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 淳:冯氏武举、武进士
2018/11/29 17:26:16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一、武科甲第之由来

武科在周代即有萌芽。有的研究者将周之射礼作为武举之滥觞。孔子“六艺”中有一艺叫“射”,就属于比武。隋唐开始科举取士,但隋和唐初只有文士出于科举,武士并非出于科举,更多的是出于制举(专门的一种不定期考试,非固定制度,仅偶尔进行),参以“荐举”——“才堪将略,则拔之以御侮;膂力骁勇,则任之以爪牙”。唐王朝初创时,高祖李渊曾对裴寂说:“朕拨乱反正,志在安人。平乱任武臣,守成委文吏,庶得各展器能,以匡不逮(《唐书•苏伏伽传》)。”

武举的真正创立是在武则天长安二年(702)之后。《新唐书•选举志上》记载:“其外,又有武举,盖其起于武后之时。长安二年,始置武举,其制,有长垛、马射、步射、平射、筒射,又有马枪、翘关、负重、身材之选。”可见当时武举考试比较重视体力的较量和使用武器的熟练程度,在文化水平上基本没有要求。

五代十国时,文举存而武举废。赵匡胤陈桥兵变,取代后周,建立宋朝,设武学,定武举,而且开了武举殿试之先河,形成了解试、省试、殿试的三级考试制度。而且编订了武举考试的教材《武经七书》,开始注重武举人才的文武双修,“以策为去留,以弓马为高下(《宋史•仁宗本纪》)”。宋代武举延续一百年左右。其时,武举随进士诸科一起开设,始于天圣七年(1029),停于南宋度宗咸淳年间。英宗之前,武举尚无定期,后改为三年一考。

明代受西北边防吃紧、东南倭寇侵扰之压力,使选拔优秀军事人才成为迫切需要。随着早期武官世袭制度的弊端日益明显,武举在明代开始受到重视。明代武举开设较晚,因为文举在仕途发挥作用很大,“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明史•选举制二》)”,在武举中也呈现出重文轻武的倾向。满清入主中原,从顺治帝就重视武举。因满人一直有重视骑射的传统,以武功定天下,且入关后又面临严峻的政治军事形势。清代武举较详细列述于后:

自世祖(顺治)初元下诏举行,子午卯酉年乡试,辰戌丑未年会试,如文科制。乡试以十月,直隶、奉天于顺天府、各省于布政司,中试者曰武举人。次年九月会师于京师,中试者曰武进士。凡乡试、会试俱分试内、外三场。首场马射,二场步射、技勇,为外场。三场策二问、论一篇,为内场。外场考官,顺天及会闱以内大臣、大学士、都统四人担任。会闱以阁部、都察院、翰、詹堂官二人担任。同考官顺天以科甲出身京员四人,会闱以科甲出身阁、科、部员四人担任。会试知武举,兵部侍郎担任。各直省以总督、巡抚为监临、主考官,科甲出身同知、知县四人为同考官。外场佐以提、镇大员。其馀提调、监射、监试、受卷、弥封、监门、巡抄、搜检、供给俱有定员,大率视文闱有所减少。殿试选朝臣四人为读卷官,皇帝亲阅骑射技勇,乃试策文。临轩传唱状元、榜眼、探花之名,一如文科。

初制,一甲进士或授副将、参将、游击、都司,二、三甲进士授守备、署守备。其后一甲一名授一等侍卫,二、三名授二等侍卫。二、三甲进士授三等及蓝翎侍卫,营、卫守备有差。凡各省武生、绿营兵丁皆得应乡试,武举及现任营千、把总,门、卫、所千总;年满千总,通晓文义者,皆得应会试。惟年逾六十者,不许应试。其后武职会试,以武举出身者为限。康熙间,欲收文武兼备之材,尝许文生员应武乡试,文举人应武会试,颇滋场屋之弊。乾隆七年,以御史陈大玠言,停文武互试例。

考试初制,首场马箭射毡球,二场步箭射布侯,均发九矢。马射中二,步射中三为合式,再开弓、舞刀、掇石试技勇。顺治十七年,停试技勇,康熙十三年复之。更定马射树的距三十五步,中三矢为合式,不合式不得试二场。步射距八十步,中二矢为合式。再试以八力、十力、十二力之弓,八十斤、百斤、百二十斤之刀,二百斤、二百五十斤、三百斤之石。弓开满,刀舞花,掇石去地尺,三项能一、二者为合式,不合式不得试三场。合式者印记於颊,嗣改印小臂,以杜顶冒。三十二年,步射改树的距五十步中二矢为合式。乾隆间,复改三十步射六矢中二为合式。马射增地球,而弓、刀、石三项技勇,必有一项系头号、二号者,方准合式,遂为永制。

