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社会百业>>正文
崔济哲:蒙山大佛的悲哀
2018/11/29 17:19:35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我在山西30余年,在太原也近10年,竟全然不知太原有一座山,其名为蒙山。远眺巍巍太行山,蒙山小山耳,近亦有高高天龙山,独闻蒙山耳?然蒙山有仙,蒙山有佛,蒙山自北齐始以大佛闻名,已遥遥1400余年矣。蒙山大佛可谓历经千年,尽阅人间冷暖矣。

蒙山大佛,高63米,比川之乐山大佛仅低8米,却比乐山大佛早163年,北齐时代乃至隋唐皆有20丈摩崖大佛之誉。比世界闻名且已被毁的阿富汗巴米扬大佛尚高10米。

蒙山大佛隐名埋姓,近千年没于荒草乱石之中,其得也在北齐,失也在北齐。蒙山大佛被发现时,其佛头已失,重数吨的佛头何朝何代、何年何月而失?失在谁手?失在何方?至今无定论,又岂能只怨北齐王朝?

北齐王朝,一个充满变数、神奇,充满战争、杀戮,充满野蛮,又浸透文明的短命王朝。从高洋逼东魏皇帝禅让,谥号文宣皇帝(550)始,到高恒被杀,北齐被灭,前后不过27年历史,却换了6个皇帝,真可谓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最大的皇帝阳寿也不过32。北齐王朝还创造了中国皇帝的一项纪录,其末代皇帝幼主高恒当皇帝不足一个月。27年战争不断,内乱不断,杀戮不息,暴政不断,得之于马上,失之于马上。尚未下马,已失去马。北齐这几位皇帝都极具特色,自五代以后,这么有特色的皇帝终是销声匿迹于中国的历史长河。

《资治通鉴》记载,北魏权臣尔朱荣把北魏王朝的掌权者胡太后和三岁的小皇帝毫不犹豫地扔进黄河后,又眼都不眨地诛杀朝臣2000多人,几乎把北魏朝官斩尽杀绝,血溅宫廷议政大殿,血溢数尺。尔朱荣心狠手辣,虽然北魏政权对其有恩,恩可称宏,但权力的导向是无敌的,运用权力的潜规则是只讲狼性勿讲人性,讲霸道勿讲人道。尔朱荣手握北魏命脉,其军士皆高呼:“元氏既灭,尔朱氏兴!”陈桥兵变,黄袍加身绝非400多年后的赵匡胤独创。权力使然,欲不为亦难。这时候站在齐呼“反了的”军士之中,就有北齐王朝的开国奠基者高欢。

高欢目睹且参与了尔朱荣的谋反,这对他不过是场演练。他从小就生于军营,长在边镇,有一腔杀人立功、上马夺旗的热血。高欢在战乱、造反、整合、建朝的潮起潮落短短十几年中,由一个粗野的,狼性十足的军汉成长为一名拥兵自重,挟权行威,足以影响王朝走向的大军阀。

高欢要拔掉尔朱氏安插在自己军营中的监军,他肚中怒火燃烧,恨不能一口生吞了尔朱氏的重臣亲信何念贤,但脸上却一团和气,喜笑颜开。因为他知道那时的根基还不深,处理不好必会引起内乱。高欢面带微笑地坐在中军大帐中,两边将军站立。议完军事,高欢又挑头议兵器,看将军们的配刀。他夸赞何念贤腰中的宝刀如何漂亮,何念贤不得不解下配刀献给高欢。高欢一边还在笑着赞扬着好刀,一边顺势抽出刀来,假装请何念贤过来看刀。就在此时,高欢一刀就把何念贤的人头砍落,鲜血四溅,人头一直滚到中军大帐中央,高欢还在笑着,还在赞扬着手中的宝刀,连看都不看何念贤的人头,甚至连溅到自己脸上的鲜血都不擦。这就是高欢。

高欢把持东魏政权以后,热血澎湃,野心勃勃。朝思暮想如何灭掉西魏,做统一北方的皇帝。于是战争不断,动辄几十万大军相斗。最后一次攻打西魏,围困西魏玉璧城达50多天,战死病死的士卒达七万多人。高欢令士兵挖1个大土坑,把七万多人埋在这个大土坑里。观史时,余倍感震惊,古今中外,只听说“万人坑”,未听说七万人同葬一坑。据说,他有他的“理论”,言士卒同死同埋不会在地下感到孤独;又言,虽死,埋入地下,亦吾之军队也!

