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李淳:冯传第暨刘夫人
2019/1/17 23:05:26  点击量:   来源:史志山西

先生名传第,字伯高,为代州冯氏十五世,从六世如京算,直系世系为:如京—云骕——光裕—酅—廷正—宁—志鹤(嗣,本兄宽子)—炘—传第。

父炘,字景之,勤斋公(名宽)次子,太学生,有隐德,好学而不随时,以忠厚闻名乡里。性仁慈,家贫而好施与,歉年租户欠租不缴亦任之。公配刘孺人,朔州庠生杜峰女,生二子,长则传第,庠生,次子传策,出嗣伯兄元之公。

好学而不随时   传第幼聪慧,笃志好学,年十五补博士弟子员。以前家里所藏典藉很多,先生穷神竭力,博览群书,尤喜欢程朱之学。闲暇时常与知交讲论,触类旁通,阐发引伸,往往出人意表。而对应付科举考试的八股文和迂腐不切实际的所谓学问,则不以为然,不当一回事。

勇担家计重任   先生之家业原本很富足(“号称素封”),到他这一代时,家世中落。因此,经营生产以满足生活之需,也操心颇多,先生不忍心因谋生之事久累其双亲,所以绝意进取,不求科名,而一心一意独自承担起养家的重任。这表明先生思想解放,不为传统的科举取士制度和观念所束缚,而勇于担当家庭生活重担,致力实业,以减轻父母生计之忧。这是一种可贵的负责精神。

事亲孝顺   对父母能做到“先意承志”,即预先体察到双亲的意愿,主动满足双亲的需要。从没有在哪些事情上有违背双亲意愿的言行。先生年三十时,父亲因病去世,先生哀毁骨立,依礼丧葬。怕母亲因父丧伤悲,侍奉更加谨慎周到。母年老,喜欢孩子晚辈,就时时聚集儿孙辈到母亲周围,给她讲说古今有趣的故事,以博取母亲的欢笑。有时设家宴请邻居的老太太们来吃喝谈笑,解除老母的寂寞,就这样坚持二十年如一日。后母病“痿痹”,先生因事在外,听到这个消息,星夜赶回家,亲侍汤药,两个月衣不解带,以致形容憔悴,脸色很难看。母亲怜悯地说:“儿病了,怎么不稍事休息呢?”先生用一些掩饰的话语应付过去,安慰母亲。不久,母亲去世,先生哀痛尤甚,丧葬一如其父。孔子说“色难”,是说孝顺父母最难做到的是对父母永远和颜悦色,而不使父母有不高兴的脸色,先生做到了,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孝友待弟   弟名传策,字仲方,出嗣为伯父后,因不善治生,荡尽家业,难以举火,先生赡养数年,衣食无缺。后仲方以伤悼亡妻,不愿在家住,流落在外,客死崞县(今原平市),不知被谁草草埋葬,先生去了,找不到墓地,后几次去找,终于找到,扶柩以归。弟遗一女,为之择婿,嫁崞县观察武芝田之四子。弟无子,以己次子曦嗣之。对先生这些行为,远近之人,无论认识与不认识的,都称赞先生为“孝友”模范。

轻财好施   先生家原在京都,在代县设有四家商店,因为没选好经营者,先后关门歇业,亏损累累。先生不与之计较,变卖产业还人债务;而对别人所欠他的则放弃债权,不再索取,并取其债券烧之,说:“不愿因此招致怨恨”。亲党中有贫乏者,自己则尽力周济,成为惯例。有姓冀、崔、闲的几家人,因家贫不能婚葬,先生倾囊资助,终身不催其偿还,即使自己吃饭下顿不接上顿,也不管不顾。像这样的舍己助人,仁而好施的行为,实在令人感动。

教子有方   先生家境既窘,只能靠典当的钱供二子读书。有人劝他,让儿子改业,先生置之不听,而更加致力于督促二子读书,曾招二子当面告诫说:“人生以忠诚信义为主,以浮薄乖僻为戒。”又说:“人当困穷时平心忍耐,都是磨炼身心之事,从此立定脚跟,将来如有寸进,则不动摇矣。”

