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朱德家风:平民教育贯穿始终
2019/5/22 16:08:32  点击量:   来源:孟 红 史志山西


朱德以信念坚定、忠诚坚毅、无私无畏等品质著称于世,被毛泽东赞誉“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他一生为党和人民建立奇勋,德高望重,身居高位,却从不居功自傲,十分重视家风建设,努力树立和营造良好的家风。在教育子女时特别强调要树立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和目标,坚决不能搞特权。他常说:“躺在老一辈的功劳簿上,就会变成资产阶级的少爷。”贯穿始终的平民教育——不搞特殊、一心为公、清正廉洁、勤俭朴素以及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堪称朱德家教观的精神实质。

教育子女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

朱德自己是一位活到老、学到老、干到老的楷模。他身先士卒,率先垂范,身体力行,自己首先做到了始终如一。

20世纪50年代,朱和平和爷爷、奶奶在香山

朱德经历了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几个历史时期,始终站在时代前列。他经常用“革命到老,学习到老,改造到老”鞭策自己,用中国的一句古话“活到老,学到老,还有三分学不了”勉励周围的同志。他强调“不学习就会落后,就不能跟社会一道前进”。延安时期,为了鼓励干部学习,党中央曾规定以马克思的生日5月5日为“干部学习节”,他被评为第一届学习节的“模范学生”。20世纪60年代中期,朱德已经80岁高龄,还坚持研读党中央规定学习的32本马列著作。他既重视书本知识的学习,更重视在实践中向群众学习。他说过,“马列主义最重要的一条精髓就是联系群众,向群众学习”,“学习马列主义,第一便要求能正确地认识客观现实、认识世界”,“第二个要求,便是理论与实践的一致,把理论运用在实践中来改造实际,从改造实际中更加丰富了发展了理论的内容”。

对此,习近平2016年11月29日在纪念朱德同志诞辰130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曾对朱德的这一优秀品德给予详细明确的评价:我们纪念朱德同志,就是要学习他一生学习、一生向前的奋斗精神。

活到老、学到老的朱德

朱德不仅对自己是这样终生严格要求,而且还总是教育子女也要认真学习马列和毛泽东著作。

早在1951年,朱德的女儿还在苏联上学,每次回国度假,他总要问她是否学习了毛泽东著作。由于女儿中文程度差,阅读有些困难。他就抽出时间,坐在女儿身边扳着她的手,一字一句给她读毛泽东著作,一边读一边讲解文章的主要内容和难懂的词句。

后来,朱德的子女陆续参加了工作,开始独立生活。他抽空适时指导孩子们说:“你们都独立了,生活也很不错,今后在生活上不需要帮助你们了,但是马列著作,我还是要给你们买,帮助你们学习的。”每当假日,孩子们来看望他,他必让孩子们汇报学习情况。

朱德不仅关心子女的学习,而且教育他们身体力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他不止一次告诫:“不管干什么,都要安心自己的工作,干哪一行,就得把哪一行干好。”

1953年朱德全家福

1953年,朱敏头次生产后两个月的产假刚满,朱德就催她去上班:“你安心去上班,孩子放在我这里,我替你安排好,不要惦记。”并且一再嘱咐:“你上班后要住在学校宿舍里,不要老回家,要好好工作,和群众打成一片。”在朱德的教育下,女儿安心工作,每逢节假日才回家看望父母和孩子。

这样,朱敏的长子刘建在朱德身边生活时间最长。刘建后来回忆说:“我从小是在爷爷身边长大的。母亲从莫斯科列宁师范学院毕业回国后,被分配到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任教。为让母亲专心工作,爷爷决定把我留在身边抚养,又让母亲搬出中南海的家,到北师大的集体宿舍住,父母亲有好几年住在各自单位的宿舍里,这样,我便开始了与母亲分离的日子。她搬出去住主要是工作单位与家相距较远。爷爷嘱咐她要做一名人民教师。经常回家,就不能全身心地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好好工作,搬出来是让母亲专心工作,并且要求妈妈周日才能回家看孩子,平时不准回去。这是一条‘硬规定’。”刘建还说,“在战争年代,形势险恶,戎马倥偬,爷爷和亲生女儿饱经长期分离之苦,在那时,爷爷把对女儿的私爱化作对祖国人民的挚爱。因此,爷爷把我和弟弟留在身边,我想大概是想弥补对母亲关心抚养不够的情感。”至今,刘建还一直称呼朱德“爷爷”。过去曾有人让小刘建叫朱德“姥爷”,朱德说:“我不是‘老爷’,地主老财才叫‘老爷’。”

朱德给朱敏的信

朱德一向以庄重坚决的口气谆谆教育子孙们:“一切听从党指挥!”建国以后,朱德儿媳赵力平的工作多次变动,由于受到朱德的不断鼓励和教诲,她都能愉快地服从组织安排。1955年,组织上决定把赵力平从银行系统调到市委财贸部去工作。赵力平刚开始也担心干不好工作,但最后还是服从了组织的决定。节日期间她回北京见父亲时,顺便提到了调动的事,朱德听后非常满意,并热情地鼓励儿媳说:“战争年代不论是干部还是战士,只要一个命令拔腿就走。现在是和平环境,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今后调动工作也是经常会有的,共产党员做什么工作都要由党来决定。到一个新的单位就要从头学起嘛,时间长了就会做好了。”

朱德晚年体弱身衰之时,除了坚持日常工作外,仍然常常书写诗词、静听家人或身边工作人员朗读报刊,进行学习。直到临终前,他还告诫子孙们:“人活着是为什么?活着就是要工作,要革命!”