历史记载,此时正值战局不利时刻,欲攻不克,欲退不能,竟然有一璀璨光亮的巨大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光直落到高欢的军营之中,军营内外的军士皆看得目瞪口呆。正值此时,军营中的驮驴竟然一起长鸣,悲凉的驴鸣之声不绝于耳,使汾河两岸都震动起来。高欢心郁甚重,一病不起,征伐大军不得不退。

大军后撤,败军易变,军心不稳。这时西魏又散布谣言,说高欢身中弩箭,已奄奄一息。高欢不愧是行伍出身的马上将军,又是掌握着东魏政权的政治家,他虽然重病,但心知如稍有退缩,不但政权易手,军队易旗,他高族待灭。于是假装精神,戎装出席,大宴将军们,令全体军政权贵们出席。在酒席上,他令追随他多年的老将军斛律金唱歌。斛律金是身经百战的敕勒老兵,迎着夜空的篝火唱出了那首留在中国文学史上的经典。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敕勒川,就是后代的土默特平原,就是今天的呼和浩特市。据考证,当时敕勒川到处是茂盛的草原和河谷森林,敕勒川草原上的草要疯长到四尺多高。风吹草低见牛羊一点都不假。

史书记载:“高欢亲自合唱,哀感涕零。”

高欢让人难以琢磨,其一生或冲锋陷阵,或消除异己,都离不开打打杀杀,但他又是一个很虔诚的佛教徒。余在读史掩卷之余,常常感到困惑,佛门子弟,戒杀生是第一戒。成百、成千、成万的杀戮,眼皮都不眨,何入佛门?余乃请教一位史学、佛学专家,果有高论:其言,武则天,自诩为弥勒佛转世,是极其虔诚的佛教徒,当年把神秀高僧请入大明宫内,武则天是跪迎,作为一代天子,礼仪是极其隆重,对佛家的功课也是极一丝不苟。但这些都没有阻止她清除政敌,包括必要时杀掉自己的儿女,屠杀皇族李氏的子弟,重用酷吏,成千上万地杀人,甚至把自己死去的政敌挖坟破棺再杀一次。高欢有他性格的两重性。余嗟叹良久,信然。史实哉。

高欢把自己的大本营大丞相府设在晋阳,他常常策马去晋阳城外的蒙山,多次跪拜蒙山,部下皆大惊。高欢道,他常常梦中见有大佛,佛端坐在蒙山。众人细看,蒙山自是蒙山,并无其他,而高欢双膝跪倒,言佛陀在上,阿弥陀佛!高欢上蒙山不敢骑马,因他常常看见蒙山云雾之中有佛陀在上。一路上跪拜不止。他曾多次发誓,待天下平定,一定在蒙山祭拜。他对其儿子和部属们说,倘若立国,佛教即为国教,蒙山即为大佛。

就像曹操把握东汉末年的政权而未改朝换代,但其子曹丕上台的第一件大事就是逼汉献帝筑台禅让,彻底灭掉汉朝改国为魏一样,高欢的儿子高洋袭位以后,毫不手软,毫不顾及,也毫不犹豫废掉东魏最后一位皇帝孝静帝,自己登基建国当皇帝,史称北齐,称文宣皇帝。高欢被追尊为神武皇帝。

北齐的皇帝都是些“野皇帝”,杀人如麻,残忍暴虐,用现代话讲几乎都有“极度精神狂躁症”,长期被酒精刺激之下的非人类行为。以北齐开国皇帝高洋为例。建国初期,励精图治,可谓勤勤恳恳,辛苦到终日不倦。亦亲自率大军南征北战,开边拓疆,杀得四邻八方不得不臣服。高洋虽为一国之君,但见血来疯,竟然亲自率五千轻骑奇袭敌阵,而且“躬当矢石”,率先杀敌,亲自玩命。北齐的军队还真能打,在皇帝嗜杀如命的带领下,军士们个个如恶狼上阵,虎入羊群,没人怕死,没人怕杀,就像一群嗷嗷怪叫的疯子。25岁的高洋,越战越勇,不打仗仿佛就难熬,“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碰上这么一个自己不要命,更不拿别人的命当回事的皇帝谁不怕?

