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地理概况>>正文
一个村庄的背影 ——走过司徒
2019/2/11 11:31:43  点击量:   来源:张志勇 史志山西

时近冬至,在这个冬日薄雾中的早晨,我突然发现常常走过的司徒村,不见了,而且是永远不见了。其实,司徒作为一个传统村落,消失已有一段时光,只是当时的我没有太在意。

记得差不多三十年前,我毕业分配到当时的矿务局,坐着摇摇晃晃的客车,经过司徒村时,高高低低的村落,矗立在铁道西侧,一大片的房子,让我印象深刻。要说最初的观感,谈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后来,几乎每天都要走过司徒,窄窄的太洛公路,经常会在司徒堵车。时间一长,提起司徒村的堵车,经常跑家的我们,不免有些头痛。

有时,堵了车,司机会绕道村里的小巷,不顾后果地穿行。说“不顾后果”是有道理的,这个后果有时会是在村里堵车堵实了,前进不得,后退也不得;有时会有人发堵车财,要说卖个水实属正常,可气的是个别人拉起绳子收过路费,司机不免起了争执,生些闲气。多年过去,陈年旧账,不提也罢。

就在汽车在村中乱穿乱走时,偶然发现村中是很有些深宅大院,一看门口的石墩和木雕花,就是有些年代的。全不像路边那些简易的“木材板店”“汽修轮胎店”“饸饹面饭店”……只是那时对古村古建还不是很感兴趣,也不太懂得欣赏。     

随着畅安路和陵川到沁水一级路的相继开通,司徒这个交通要道也不太堵了。来来往往间,我们不再有机会深入到司徒村的大街小巷了。司徒对我们来说,仅仅只是每天要路过的一个地名。

前几年,司徒在陵沁一级路的南侧,突然横空出世,建设起一个司徒小镇。打起来铁花,唱开了乡土旅游这个大戏,吸引了无数河南老乡上山来。只是红红火火的节日气氛,有时也抵不住平日里的冷冷清清。不管怎么样,司徒小镇也是一条路,应该去走一走,闯一闯。

司徒小镇的崛起,让我不免想探古探幽一下有关司徒村来历的来世前生。翻看《泽州府志》和《凤台县志》,果然是有些来历的。据《泽州府志·选举志二明经科》记载,司徒映,泽州人;而《凤台县志 · 卷之八人物》中对司徒映的记载,则要详细一些:“唐,司徒映,泽州人。宝历初,以乡贡、进士累官太常卿。太和中,见朝政日非,阉官藩镇内外交相专擅,遂弃官归,晦迹硖石山,与高僧惠愔为方外交。朝廷重其清名,屡起不仕,卒于家

慧愔,俗姓李,唐之宗室。弃家为浮屠,遍游名山。太和初,自并汾来。少习庄易,晚学天台。见远公遗迹,喟然兴叹。遂辟草建宇,以象假中通之教,开剔聋聩。与司徒太常映为方外交。结法华社数十人,苾刍之流多依为禅宗云。

考其事,读者似可以为司徒村得名,应缘于司徒映之故事,其实,《晋城百科全书》(2015年版)另有解释,“司徒村为北魏司徒官崔浩所建,故名。清朝乾隆年间,泽州诗人王熙有诗《重过司徒口赞》为佐证:系马长扬爱眺望,重寻右意更无凭。此村知与崔家近,遮莫司徒出博陵。(王熙,乾隆辛未科进士,曾任直隶新城县知县)……”

遥想当年,历经多年宦海沉浮的司徒映,终于在公元835年的“甘露之变”前后,“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弃官而走,失魂落魄回到家乡,放弃追求多年的儒家理想,可以想象他“最是仓皇辞庙日”的心情。

唐太和九年(835),农历属于乙卯年。这一年,宰相李训、王涯等朝臣千余人被害,唐文宗本人也被宦官控制,也不知身为太常卿的司徒映,是怎么逃回来的。也许他是提前走掉的,也许他是在外公干,知“甘露之变”,中途逃回的,也许一切过程都是个雾里看花,只有结果很重要:他成功逃出,回家了。

这一年,大诗人白居易在洛阳忙着写他的《梦刘二十八因诗问之》,三年后又写了《忆江南三首》。而卢仝同学,却没有这么幸运,他只是留宿在王涯家,遇到甘露之日,不幸遇害,只留下“卢仝体” 供后人叹息。卢仝的《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一碗喉吻润,两碗破孤闷。三碗搜枯肠,唯有文字五千卷。……,七碗吃不得也,……”,每每被后世茶人评述为“七碗茶”,反复引用。

至于慧愔大师,目睹了宪宗的中兴,而后是穆宗、敬宗、文宗朝的宦官乱政,藩镇跋扈,早早的于太和二年(828)由并而晋,弃国归隐,潜居于“魏晋山河第一奇”的珏山丹谷,日日修行于硖石山硖石寺(青莲寺),不免寂寞。司徒大人的千里归来,使得“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慧愔师傅,找到了知音,和他们交往的名士也有几十人之多。这些政治上的失意者,寄情于山水,忘怀于佛经,也算是求仁得仁,求佛得佛了。

不管怎么说,司徒映和慧愔大师,和司徒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于历史文化来说,需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深入了解,充分挖掘发挥历史的智慧和底蕴,历史才是活生生的历史。而有历史财富支持的奋斗,才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赢得未来。

收回穿越千里的遐想,我面对眼前的高楼大厦,竟然有些恍若隔世。路通了,高楼大厦建起来,老化肥厂搬走了,这些自然都是好事。只是司徒映他老人家仙游回来,似乎是找不到现在的司徒新村了。

司徒村,只是千百万村庄中一个普普通通的村落,在晋城这个遍地都是中国传统名村的土地上,它名不见经传。近年来,借助互联网线上线下的大力宣传,司徒小镇,名声远扬。在一切似乎可以欢呼的时候, 我们是否可以听听那历史深处的叹息,除了打铁花之外,还可以讲好隐藏在历史深处那么多的故事。

灿若繁星的古村落,如果建筑中没有了活生生的历史和灵魂的参与,那就是华丽外表下的瓦砾。筚路蓝缕,深入历史的宝山,我们才可以懂得。真正懂得历史,才可以吸取真正的历史精华,从而走出历史,讲好老故事,谱写出新故事,去迎接我们有价值的未来。

回看来路,雾散了,司徒已在身后,就留下我们和司徒的背影,给后来者……

责编:王 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