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淳:刚正不阿冯右京
2018/11/8 16:39:07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代州冯氏在清代从顺治到道光年间出过18名进士,冯右京是第一位进士,官至监察御史,以刚正不阿闻名于世。

 冯右京

冯右京(16061670),字左之,号恒山。为山东青州迁代始祖冯盛的第六代,和冯如京等都是“京”字辈。盛生时,时生天禄,天禄生惠,惠以武举官至指挥使佥事(四品);惠生二子, 次子亨期为右京之父。亨期,字定宇,以监生为镇江经历。值姜瓖之变,有守城功。

右京天生聪明,童年时就精明敏捷,有志气。不到20岁就成为代州庠生,风流倜傥,多有气节;文采名声,传布一时,州县名流,争着同他交朋友。

后值母丧,哀毁骨立,其孝行为乡里人称道和效法。

明朝末年,科场腐败,他几次考举人都没考中。满清入主中原后,他坚持“学以有裨于世”的人生原则,也因亲老家贫的原因,将求禄仕(孟子说的“不孝有三”,就有一条“亲老家贫,不为出仕”),他就参加了“州守”的考试。但他转念一想,我努力学习这么多年,怎么能不走科第得官的道路呢,可以暂时等待一下机会。这年秋天,他赶上省里会试,得中举人;第二年,即顺治四年(1647)考中二甲第十名进士。因他是本省参加殿试的第一名,故选授庶常(庶吉士,翰林院职位)。同时在庶常馆的有二十三人,其中有先世也是青州人的冯溥,二人远祖同宗,所以互通了家族谱牒,来往也很多,又因二人都“憨直无欺饰”,所以成为莫逆之交。

过了两年,被朝廷任为福建道监察御史。刚正不阿,弹劾无所避忌,有“骢马之风(敏捷矫健之雄风。古诗人多赞骢马之诗)、埋轮之节(后汉张刚受命徇行风俗,他埋其车轮于洛阳都亭,曰‘豺狼当道,安问狐狸?’遂奏弹大将军梁冀等)”,正直的声誉传遍省内外,过去了解他的和不了解他的人都认为他真正无愧于他的职守。“惟神明既全,而性情不乱”(《嘉言》右京语),他说到了、也做到了既神且明,临危不乱方寸。《江苏地方志》载,顺治六年(1649)秋,奉命巡视漕储(粮食的漕运和储备),“釐弊剔蠹,备极苦心”。比如,他制造了二十条小船,把粮食装满船是多少升石、多少重量都刻在船上,这种船起名为“漕院斛船”,因为装满了船就知道数量,省去了繁琐的度量时间,军民都认为很方便。任职仅8个月,从这里中转运输的粮食和车船就像鱼鳞那样排成密集的队伍了。这时正遇上清世祖皇帝即顺治帝用五个等级的官员考核法考察,右京以御史考评为最优。一时声誉鹊起,没有人能超过他。

清顺治八年(1651),受命巡按山东。山东虽同山西隔了一个省,而实际是代州冯氏的老家,故右京为官特别留心。到职不久,即擒斩大盗周魁轩等。这伙土匪是多年巨寇,荼毒山东全省,杀人越货,自己很得意,认为没有人能奈何他们。当周某率其众侵掠清河(地名)时,右京下令部下出其不意发起了攻击,当阵斩杀了周某,其他贼盗中狡猾有名的焦二青、王俊等也因被击成重伤而被擒。余党解散,山东境内全部平定。这是山东省好几年没有的奇功。多年之后,山东父老对此还口碑相传,赞誉有加,不敢在吃哪一顿饭时忘记右京之功。

他还因山东省民困已极,上疏条奏利弊,列了四款:

第一,清查包荒。明末清初,经过社会的大战乱,土地荒芜,粮赋征收不足,影响国家财政,也影响农民生活。清政府为促进荒地垦殖,实行以熟地包配一定数量的荒地收粮赋,以熟地产出缴荒田之赋,而荒地因缺成本而开垦不了。右京认为,“以熟包荒,将来恐熟者亦荒”,不若查其实荒者,把荒地的税赋钱粮一并免去,荒田由政府有关部门雇人耕种,这样,“庶民不受累而荒田渐次为熟矣”。

第二,驿递钱粮。说山东省差使往来,轮蹄不息,里下(乡里老百姓)养马当差,实为苦累,不如令政府有关方面养马承担差役。所需钱粮从本州县支取,不必他处协济,以减少成本。

第三,漕米征解。说山东州县靠近水边的不过几处,其他远者,百姓皆预交在官仓内,到了运出州县时,还让百姓从官仓领出运到河道旁交纳,这一出一入,所费不可胜计。按漕粮的有关规定,本有旱地运粮专项费用向百姓征收,既征之后,不知销向何处,只有先入仓,而后就有了上面所说的累民之举,以后应由政府负责部门官收官运,就避免了剥削和乘机勒索的弊病。