这位文宣皇帝一点都不“文”,可谓疯疯癫癫,神神经经,所作所为皆非常人。又混又野又疯又狂,歇斯底里。喝酒以昼夜为单位,却喝不垮,喝不败,喝不伤,也是奇迹。喝高以后,胡作非为,有时赤身裸体,有时涂脂抹粉,手中提着杀人刀,流窜在街头闹市;有时又骑着梅花鹿、白象、骆驼,边游玩边拉开嗓门狂嚎,尽情尽兴。这也罢了,一旦遇见美女,即发疯发狂毫无顾忌。他经常冷不防地就闯进高官大臣家中搜罗美女,见美就上,绝不分时间地点,绝不避人耳目,我行我素。这位文宣皇帝奸淫无度,雄性荷尔蒙激素高亢激奋,无法自抑,不但自己行奸演淫,而且召集大批女人进宫,令侍卫随从当着他的面和这些女人群交,这位皇帝视之为乐。

渐渐地,高洋把杀人当游戏,把奸淫当生活,且无休无止,无度无岁。杀人也是由着自己的兴趣,一时的怪念头,或者肢解,或者焚燃,或者刀劈锯解,或者活活掐死,放在锅里煮死,投进水里溺死。说高洋有一非常宠爱的贵嫔薛贵嫔,是他从自己堂叔高岳处抢来的。一日,眼见薛贵嫔正在梳妆打扮,这位皇帝突然暴怒起来,他想这么好,这么漂亮,这么会伺候人的美女,以前竟然是他堂叔的小妾,天天夜夜伺候他堂叔高岳。不知哪根神经错乱,他竟猛地拔出宝剑,把薛贵嫔的头砍下来。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高洋竟然把砍下的薛贵嫔的人头血糊糊地揣进自己怀里,去大宴群臣。酒席之间,高洋突然从怀中掏出那颗人头把她摆放在餐桌上。这还不算,这位文宣皇帝让人把无头的薛贵嫔的尸体送上来,摆放在餐桌上,在满堂文臣武将众目睽睽之下,高洋竟然站在案前,手执利刃,把薛贵嫔的尸体一刀一刀肢解了,每解一刀,还对立在案上的薛美人的头颅喋喋不休地述说什么,说到激动时,还涕泪俱下。群臣包括殿上殿下的侍者卫士都弗敢仰视,而高洋却十分专注,十分认真,十分动情。他甚至极有耐心地,一丝不苟地又把薛美人的被肢解开的尸体去肉剔骨,割筋分脏,摘下心来放在薛美人的头颅前,仿佛是在教训薛美人。最后这位残暴皇帝竟然把薛美人的大腿,去皮剔肉,现场制作了一个肉骨琵琶,安上柱弦,自弹自和,涕泪而歌之;美人难得兮,不再有;佳人已逝去兮,不再来。满堂大臣皆惊怖甚矣,莫不丧胆,莫不胆战,莫不以为魔鬼再世。

但高洋接过其父高欢的班以后,唯对晋阳城外的蒙山恭恭敬敬,对佛教虔诚得毕恭毕敬,把佛教作为北齐国的国教,鼓励国内臣民信仰佛教。公元550年,高洋一登基就开始在晋阳城外的蒙山凿山修佛。当时,他下令集中全国的工匠,举全国之力在蒙山凿修大佛。为了能把大佛修建得更好,他甚至不惜发动战争去抢掠技术高超的工匠。

那时候无论高洋率军打仗,还是在国都邺城无法无天,只要到晋阳城,只要一上蒙山,高洋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他也对相随的大臣部下说,他只要夜宿在晋阳宫内,就会看见西南有佛祖,蒙山有佛陀。高洋一步一拜,直拜上蒙山。让他周围的一切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文宣皇帝到底是个什么人?

