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淳:志大运蹇说冯容
2018/11/6 16:20:26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代冯才大运蹇(jiàn,穷困,行走艰难)者也不少,冯容就是一个代表,这对乖运之人也有鉴镜意义。

冯容,原名世京,是“京”字辈,人称愚谷公。其世系:盛—时—天禄—惠—亨期—容,为六世。容为亨期次子。

公博学通五经,远近皆拜他为师,连大儒冯云骧,作为侄辈,也跟公学《春秋经》。

公七岁能写文章,颖悟绝世。十二岁补博士弟子员;十三岁参加乡试,其文甚奇,只得中副榜贡生。

志怀远大  好谈天说地,于天下事,凡古今成败之迹,礼乐兴废之由,侃侃而谈,提出的政见,切实可行。尤其喜欢讲兵家学说。每感慨于明朝国家衰弱,寇贼云扰,堂堂之阵,正正之旗,挕(同“摄”)尺寸柄可以廊清西方,没有什么难以办到的。虽未得到朝廷征用,但其壮志可嘉。常慕陈同甫(名亮,南宋主战派政治家、诗人)为人。居家时曾作上皇帝书数千言,但没能报上去。

诗文多佳  公诗法陶柳(陶渊明、柳宗元),清深淡隽,古文必秦汉,间为樊宗师(偶然也学“惟陈言之务去”而陷入艰涩的唐人樊宗师,但樊也曾为韩愈称道)。有《愚谷集》行世,经战火之后,藏稿多失去,留下来的,仅是为人所作墓碑、古祠庙各记,学者传录抄写,保存下来的也只有十分之一。崇祯壬午,以春秋领山西乡荐,时公年四十,然才名已十五年,不胜迟暮之感。癸未,春闱未考中。

为官有惠  满清入主中原,对中过副榜的人做官要求很严,公选授山东新河尹。新河是偏僻穷县,极目望去,蔓草荒烟,黄羊鬼火。公竭力治理,二年有惠民的好名声。流散和逃亡在外的争相回归乡里。公旧有疮疾,加上任职劳累,只好谢病归里。过了二年,病稍好转,更加感愤读书,想把前代君臣兴亡善败可为鉴戒者,加以评断,写成一书,惜其志愿未实现就辞世了。

困厄为诗  公一生不得展其大志。据《明史·孙传庭传》载,孙传庭为陕西总督时,有代州冯容曾为幕僚,出的主意颇好,给传庭提过不少建议,传庭很尊重他的意见。传庭是如京的姐夫,容是京字辈,与传廷关系不远。故笔者认为此幕僚冯容即公也。但公一生偃蹇困厄,志大难伸,很苦恼,常作《戚戚歌》:

在官孤竹生,

[孤竹,今唐山地区,商时小国名,孤竹国君之子伯夷、叔齐为让位于中子,逃往西伯昌(周文王)处]

到家柳下氏。

(即柳下惠,贤人,见《论语》等)

去就各非心,

道穷聊若此。

吾岂爱微生,

高堂待甘旨。

抑郁苟岁年,

中荼不如死。

(荼,tú,毒害,苦难)

东篱菊有花,

南亩秫不秕。

(庄稼不结实,不打粮)

长醉谩家人,

独醒答知己。

(谩,蒙蔽)

小人长戚戚,

如斯而已矣。

诗说,一生清贫潦倒,干什么不干什么都是违心的,道不得行,志不得伸。我难道愿意苟活人世,忍受苦难,爱惜此不值钱的身躯吗?只是父母要等待我赡养。学陶渊明东篱赏菊没有这个兴致,而在南边种的田里,庄稼只长禾秕不结果实,粮食也不够吃。我只好经常醉酒,蒙混过家人,酒醒时酬答一二知己。大概小人就是要经常忧愁的,此生也就如此罢了啊。这是穷途末路之人的悲叹。

公的族侄冯云骧,曾为公作《愚谷公传》,传末云:“呜乎!其志亦可悲矣!盖贾生(谊)之赋,屈原之骚,古人抱绝世之才,困危不得志,故行吟浩啸,托为诗歌,发其穷愁慷慨、跌宕(dàng)瓌玮(美玉,喻杰出人才)之奇,千古而下读之者,未尝不唏嘘流涕也。愚谷先叔之志有同揆(则,度)矣!”云骧专门写这个传,发这样慨叹,显然是同情、惋惜那些古往今来怀才不遇,壮志难伸而抱憾终生者,同时也隐含对自己上德高才而被罣议,不得不请辞归里的遭遇的不平,隐含对社会、对统治者不公平的抗议。

其实,云骧也还是有点没有看破。王维诗《送綦毋潜落第还乡送别》云:

圣代无隐者,英灵尽来归。

遂令东山客,不得顾采薇。

既至金门远,孰云吾道非。

......

吾谋适不用,勿谓知音希。

即使在“圣朝”,有圣明天子,还是君门甚远,难行吾道的。王勃也说过:

时运不齐,命途多舛(chuǎn,差错,乖误)。

冯唐易老,李广难封。

屈贾谊于长沙,非无圣主(汉文帝是好皇帝);

竄梁鸿于海曲,岂乏明时?

所以,王勃还是归结到反省、约束自己:“所赖君子安贫,达人知命。”命之所定,只好安贫乐道了。放下即实地。“若不撇开即是苦,各自捺住即成名”。放不下名利权位,终究是苦,追求名利权位是无止境的,所以要知止,要放下。这对每个人特别是仕途中人,是否有值得深思之处呢?

(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秦 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