第四,临德仓米。说原定规例,农民如应缴一石粮,则改为征收八钱银子,用此银赴仓买米。而现在“有司”征收一两银子才能完成征收八钱银子的事。农民被多征之后,还要另外雇人把粮米送到仓库,而要求运粮赚运费的人较多,只能十中选一,结果是富人得到运输权,而差遣穷人出力;有的揽运全甲之米,每石只给银六七钱;有的只是把签批运送变为一纸空文,而把全部运费贪入私囊。到了真正运送粮食时,还不得不向百姓“勒索帮贴”,每石至五两不等,如按八钱折一两的“折色”(因银子的纯度低而把交银数折低)算,是花费六两(六两折色成五两)仅能完成一石之数。如果认为“折色的”规定不可废,就应该令有司如数征收转解,该仓招商买米不得仍责之于民。若以为本色(不折色)不可废,亦当如漕粮之例,一体征收,责令有司“官收官解”,不必展转累民。

他上奏的四条,无不体现了他“以民为本”的理念,他践行了自己所言“学术无补于苍生,纵震世骇俗,终属吾道之旁蹊”(《嘉言》)。

右京的上奏本,显得深谋远虑,既从大处着眼,又句句切实可行。皇帝览奏,称善,采纳。

右京平时断狱如神,贪官污吏闻风丧胆,自动弃印解官者很多,以致数不胜数。

山东事情办完后,他以亲老请求归养,优游林下者十余年。后来朝廷有关方面敦促不已,才东山再起,补山东道监察御史。康熙三年(1664),外转湖广布政使参议,分守荆西道。当时“正值西山用兵”(指对南明和民军的战争)之际,馈运旁午(错综,繁多),百姓逃亡,右京调拨调剂,抚恤绥靖,不遗余力,百姓赖以获得复苏,改变了难以生存的状况。

湖广本来是水泽遍地,潜沔景陵之水患尤其多而严重。每年修堤筑防,花费不可胜计。右京到任后,亲自到现场察看,根据地势之高下,开辟支河以分水势,从此,“水有所泄,堤以永固”,而且“藉灌溉之利,皆为良田”。湖广之民,对他很感恩,把这条河叫做“通顺河”,而且专门立了一块纪念碑记载了这件事。

康熙六年(1667),朝廷撤销天下监司,右京正好因暑湿致病,拿到裁撤监司的诏令,非常高兴,认为可以趁此机会,休息林泉,实现他平素的志愿。想不到归乡二年,痢疾复作,于康熙九年闰二月二十二日卒于正寝。

右京的元配夫人魏氏(16111669),庄恭端肃,善于持家。对公婆很孝顺,待戚党很亲和,用仆婢很仁义,右京得其内助居多。她在右京去世前就先走了一步。

右京性格正直爽快,非常质朴,不为城府,同人交往越久关系越密切、笃实。但他坚持原则的精神很强,当御史时,多直言上谏。有次,皇帝正要进用一个人当大司农(即户部尚书,司农事),而右京检举其言行不正,为舆论所不服。满朝文武见他这样做,无不震惊而色变。但他却以大无畏的精神维持了名分和政教,“海内想望风采焉”。

他的车辙马迹,所到之处,“惠泽流溢百姓,扶老携幼,赡其条教,感激涕泣”;离开之后,老百姓像东周时召地人思念召公(西周时大臣,曾在甘棠即棠棣树下办公)于棠棣树下一样思念他,这种情况,远近都很普遍。

清资政大夫、文华殿大学士、刑部尚书、国史院修撰冯溥为右京及夫人撰写的《墓表》中说右京:“公负经济之才,为民捍大灾、御大患,豪强屏迹,鳏寡以宁。古之遗直,今之仁人,真昭代之名臣也”,“后之信史,当有书其事者。”

《山西通志·乡贤录·恒山公传》载:“公中顺治四年(1647)进士,由翰林授御史巡视漕运,革陋规,禁差扰,力除代运盗卖诸弊。疏劾户部尚书某贪纵,直声震朝右。为山东巡按,陈恤民四疏。如请查荒田、协济驿递、整顿漕粮,皆当时要务也。巨寇周魁轩转掠十余郡,官兵莫能治。将攻长清,公命将出其不意击斩之,并擒伙贼焦二青、王俊等,余党悉平。康熙初授湖广荆西道。楚故泽国,潜沔景陵间水患尤剧。公相地形,穿渠三百里,以杀水势,民庆安澜,建怀德碑以纪其事。居三年以疾归,卒。”

右京著作有《漕运奏疏》《巡按山东奏疏》。

右京刚正不阿,敢于直谏,敢于任事,为民兴利除害,是代州冯氏以进士及第而为显宦、名宦的第一人,历史对他应有书其事、述其志者。故书此小文,以宣扬之。

赞曰:

直声震朝廷,

刚正天下闻。

为国御大患,

除弊为利民。

身负经济才,

昭代称名臣。

古有遗直在,

仁义著尔躬。

(作者系中共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秦 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