内场论题,向用《武经七书》。圣祖以其文义驳杂,诏增《论语》《孟子》。于是改论题二,首题用《论语》《孟子》,次题用《孙子》《吴子》《司马法》。

乡试中额,康熙二十六年制定,略视各省文闱之半。雍正间小有增减,惟陕、甘以人材壮健,弓马娴熟,自康熙讫乾隆,先后各增中额三十名。咸、同间,各省输饷广额如文闱例。综计顺天中额百十,汉军四十,奉、锦三,江南八十一,福建六十三,浙江、四川各六十,陕西五十九,河南五十五,江西、广东、甘肃各五十四,山西五十,山东四十八,云南四十二,广西三十六,湖北三十五,湖南三十四,贵州二十五。会试中额多或三百名,少亦百名。康熙间,内场分南、北卷,各中五十名。五十二年,始分省取中,临期以外场合式人数请旨裁定。

嘉庆六年,仁宗以科目文武并重,文闱条例綦严,防弊周密,武闱考官面定去取,尤易滋弊,命比照文闱磨勘例,《乡试题名录》将中试武生马步射、技勇一一详注进呈。各省交兵部,顺天另简磨勘官核对。滥中及浮报者严惩不贷。覆试始乾隆时。初制从严,仅会闱行之。不符者罚停科,考官议处。三次覆试不合式,除名。道光十五年,始覆试顺天武举如会试例。咸丰七年,覆试各省武举如顺天例,然稍从宽典矣。

初制,外场但有合式一格,其中弓马优劣,技勇强弱,无所轩轾。内场但凭文取中,致娴骑射、习场艺者或遭遗弃。康熙五十二年,令会试外场择马步射、技勇人材可观者,编“好”字号,密送内帘。内场试官先於好字卷内,择文理通晓者取中。不足,始於合式卷内选取。雍正二年,从侍郎史贻直言,各省乡试外场一体别编好字号,嗣於好字号再分双好、单好。内场先中双好,次中单好。而合式卷往往千余人,仅中数人,因之内场冒名顶替诸弊并作。乾隆二十四年,御史戈涛奏革其弊,于是外场严合式之格,内场罢四书论,文理但取粗通者,而文字渐轻。嘉庆十二年,乡、会试内场策论改默写《武经》百余字,无错误者为合式。罢同考官,遂专重骑射、技勇,内场为虚设矣。历代踵行,莫之或易。光绪二十四年,内外臣工请变更武科旧制,废弓、矢、刀、石,试枪炮,未许。二十七年,卒以武科所习硬弓、刀、石、马步射无与兵事,废之。

满清应武科始雍正元年,乡试中20名,会试中4名。十二年,诏停,数十年无复行者。嘉庆十八年,复旧制。满、蒙乡试中十三名,各省驻防就该省应试,率十人中一,多者十名,少或一名。会试无定额。凡骁骑校,城门吏,蓝翎长,拜唐阿,恩骑尉,亲军前锋,护军,领催,马甲,巡捕营千总、把总及文员中书,七、八品笔帖式,荫生,俱准与武生同应乡试。乡、会试内、外场与汉军、汉人一例考试。

考臂力的掇石

殿试授官。殿试结果分三甲,一甲三名:状元、榜眼、探花,赐武进士及第;二甲若干名,赐武进士出身;三甲若干名,赐同武进士出身。考中武进士极为荣耀,授官品级较高。顺治时一甲进士或授副将、参将、游击、都司,二、三甲进士授守备、署守备。其后一甲一名授一等侍卫,二、三授二等侍卫,二、三甲进士授三等及蓝翎侍卫及营、卫守备有差。武举授官高于文科,如文科状元例授翰林院编修,仅是从六品官职,而武状元则可直授三品参将。武举人授官也类似。会试落第的武举人,可由兵部再铨选,一、二等任营千总,三等任卫千总,有愿随营差操者由本部分发本省各标、协、营任用。这就为武举提供了较好的出路。

二、代冯武举及任职情况

代州冯氏除四世冯恩中文举人,植“文种”,其弟冯惠于万历癸酉科中武举、植“武种”外,明崇祯壬午科还有冯述京中武举。冯惠任指挥使佥事。冯述京任职不详。到了清代还出了武举人5人,武进士1人。明清共中武举8人,其中1人后中武进士。

武举人5人:

清顺治乙酉科武举冯云騄(任职不详);

康熙壬子科武举冯云翼(任职不详);

康熙辛酉科武举冯琇(任职不详);

康熙辛卯科武举冯振翔(任职不详);

嘉庆戊辰科武举冯兆峒,任湘北德安卫守备、江南扬州卫守备。

武进士1人:

咸丰己未科进士(戊午科武举),任江苏太仓、镇江卫守备。

此外还有不是武举、武进士而任武职的,族谱载有:

冯荣,太原营千总; 

冯配京,代州小石口把总。

另据代冯西旺支系记载,“西旺冯氏世袭恩骑尉,冯奏以事诰封都阃府,冯魁千总,冯廷政武职额外,冯助世袭武职,冯国祚、冯步青武生(相当于武秀才)。”

代冯除上述武科和非武科出身的武官外,还有出身文举人而谒选、荐选,或出身文进士而任过高级武职(兼文武职)的如冯如京(陕西榆林兵备道,浙江金衢兵备道)、冯庆曾(甘肃安西兵备道)、冯章宿(浙江杭嘉湖海防兵备道)、冯祖悦(甘肃平庆盐法兵备道,洮岷兵备道)、冯兆峋(贵州贵东兵备道)、冯廷丞(浙江宁绍台海防兵备道、福建台海兵备道)、冯清骋(浙江宁绍台海防兵备道)、冯志沂(安徽徽宁池太广德兵备道)等多人。兵备道是省级负责军事的最高指挥长官,实际上行使的是武将指挥职能,兼有抚民等文臣责任。

