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阎锡山逃离太原的“绝笔”之作
2019/5/20 15:57:45  点击量:   来源:王玉声 史志山西

以前不理解人们为什么喜欢收藏名人墨迹之类的东西,后来听人说,了解名人生平,欣赏名人墨宝,从中可以窥见名人思想、情操、心态,获得精神享受。但我始终不信。

虽不是好名,阎锡山也不可谓不名。偶然在档案案卷中翻见阎锡山笔迹,留心一阅,不觉为之一动,好像我也读懂了些什么,顿然觉得自己长高了一截──原来如此。

你看这写在一份电文上的13个字,对照同一时期的所有批示,还最数此段端正,确属用心写来。虽如此,却也难掩缩首塌脑、垂头丧气之态,看得出,纵然强打精神,无奈力不从心。看一下电文抄收时间就知道,民国38年(1949)1月18日,此时,人民解放军已将太原围了个铁桶一般,方64岁的阎锡山,心里比谁都清楚,他已经无可挽回地走到风烛残年,那颤颤巍巍拎不住几根狼毫的形状,活生生留在了纸上──

复:不死太原,等于形骸,有何用处”。

不用考证,观笔触,看口气,还有谁人能写得出来。电报是阎的亲信邱仰浚写给阎锡山的,内容是婉转进言建议早图后路的。电文称:“职认为大局现转到如此地步,成仁已无甚代价,何如到必要时借机离开,另图复兴大计……”如此重要的电报,除了阎本人,谁敢把这不吉不利的话放在这个地方。

 这13个字可真是费了心机,想回对方赶快准备退路吧?不能,起码译电员会发现阎主任要逃跑了,军心一动,凭什么在老蒋那边捞资本?斥责对方动摇军心吧?更不行,紧要关头,给贴心人泼凉水,对方要是当了真那还了得?你看,连说句话都不能自由,这官当到这分上该有多艰难,多晦气!

不愧是老谋深算,且与袁世凯、段祺瑞、蒋介石都来过交道会过手的老手,能与日本人、共产党和蒋介石同时周旋,在“三个鸡蛋上跳舞”的,也只有阎老醯一人。

你看咱老阎还真有“绝招”:刘邦既能“明修栈道”麻痹敌人,暗渡陈仓,我阎锡山何不能“明断后路”,麻痹自己人,让他们给我卖命?好让我来“暗渡南京”?

于是老阎一面用这13个字暗示对方太原不保,且对来电不作正面答复;另一面又显然在告诉周围:我阎锡山将与太原共存亡。

稍后时间,阎还用了同一技法惟妙惟肖演过另一出戏:他在接待几名外国记者的时候,桌上安放了一些装有毒药的小瓶,谈话中他特意指着这些小瓶说:“我决心死守太原,与城共存亡,太原如果不守,我就和这些小瓶瓶同归于尽。”信誓旦旦,一副“决死”的样子。

阎锡山向记者展示毒药氰化钾,发誓与太原共存亡。

1949年3月28日,阎锡山盼到了代总统李宗仁电报,当即批示:有飞机即去。当晚11点4分,发出电报:“恳饬派飞机一接”,“一接”二字后被删去。

事实如何?3月29日午饭时间,阎锡山满脸笑容召集了紧急会议。本来,这段时间以来阎的情绪异常暴躁,坐卧不宁,常常手提一条木棍,见人就骂,还想动手打人。这时却和蔼得让参会者摸不着脑袋。原来,李宗仁前一天来电,电云:“阎主任百川兄:和平使节将于卅一日飞平,关于和谈大计,深欲事先与兄奉商,敬祈即日命驾入京……”盼天盼地好不容易盼来了救命之“机”,焉能不喜?阎锡山当即在电报批示:“有飞机即去。”并于当晚11:04(原件发文签上误作29日,有电文“寅俭戍印”与“23:04发到”可证)致电南京:“南京李代总统钧鉴:6600密。寅俭辰电敬悉,遵当如命进京,恳赐饬派飞机为祷。阎○○叩寅俭戍印”。据当时人回忆,阎极其和蔼地让秘书长把电报“念给大家听听”。此刻,飞机已在机场等候,偏要作出个向大家征求意见的样子,座中人谁不明白。众人吱唔半小时后,阎即在梁化之的催促下起身,不要人们送行,驱车直奔机场。真真是应了两月前邱仰浚“借机离开”之语。

虽已到巢倾卵覆关头,狡猾的阎锡山仍言称自己“也许三天五天,也许十天八天”就回来,并有意把他的堂妹(五妹子阎慧卿)留在太原安定军心,想尽量拖延太原解放,好为他在南京方面争取最后一点政治资本。4月20日,他在南京接了梁化之的汇报后,指示梁化之和五妹子“于太原城破时实行自杀”,命特务系统在对政治犯和“不稳定分子”实行大屠杀后集体自杀。30余名特务和骨干在徐端等人的胁迫下于24日相互射杀,梁化之和五妹子也在同一日服毒,阎锡山达到了目的。他把三十几名为其卖了命的铁杆吹嘘成坚守太原的“五百完人”,自己则以“守城名将”开始了新一轮的政治招摇。

传说当年,阎锡山听到民谚流传“13个高干,哄的(着)一个老汉”时,唉了一声道:“谁知道是一个老汉哄了13个高干!”这传说不是没谱,实在是“绝像”,活化了阎锡山一生惯使的政治伎俩。“不死太原,等于形骸”则堪称是阎锡山留在太原的“绝笔”,绝妙地留下了他的政治“形骸”。不过,这也确实是他卓具远见的真话,逃离太原后,他为李宗仁当了9个月的行政院长,而后就被老蒋踢下台,默默在台湾一个无路无电的山洞长期隐居,77岁了其一生。

他的“不死太原等于形骸”的预言,不巧竟被自己言中!

责编:贾  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