你们要接班,不要“接官

长期以来,朱德在如何教育子女、如何培养接班人的问题上逐渐形成了自己鲜明的家教观:要接班,而不是要接“官”。接班,是接革命的班,接为人民服务的班。如若忘掉了人民,心里想的是当官,就会脱离群众,早晚有一天要被人民打倒。要接好班就必须掌握为人民服务的本领,实实在在地干工作。

1958年4月,朱德在安徽省合肥市郊和农民一起车水

朱德审时度势地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急需各方面的建设人才,为此他鼓励儿孙们要努力掌握一门专业技术,成为有用的专门人才。直到临终前,他还谆谆嘱咐女儿一家“要做无产阶级”。

1969年,刘建初中毕业以后,想与同学们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务农。当刘建去征求爷爷的意见时,朱德高兴得笑了。他以身作则积极响应当时毛泽东提出的“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号召,非常支持孙子到农村插队的选择,他说:“中国是个农业大国,7亿人口中,6亿是农民,不了解农村,不了解农民,就不懂得革命。”临行前有的同学有点纳闷地问刘建:“你爷爷是三军总司令,为什么不去当兵,哪个部队能不要你?”

结果,年仅16岁的刘建被分配到黑龙江双鸭山农场去养猪,由于力气不够,挑不动泔水,常常一不小心就重心失衡,把猪食洒了一身,搞得很尴尬很狼狈。加之喂猪条件比较艰苦,特别是冬天很冷,早晨很早就要起来给猪喂食,打扫猪舍。艰苦的生活条件和远离北京及亲人,使刘建产生了动摇,一生气便给家里写回一封信,委屈地诉了几句苦,要求调回北京。

朱德知道后,并未因孙子“受苦”心疼,而是马上回信严肃教育:“遇到一点小小的挫折,就想打退堂鼓,正说明你非常需要艰苦生活的磨炼,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培养起对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干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养猪也是为人民服务,怕脏、怕苦不愿养猪,说明没有树立起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为人民服务就要不怕吃苦。想调回来是逃兵思想。养猪是一项很重要的工作,劳动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要很好地在农村锻炼。”并且指出:“下乡插队的,要虚心接收农民的再教育,做一个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进工厂的,要在厂里吃住,多和工人接触,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毛主席教导的,是关系到和考验青年人能否接好班的大问题,应该很好地在农村锻炼,虚心向群众学习,才能有丰富的知识,宽阔的胸怀,坚强的革命意志,才能真正成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

在朱德教育下,刘建克服了怕脏怕苦怕累的思想,努力工作,积极劳动,经常走访普通农民家庭,培养与劳动人民的思想感情,在政治上和工作上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1961年朱德在中南海书房教育孙子们(左起朱和平、朱援朝、朱德)

第二个外孙分配到工厂工作后,朱德十分欣慰地说:“当工人好啊,就是要当工人农民。不要想当‘官’,要当个好工人。”

最小的外孙刘武入伍时爷爷已去世。可喜可贵的是,他真是人如其名,实现了爷爷对他寄予的厚望及他自己的理想。他从普通士兵做起,常深入到边境、海防、深山、哨卡,长期在艰苦环境中工作。有时道路不通,他同战友们就靠人拉肩扛把设备送到工作站,有时连续几个月在潮湿、阴冷的坑道里工作,连喝水都很困难……他在基层部队一干就是33年,所在单位被总参谋部赞誉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模范集体。2006年11月16日,中央军委和解放军四总部在京举行授奖大会,刘武被授予“全军优秀基层指挥官”光荣称号。他说:“2006年12月1日是爷爷的120周年诞辰,这枚军功章让爷爷看到对我的谆谆教诲没有白费。”2009年9月,刘武又当选为总参谋部英雄模范代表大会代表。

