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民俗风情>>正文
李淳:《代州冯氏群贤谱》前言
2018/12/6 8:32:19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本书书名为《代州冯氏群贤谱》。所以称“代州冯氏”(以下简称“代冯”),是因为历史上代冯生活的地区在元明清时代都设州,只有明洪武二年(1369)至八年的6年间废州为县,旋又改州。代冯始祖于明成化年间由山东迁代时,就是设州的,直到民国元年(1912)才改为代县。古时代州辖崞县(今原平市大部)、五台县、繁峙三县,州治设在今代县县城所在地。现在代冯的后人大多居住在代、繁二县,原平也有一些,故称“代州冯氏”比“代县冯氏”妥当,尤其是在讲明清历史时。至于雁门,它既是关名,又曾用为郡名、道名、县名,概念外延较宽泛,离开历史时代只提雁门,地理范围不够明确,故不称“雁门冯氏”。“群贤”者,代冯在明清时期“显者数十百人”,“外而屏藩节钺,内而馆阁台员,著作勋名,后先辉映,海内翕然宗之”,“非第仕宦贵显也,盖贤哲君子多矣”。贤哲君子辈出,不论从文从武,为官为商为民,都保持了诗书传家,清慎勤廉的家风。这也是代冯成为清代名门望族(乾隆时名相史贻直说:“我朝右姓,首推冯氏”)的原因。本书写了近五十篇文章,记载、介绍了冯家数百年中特别是明清时期的代表人物“数十百人”(有的一文涉及多人,如《前五子”与“少五子”》,连前后五子及他们的父母共涉及12人)。称“群贤”恰如其分。

代县是国家批准的第一批“历史文化名城”。文化首先体现在代县的前身(不准确,姑且这样说),即代州的历史人文中,体现在官界、学界、商界等各界较多的杰出历史人物的思想行动的积淀中。他们对社会历史的功绩,对思想文化的深远影响,就是今日代县优秀传统文化的主体。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就要研究、挖掘、继承这份历史遗产,以扬弃的态度,取精用宏,立德树人。这是编写此书的意图所在。

笔者的第一篇关于代冯的文章《弘扬中华优秀家族文化——以代州冯氏家教、家训、家风为例》,较全面地介绍了代冯家族文化及其在今天的借鉴意义,此文曾在三个刊物上公开发表,中共山西省委办公厅还以内刊形式通报全省。山西省直机关部分厅级单位还组织干部职工专门学习此文,原省地方志办公室还因此把代冯家训编入《山西家规家训精选》。这次就把这篇文章加了几句话作为本书的序。

本书是真实人物的历史研究、考证和传记,不是演义、小说。以代州冯氏族谱为基本依据,参照了大量历史资料,如清宫档案,帝王实录,相关各地的地方志、碑文,相关著作的记载,传主自己的纪实性著作和诗文等等。对记载不一致处,作了多方面对照、参证,力求达到言必有据、去伪存真。

“群贤谱”所选取的记述对象,从标准上,是在勋名、著作、贤哲及其他某个方面的突出代表人物。大体按其成就、影响排序。这种排序当然很难准确。从朝中到地方,从文官到武官,从政绩突出到著作传世,尽量不遗漏各方面的代表人物。如“福缘善庆”的代冯始祖冯盛;儒商致富,为后代学文打下物质基础的冯天禄;著作遗训的冯忠;代冯第一个文举人冯恩;第一个武举人冯惠;明清交替时冯家第一个大官,被称为“清代名仁”“名臣”,官至江南、广东布政使,勋名著作兼优,为代冯最杰出之代表人物的冯如京;代冯第一个进士,官至山东监察御史的冯右京;在清朝任礼部侍郎(二品),曾署理吏部尚书的冯芝;湖南巡抚冯光裕;山东布政使冯晋祚;广西按察使冯元方;江西、湖北按察使,台湾道台冯廷丞;福建督粮道、署理按察使,诗人冯云骧;贵平兵备道冯兆峋;官至盐运副使、陈州知州的冯宾期;翰林院编修、礼科给事中,立志以文史报国的冯云骕;“名进士”,署理按察使、道台,诗人冯志沂;还有凤翔知府冯庆长等多位知府、同知、知州;还有“不解奔兢”的进士、县令冯允升;大儒、县令冯之京;雁门死节的冯配京;另外也记载了以上党教谕评卓异的冯嘉诏;志才兼备的冯容,等等。代冯中有不少人是勋名、著作兼备,如冯如京、冯光裕、冯云骧、冯志沂等,本书在本传中兼述之;另外对未有勋名或勋名不显而著作突出者也作了专门介绍。特别是对杰出女诗人冯婉琳的诗作,结合写作背景作了较详细的分析。还记载了清代在理工科技方面有贡献,为冯家当代理工科教授、学者、博士群体开先河的人物,如冯壅(官至南宁同知)等。冯家历来有学文尚武传统,尚武精神今天尤显重要,因此为代冯武举作了传。

功德牌坊是对名宦的褒扬和社会价值观的引导,故作代冯主要牌坊介绍。

有些人虽无“勋名”,著作不显,但他们教子有方,培养了名宦贤哲,成为冯家世泽延绵的关键人物,如冯天禄、冯忠、冯明期、冯晙(冯曦之兄)等。冯家先辈中,有的在纂修族谱、传承家教家训家风方面有突出贡献,如冯宾期(字于王)、冯如京、冯云骧、冯廷正、冯志洲(字淮三)、冯紫雯(名晙)、冯紫禾(名曦)、冯鹏翥(zhù)等都功不可没。或专为作传,或附记于生平事迹中。