局宽量宏   先生性情,乃忠厚长者,重然诺,讲诚信,度量大,胸襟宽,与人交往,总不触犯别人;对蛮横不讲理的人,常逆来顺受。有个叫张羽皋的,是个正直的人,常为先生抱不平:您为什么总是犯而不校呢?先生笑而不答,终不改。他也因此而生活日益困难,在坎坷中去世。

先生生于清道光十八年七月初五日,殁于光绪二十七年十一月初二日(1838—1901),享年六十有三(周岁)。

先生子二:长子晙,字子文,附生,民国时山西咨议局议员;次子曦,字子和,绥远省(今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委员兼建设厅长,公为叔父传策嗣。女二:长适赵,次适贾。孙六:鹏翥,陆军第九军军长;鹏龄,绥远建设厅技正,后任太钢总工程师;鹏翰,山西霍赵朔平税务稽征局局长;鹏翘、鹏骞、鹏奇皆习儒业,鹏奇,国家交通部工程师。

传第夫人刘氏,是雁门增贡刘集成先生的长女,十五岁嫁入冯家。

孝女   夫人生而静淑,不苟言笑,事父母惟孝惟勤,晨省昏定;父母所有教诲,都严格遵守;与小姑相处甚好,如同姐妹。协调内外关系都很周到,家内家外都称赞夫人为“孝女”。

孝妇   嫁到冯家后,翁姑衣食,必亲手裁缝,亲自烹饪,务求食可口而衣适体,得到翁姑喜欢。始终勤慎,不厌不倦,和睦妯娌,默默分担烦难之事,虽劳苦而无怨言。所以内外都称赞其为“孝妇”。

贤妇   相夫主,顺懿德,辅善行。丈夫性豪爽磊落,喜交游,在家计艰难之际,好朋友来了,还一定要设酒肉款待,常常典当首饰以顺从丈夫的心愿,脸上常有喜色而无怨言。夫弟已出嗣,而其家中落,全家依兄为生,夫人尤其善待之;夫弟仲芳出外贸易,染病回来,传染了全家,病很重,夫人独身护理两月,目不交睫。病人还没有好,婆婆(姑)又去世,养生送死,艰苦无怨。所以无论亲疏,都称赞其为“贤妇”。

贤母   教子孙述祖德,宣圣训。二子下学,必问所习内容;五更睡觉醒来,一定要使其默诵所学内容直到非常熟练,毫不“卡壳”而后才能满意。平时常以继承祖先德教,讲解圣贤嘉言,以动二子之心而养其正气。教育几个孙子更为勤谨严格。所以,远近都称赞其为“贤母”。

贤夫人   母家人口多,开销大,常起口角之争,总是夫人帮助调解平息。对母家失去父母、无所依靠的甥辈孩子,夫人总是包揽他们的生活,并给以教育,使之各得其所。母亲离开夫人就连一日安宁都没有。同院住的刘万成,孩子多,饥荒年活不下去,卖妻子分钱给各子女,快分离时,全家相向痛哭。夫人得知其情,急忙典当衣物,代为赎回,并分给粮食,从而使这个即将破碎的家庭得到保全。其他类似善行还很多,因此,无论相识和不相识的人,都称赞其“贤夫人”。

不因贫忽善   冯氏在光绪大饥年后,家境更加难艰。但努力做善事仍不减初心。夫人曾说:“我丈夫乐善好施,不计家人生产,我怎么敢因贫而忽略了做行善之事”可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金刚经》)。仁爱助人,乐善好施,是雁门冯氏家风的一个重要方面,夫人及其一家牢记祖训,身体力行,家境好时这样做,家境贫困到典当衣物的地步时,还要这样做,真正做到了乐善好施,坚持始终。

冯氏本是雁门望族,山右望族,有清一代望族,而在清末渐生衰落之象,到传第这一代以后,呈现家业中兴之象。好多人都认为这是父德母功,有以致之。传第夫妇之善行,足以与前贤媲美,与天地不朽。

夫人生于道光十七年二月二十日,卒于民国九年五月三日(1837-1921),享年84岁,夫人可谓“仁爱多行善,直可寿期颐”了。

信史氏曰:

好学不随俗,勇承家计任。

孝友称模范,施与多行仁。

教子有义方,读书改命运。

诚信重然诺,局量尚宽宏。

刘氏真孝女,宜家贤夫人。

家贫能施善,夫德兼妇功。

甲第可传家,中兴肇基人。


(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原常务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原主任,研究员)

责编:张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