发,到达乐安县时,览其山川原隰,慨然有致治之念。于是对治理该县作出规划和进度安排,斟酌利弊,预以兴除。如禁绝“火耗”增而正税逃的现象;重整保甲制度,消除盗贼藏身之渊薮;安抚民众,减少流亡,充实户口,修举乡村教化,使民俗淳厚起来;教民懂得荣和耻,自觉不做坏事,减少狱讼繁而刑网密的状况;有水灾旱灾,就赈救灾民,有倾毁房屋就及时修葺 ;惩办奸邪坏人,表彰节孝廉谦。到任一月,先生善治的名声就很大了。连续执行三年,治绩就更加突出,教化就更加深入人心了,具备了孔子学生子路治蒲之“三善”(见《孔子家语》)。

先生于吏事精明勤苦,寒暑不辍,常记诵和实践“治佐人,劳定国,死勤事”之训,所以无暇照顾自己的身体,终因中暑而致病。病危时,先生叹着气说:“吾尽吾职矣,复何憾;惜终于一邑,吾志当不仅是。”于是召集全部属吏,亲自制定了兴利除弊的十几条意见,交付给他们。

为民怀念。先生去世,乐安县民祈祷哭泣之声,震动城郭。先生能做到这样,可以说大有功于民了。

先生著作,不自整理留存,仅存《偶拈肊解》一卷。

信史氏曰:

当世大儒,宏谋远虑。

小就拘区,无益经济。

廿年周游,通晓世事。

为令乐安,臻于至治。

遗言十策,死而不已。

痛惜君者,职不称志。

(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彦  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