鉴于冯家重视母教,还为九位贤夫人作了“内传”。 本书还为冯家女婿孙传庭、冯明期至交张凤翼两人写了传记性的学术文章,附在代冯明清群贤之后,聊补《外传》与至交益友记载之不足。孔子曰:“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论语》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张凤翼是冯明期托孤之友,对明期影响很大。代冯之成功,明期一支后代之盛,与“交友投分,切磨箴规”密不可分。故把张作为代冯良友的代表进行介绍。 

本书选取记传对象所处的时代,主要是明清两代,特别是清代从顺治到道光的近200年间。冯家官员大多出在清初从顺治到康熙、雍正、乾隆的清代极盛时期。这个时期,也是冯家最辉煌的时期。本书传主的80%以上属明清时期,这是“近古”历史时期;其次,是记述了冯氏民国中兴时期的冯曦、冯鹏翥等;再次,对现代革命烈士作了简传;此外,还为当代冯家医生代表人物专门作传;还综合简介了当代冯家的教授学者、博士,特别是青年才俊,这些人来日方长,前程远大,是国家的希望。把他们写入此谱,意欲使之能以“贤哲君子”自律,走自尊、自信、自强之路,弘扬冯氏家族文化,清白慎取予,读书期致用,奋发尚谦退,不为名利役,相信他们能无愧乃祖乃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造福家国社会。但他们离“人生定论”尚远,现在还不能一概称为“群贤”,附记于此书,只是“希贤希圣”。

为了便于读者较全面了解和理解冯家历史人物,本书既写本人事迹,也写人物当时的时代背景及有关制度、社情,特别是人物所处的特定社会环境;既写勋名,也分析其著作;既写言行,也写性情;既写事实,也偶作评点,目的在于帮助读者站在客观历史的高度,从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科技等方面,多角度地看问题,并引发对历史经验(做人、做事、为官、理政等)的总结与思考。本书的评点,只是抛砖引玉,不尽妥当,盖亦因有感而发,情所不能已。既讲历史,也联系现实,古为中用,有所借鉴。对所写人物,既有纪事纪功,怀文报德的充分肯定,又写人生曲折,仕宦浮沉,如写冯廷丞、冯晋祚等的被“挂议”(受牵连追究责任)。既写传主在顺境时的慷慨意气,又写其逆境中的思想矛盾和复杂心绪。一味“高大全”地写人物,从来不是“信史”,不是真实的活生生的人物。真善美是紧密联系的统一体,但大前提是“真”。

本书经过严密查找历史资料,认真考证,纠正“族谱”记载的一些失实之处,如冯晋祚所任职务的重新认定。像这类经过考证对以前记载失误加以纠正的还有一些。另外对族谱(包括《遗训》)中一些误漏文字也做了更正。

鉴于《冯氏遗训》为社会所知甚少,今标点断句,附于书后。本书还按照“少而精”的原则,选择了一些图片作为插页。

冯曦先生在1933年主持续修族谱,对传承家训家风功不可没。他说,修谱“惟规模既大,范围又广,加以久历年所,探访遗事,终多遗阙,后世子孙留心校补,正不容斯须缓也”。相信今之代冯后人会很好落实先生此训。

经过一年多努力,这本三十多万字的书稿终于写成了。我以年过古稀,一年多里身体三次负伤,两眼又做过手术不久,亦不会电脑打字,靠一字一句手写这三十多万字是比较艰难的。这一年多来,我夜以继日,查阅资料,埋头写作,多次校对,几乎拼命般地工作,连午休、锻炼身体时间都取消了。写完之后,还是有点小小的成就感,觉得自己总算为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家乡代县做了一点好事。“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这种古圣先贤的风节,我“虽不能至,而心向往之”。

代州冯氏文化研究会的冯明会长做了大量的搜集资料、打印、校对工作,他工作很忙,业余时间加班加点,很辛苦。冯苓植、冯丰年、冯湘等给了点赞。我人民大学新闻系及高中的老师同学及其他师友给了热情鼓励。冯月厚、张润厚、冯培仁及冯伟、冯占军等间接提供了一些材料。李笑天、李勤昆、白雪、李笑羽等在整理、查找资料,编排、校正文稿等方面也做了不少工作,在此一并表示感谢!我写有关冯氏文章,马春生同志曾帮我找了《代州冯氏族谱》等书,还为我第一篇关于代冯的文章作了打印工作,在此也对他表示感谢。孝义张鸣和教授已髦耋之年,却辛辛苦苦为序言作注,还免费送冯家600本书刊,更使我感动。

《黄河》《山西文学》《晋阳学刊》《映象》等杂志及《山西日报》《山西市场导报》《信用山西》《三晋都市报》《太原日报》《大同日报》《忻州日报》《太行日报》《阳泉日报》等许多报刊为我登载有关冯氏文章,《方志山西》微信公众号也发送多篇;作家徐风还主动几次推送我的文章让他的70万粉丝阅读。这既表明了这些媒体和同志们对传统文化的呼唤和重视,也充分体现了对我工作的热情支持与肯定。

这里,特别要对北岳文艺出版社的领导和陈学清、金国安等同志为此书出版给予的深切关怀和辛勤付出表示特别的感谢!

代县县委县政府领导对本人对本书给予很多支持,家乡《雁门关》杂志也多予刊登文章,在此深表感谢之忱!

本书意在普及代冯家族文化,面向大众,故文中多有解说、说明、注释之文字,这无疑增加了篇幅,使学养高深者感到累赘。亦请体谅。

由于笔者思想水平、研究水平不高,学术功力不够,本书错讹之处在所难免,诚心诚意就教于大方之家,敬请指点,不胜感谢之至!

责编:洲  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