代冯的多位任过兵备道的官员都是战功卓著,对平定地方动乱和保持社会稳定做出了突出贡献。他们有些人后来从文官或高级武官做到了封疆大吏,以文治武功成为名臣、名仁(如冯如京),这多与代冯的尚武精神密切相关。“文武济美”是代冯的显著特点,也代表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文武并重的民族精神。

三、武举的废止和历史作用

到清末,面对外国侵略者的坚船利炮,中国传统的武举考核项目已不适用,遂发生武举存废之争,慈禧太后开始尚不同意废除。直到光绪二十七年(1901),张之洞、刘坤一参加清政府新成立的“督办政务处”(统率新政的中枢机构),他们作为地方大吏,影响较大,二人在《江楚会奏变法三折》中主张立即废除武举,认为武举考试选取人才,已经不适应近代军事需要,主张广设武备学堂,“停罢武科”。同年7月16日,朝廷发布废除武科的上谕。至此,武举废除,学堂开,新军立。

武举制度对历史社会曾起过积极作用:

1、促进清代武学人才素质的提高。因清代武举取士兼重文武,保证了武生有较高、较全面的素质。清初武进士、武举中出现了不少优秀将领。

2、促进了社会传统武术的发展。武举考试起了指挥棒的作用,武举的会试、殿试,将武术活动推向了高峰。武举的废除使武术人才流向民间,进一步促进民间武术人才的发展,促进武术的体育化。

3、促进了清前期、中期社会尚武风气的形成。朝廷重视,政策优待,促进了尚武风气的恢复,促进了清前、中期人口身心素质的发展和提高。

清后期,由于从官员开始吸食鸦片,朝廷腐败加上武举废止,国民“东亚病夫”的状况日益加剧,导致了尚武精神的衰落,也加速了清王朝对外战争中的惨败,直至清帝国的灭亡。

四、 今天亟待高扬尚武精神

有无尚武精神,是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一个民族能否自立于民族之林的重要条件。今天,我们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作出全民奋起的斗争。这是“斗争”,不是描红绣花,不是请客吃饭。

对于中华传统的尚武精神,我们要批判地继承,在创新中发展。孔子主张要有“仁者之勇”。勇,是孔子作为理想人格、君子人格的一个重要因素提出来的。说“智、仁、勇三者,天下之达德也”。他提倡见义勇为,主张“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杀身以成仁”。孟子则主张“舍身取义”。孔子在六艺中有射、御,射是骑射,御是驾车,包括驾战车上阵厮杀。孟子主张“自反而缩(自己反省,觉得占理),虽千万人吾往矣”,这是何等的勇气!一个人坚持公理与正义,勇于与千万人为敌。这种“仁者之勇”,就要求有一种尚武精神和强健体魄。

“子之所慎:斋、战、疾”(《论语》)。斋是祸福关(古人这样认为。斋,实则是修福免祸),战是存亡关,疾是生死观。这是孔子忧深思远之所在,是高于一切的治国重点。冯家六世祖冯如京说:“国之大计,惟兵与粮。”兵不尚武,不能战,那岂不是亡国无日?唐太宗说:“文章千古事,社稷一戎衣”,戎衣是武装。毛泽东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又说“笔杆子,枪杆子,革命要靠这两杆子”。这说明取得政权、保卫政权,保持社会稳定,抵抗外来侵略,保持国家领土和主权完整,必须靠武勇,靠军事,靠战争能力,而这,离不开全民身心素质的强大,即尚武精神和力摧一切强敌的战斗意志。我们今天面临的国内外形势都很严峻和复杂,特别要面对外国帝国主义的威胁和武力包围,我们必须随时准备迎击侵略者及主要来自外部的颠覆和分裂活动。同时我们社会里还有一种正不压邪、苟且偷安,只保自己生命财产安全而不顾他人合法利益,甚至见死不救,见义退缩的自私萎靡之风。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提倡为人民、为国家、为民族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精神,发扬杀身成仁、舍身取义的中华传统美德。

在现代战争条件下,是否尚武精神就不重要了?绝对不是。没有好的国民体质和坚强的敢打必胜的意志,现代化战争也不能取胜。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说到底是人不是物。“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原子弹也是纸老虎”的论断并没有过时;人民战争,“兵民是胜利之本”仍是战胜敌人,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坚强保证。

尚武就是“尚志”。核心就是为真理和理想奉献和牺牲。崇文尚武的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必将救起一个民心不振的中国!

“尧天舜日曾经过,世态崎岖要整磨,不肯昏庸同草木,愿输血汗改山河。”先烈的精神要继承和弘扬,才能完成他们的未竟之业!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大任先需苦心志,孤身战阵全无惧。

全民任勇强健日,正是中华复兴时。

尚武精神,魂兮归来!

(作者系中共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艺  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