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民俗风情>>正文
在武汉,与一只狐相遇
2019/1/17 23:02:45  点击量:   来源:李军雷 史志山西

01

11月中旬的武汉,天气总是阴晴不定,有时,毫无征兆就下起雨来,竟然有许久不见了的毛毛雨。雨如同牛毛一般,细细密密地拂过脸庞,麻丝丝痒乎乎的,甚是可人。

此次到武汉,是在武汉大学接受为期一周的培训。26年前,在试填报高考志愿的时候,选择的就是武汉大学,到正式报考时,却改成了别的学校,就此与武大失之交臂,留下了终身遗憾。所以,接到这次培训任务时,向来不愿外出的我,愉快地接受了。

每日里,穿梭在校园里,彷佛又回到了20多年前的大学时代。尤其是看到足球场上飞奔的青春身影,就忍不住地激动,恨不得冲上去踢上几脚。

担任培训班班主任的,是年轻帅气的叶果老师,看模样,应该是90年前后出生。他不苟言笑,办事认真,学员们都说,叶老师大约是爱武大爱的最深沉的那一个。每天上午上课前,他会抽出十分钟时间,为我们讲述武大的历史。他有着浑厚的嗓音,普通话也还标准,是大学校园里常见的那种播音腔。他用这种播音腔为我们讲述,言语中满是自豪与骄傲。他还是个摄影爱好者,业余时间拍摄了大量武大的照片,一年四季,晨晓黄昏,每一张都精美无比,随手拈来,饱含深情为我们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有一天,在讲到珞珈山的时候,他为我们展示了一只狐狸,说,这是他们武大的网红,名叫珞珞,如果各位有仙缘的话,或许能够遇到它云云。

02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课余,在武大听了两场讲座,在武汉会了三五好友,转眼就结业了,可是还没在武大的校园里好好转转呢。于是,在结业后的下午,约了同来的Z君,朝珞珈山走去。

珞珈山是武大?还是武大是珞珈山?这个问题似乎不太好回答。亦或武大就是珞珈山,而珞珈山就是武大吧!

跟着高德地图的导引,我们穿行在武大的校园里,很顺利就到了珞珈山脚下。武汉是典型的亚热带湿润季风气候,珞珈山上林木高大茁壮,高可参天,粗可两人合抱。据说,珞珈山上的树木,都是国立武汉大学建立后引种的,不完全统计,目前珞珈山有种子植物120科558属800多种,其中,珍稀濒危植物11科17种,名树名木13株,因而珞珈山又被誉为“全国树木园”。

我打开百度识图,试图扫描出路两旁高大树木的名字,或许是树木太过茁壮高大,镜头照顾不全,百度怎么也识别不出。倒是旁边的一位路人告诉我们,这高大的树木是樟树。

到底是啥树,不管它了。只知道行走其间,空气清新而湿润,从里到外,身体每个毛孔都透着清爽。就在这时,在路旁一棵树上看到了一块牌子:“珞珞食物存放处”,不禁有些惊喜,就拍了照,发到了培训群里。叶果老师马上回复:“上山遇狐仙去了。”我开个玩笑:“叶老师,寻狐仙不遇,颇感惆怅。”叶老师回复:“那就看看十八栋吧!”

03

“十八栋”是武汉大学第一教职员住宅区的俗称。始建于1931年,次年建成,属于国立武汉大学一期工程建筑,可算作近现代中国“筑巢引凤”工程的鼻祖。

上世纪30年代,时任国立武汉大学校长的王世杰提出了建楼以引进大师的设想,决定修建这片住宅区。第一批修建了18栋,后来数目虽有所增减,但武大师生仍习惯称这里为“十八栋”。

“十八栋”多为真假四层别墅,基本格局相同,一楼为厨房、杂物房和厨师房,二楼三间为书房、餐厅、客厅,三楼为三间卧室,四楼堆放杂物。电话、冰柜等一应俱全。“十八栋”建在海拔110多米处的山腰,面朝东湖之水,隐于山林之中,端的一个做学问的好所在。

“十八栋”建好后,前前后后共有几十位学者入住这里,他们都是“教授中的教授”,包括叶雅各、杨端六、陈源、刘秉麟、汤佩松、袁昌英、王世杰、王星拱、周鲠生等。“十八栋”最为著名的是周恩来旧居。1938年,武汉成为全国抗战中心,时任中共代表团负责人的周恩来与夫人邓颖超当年4月至8月住在武汉大学这栋小楼,展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早在上世纪80年代,周恩来故居就已经被列为武汉市文物保护单位,并在2013年重新修缮后建成了历史文化教育基地,供人参观。

一路看下来,时间已然不早,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十八栋”的指示牌旁边,看到有一条路折向山顶,就与Z君商量试着由此返回。

刚上了半坡,就听Z君“呀”了一声,“看!狐狸!”

04

一只漂亮的狐狸出现在面前。一名工作人员正拿着火腿肠喂它,看到有生人过来,受了惊吓,朝山顶跑去了。果真有些惆怅了。难道这仙缘就此了了?

我和Z君心有不甘,走过去和工作人员攀谈起来。

“不急,它一会儿还要下来。一般每天出现两次,这个点儿正是时候。”工作人员安慰我俩。

果然,不一会儿,珞珞从山坡上下来了,一开始还有些谨慎,看到我们没有敌意,就慢慢地凑近那人,咬食起他手里的火腿肠来。吃了一会儿,它把多余的部分叼起来,埋在了山坡下的一个大概是它提前挖好的坑里。

“它会藏食物呢,吃不下的就藏起来,没有食物的时候,它会再找出来吃。”工作人员介绍着,眼里满是慈爱。或许,他已把珞珞当成了自己的宠物。

珞珞是一只典型的红狐,前半身是红色的毛发,后半身毛发偏黄,肥厚的尾巴是两种颜色,前端是灰黑色,后端是白色。它有着尖尖的嘴巴,最让人心动的是它的眼神,警惕中藏着温和,干净而安宁,略有些害羞。即便是一只公狐,仍透着万般妩媚。

我和Z君急忙拿出手机拍照,发在了群里。群里一阵热烈追捧。叶老师说:“念念不忘,必有回响,你们还是有仙缘的。”有学员回复:“一只狐狸好孤单!”叶老师说:“本来有一只白狐狸(名叫珈珈)陪着的,但是上个月被车撞身亡,就又孤单一狐了。”群里一阵惋惜声。

被撞前的白狐珈珈

珞珞将食物存放好后,朝山上跑去了。我和Z君也有些不舍地离开,朝山下走去。

或许与珞珞的仙缘未尽。在即将走下山的时候,珞珞又从我俩身后跑了过来,见到我俩,停顿了一下,眼神中仍然是警惕与害羞交织。我俩急忙让路,珞珞从身旁跑过,消失在了山林里。

05

从武汉回来已有月余,我对珞珞仍念念不忘。我在想,城市是人类的创造。城市里,除了动物园之外,能否有野生动物的生存空间?珞珞的存在,包括被撞的珈珈,或许是解开这个问题的一把钥匙吧?

可是,书生无用,只能写写与它的这段奇遇,并在遥远的太行山小城里,祝珞珞们好运!

责编:张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