从全国各地征集来的各种工匠多达数千人,蒙山脚下直到半山腰到处都是工棚,开山凿石,伐树建宫殿,夜以继日,铁凿之声,传数十里不绝耳,“夜则以火照作,寒则以汤为泥”,不分春夏秋冬,北齐国的一件大事就是凿修蒙山大佛。据《北齐书》记载:“凿晋阳西山大佛像,一夜燃油万盆,光照山内。”北齐文宣帝那么个野蛮、疯狂、毫无人性的皇帝,一年内来蒙山多次,却从未在蒙山杀过一人,责骂过一人,甚至怕惊动大佛,竟然不骑马,不乘轿,甚至把兵器全部放在山下,和一群和尚,边走边拜。有时,他坐在蒙山脚下,双手合十,静静地听高僧讲佛。以至于北齐的大臣们都盼着文宣帝何时再上蒙山,因为只有上了蒙山,文宣帝才恢复了人性,才像个人。

北齐这个短命王朝非常奇特。自开国皇帝高洋始,连续五个皇帝几乎都是又混又野又没人性又失人伦的皇帝。但这五个皇帝一直把佛教视为国教,修凿蒙山大佛不止。每一个皇帝都要去蒙山上参拜蒙山大佛。当时,北齐法不治佛门,不杀僧侣,赋税徭役佛门全免。国家定的寺院,由王朝政府供养。这个奇怪的现象至今没有人能解释透彻。一直到北齐的末代皇帝齐后主高纬时代,蒙山大佛终于完工。据说虽然北齐王朝的江山已摇摇欲坠,已朝不保夕,但蒙山大佛的工程却极认真负责,工匠的粮粖和工钱从未拖欠过。工艺要求从未粗疏过。在凿刻蒙山大佛的佛头时,依然是一刀三拜,为向佛祖示敬,每凿一刀,工匠们都要跪拜三次。蒙山大佛凿成以后,天下名僧齐聚,和尚多达数千人。蒙山上下全都住满了,后主高纬带领大臣们都住在蒙山宫殿中,一连十数日,吃素吃斋,听大和尚们讲经,向蒙山大佛行拜,一时香烟萦绕,诵经之声不绝于耳。晋阳城内百姓扶老携幼,纷纷上蒙山拜佛求福避灾消难。佛教在北齐达到一个高峰。

北齐很快就灭亡了,灭掉北齐的周武帝对北齐高宗皇室始终不放心,即使把他们全部杀死,仍觉得是块心病。请大师来看,说晋阳一带有天子气,蒙山上有九五彩云升起,周武帝大惊,忙派人去蒙山,自山下山上北齐修的宫殿全部拆除,庙宇也一把火烧了,僧侣全部遣散,甚至在蒙山上住了军队,但方术大师观望,蒙山仍有紫气生就,且盘旋不散,周武帝又派人搜山,把山中的百姓全部撵走,又把山下的人家全部迁走,每条路口边都有封山的驻军,都有告示。说也奇怪,北齐灭亡那年,蒙山大雨,下数日不停,电闪雷鸣,霹雳声不断,有数条巨大的闪电形成的火龙在蒙山山顶游曳,数棵古树被雷劈后引发泥石流,蒙山大佛渐渐隐没在荒草乱世之中。

北周被杨坚篡权谋国建立隋朝以后,渐渐山不再禁,路不再查,有山民进蒙山采药,说蒙山大佛依然端坐在山前,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能感到佛陀的双眼在看着你;又有樵夫说,大佛背后蒙山上常常有灵光闪过,细听有众僧诵经之声。

据说隋末李渊驻守太原(即晋阳)也曾上过蒙山。那时,蒙山之中已有虎豹,李渊带着父子兵李世民等是去打猎的,一只斑斓猛虎把李渊一行引至大佛前,虎入佛前即不见,但见佛陀端坐,慌得李渊父子滚鞍下马,跪拜不止。李渊举兵反隋前还曾悄悄到蒙山大佛前祭拜,李渊向佛陀坦言:愿佛保佑,化家为国,万万不可破家灭族!

李渊的愿言刚刚许完,突然间晴空里在蒙山大佛背后隐隐滚来雷声。李渊面如土色,叩首不止,直到把前额叩出血来。部下给他数着,李渊整整叩了九九八十一个头。李渊并未数得,当他抬头望时,他感到大佛向他示意微笑,“解民于倒悬”。本来李渊起不起兵还七上八下拿不定主意,唯恐一招不慎,尽失荣华富贵,尽失晋阳天上人间。从蒙山下来,立即升帐议事,反隋起义……

据说蒙山大佛直到五代以后,终于隐身于黄山野草荆棘之中,渐渐被世人所忘。

蒙山大佛的再世,说明蒙山大佛并未被人遗忘……

责编:艺  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