深入基层,贴近群众

党长期的革命和建设实践证明:党的领导干部如果不接触实际,就容易犯主观主义错误;多接触人民,才能了解他们的疾苦,才能对他们有真挚的感情。

朱德正是党内军内这样认真实践的楷模。他一辈子都表现出心系人民、艰苦朴素的公仆情怀。他当年写诗赞扬党领导的解放区“只见公仆不见官”,他自己就是人民公仆的典范。全国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在给亲人的家书中说:“我虽老已52岁,身体尚健,为国为民族求生存,决心抛弃一切,一心杀敌。”“那些望升官发财之人决不宜来我处,如欲爱国牺牲一切能吃劳苦之人无妨多来。”远在四川老家的母亲80多岁,生活非常困苦,他不得不向自己的老同学写信求援:“我数十年无一钱,即将来亦如是。我以好友关系,向你募两百元中币。”战功赫赫的八路军总司令清贫如此、清廉如此,让人肃然起敬!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朱德把人民安危冷暖放在心中,生活上克勤克俭、清正廉洁,保持朴素本色。他强调:“我们一切力量都出于群众身上,一切办法也都由群众创造出来。”

1962年3月朱德(左二)、陈奇涵等到基层调研

在党中央作出中央委员一年应有三分之一时间在基层的规定后,朱德尽管已是七八十岁高龄,可是他仍带头执行这一规定,每年抽出许多时间到全国各地调查研究,视察工作。条件允许时,他还会带着孩子们去外地视察,看看工厂、农村,看看工人怎样做工,农民怎样种地。出行期间,要求他们每天写日记,把所学所看都记录下来,回来后还要组织学习讨论,汇报考察心得。

朱德主张年轻人不应总待在大机关里,“一个人浮在上面时间久了只会做官做老爷”,不了解下面的情况,对工作没有好处,应该放到基层去锻炼。

1963年朱德深入基层视察

朱德教育儿子当工人之事,颇给人启迪。他唯一的儿子朱琦是抗战干部,在前线作战中因右腿中弹负伤致残,曾任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第七分校队列科科长。中国革命胜利前夕,朱德在百忙中见到了朱琦两口子,十分高兴。谈话中,朱德问:“土改工作结束后,你们有什么打算?”朱琦表示想去铁路工作。朱德口气坚决地郑重建议说:“你到铁路不能当官,要从工人学起。”

朱德并不因为是自己的儿子而把朱琦留在身边,安排到一个舒适的工作岗位。相反,他教育朱琦要服从党组织的需要,勉励他到基层与广大群众一起工作和生活,从头学起,踏踏实实地干下去,掌握一门技术,学会管理工作的经验。

朱德与儿子朱琦、儿媳赵力平

随即,原先在部队领导岗位上是团级干部的朱琦,转业到石家庄铁路局铁路机务段当了一名普通工人。先当铁路练习生学技术,然后当火车司炉,3年后又当火车副司机、司机……都是深入到铁道部门最基层岗位上学起。后来朱琦调到天津铁路局,虽然担负一定的领导工作,但是仍经常驾驶机车。有一天,他回家说:“我见到爹爹了。”朱琦的妻子问:“在哪里?”朱琦高兴地说:“在我开的火车上。”

1965年,朱德致信朱琦,勉励他要经常下去“蹲点”,“向群众看齐,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入到群众中去,就真正会了解社会主义如何建设,如何完成,就会想出很多办法,同群众一起创造出许多新的办法,推向前进”。

自左至右:朱德、朱敏、康克清

朱德在走二万五千里长征时,与西藏的格达活佛结识。格达活佛1902年出生在甘孜白利乡一个贫苦农民家。1936年3月初,朱德率领红军到达甘孜时,曾亲自去白利寺看望格达活佛,两人一见如故。7月初,红军北上去甘肃,临走时,朱德与格达话别,在红缎上为他写下:“红军朋友,藏人领袖”的题词。14年后,中央欢迎西藏派代表商谈和平解放西藏。正当格达活佛为此奔走于拉萨与昌都之时,不幸遭反动分子暗害身亡。60年后,格达活佛转世活佛六世格达•扎西绒布活佛与朱德外孙刘敏再续前缘。刘敏说:“我是怀着感恩的心去的。在甘孜,爷爷和五世格达活佛曾9次促膝交谈,结下深挚情谊。爷爷北上临别之时,还特地赠送格达活佛一顶象征解放和希望的红军帽。我们要世代延续这份情谊。”刘敏送给六世格达•扎西绒布活佛的礼物与爷爷朱德一样:一顶特别订制的红军帽,以及父亲刘铮的书法作品“红军朋友  藏人领袖”。

艰苦奋斗,勤俭持家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青年一代中曾冒出这样不良的思想观念、认识苗头:“你们是生活在旧时代,应该受苦;我们生活在新社会,应该享福。”针对这种观点,朱德指出:“这是一种最危险的现象”,“对于一些尚未成年的少年儿童,应该加强勤俭教育,特别是对于一些家庭生活比较富裕的少年儿童,这方面的教育更为迫切需要。”

1963年12月26日,朱德给朱敏题词:“勤俭建国,勤俭持家,勤俭办一切事业,做一个又红又专的接班人。”三个“勤俭”体现了朱德自己的生活态度和对儿女们的要求。

1950年朱德与女儿朱敏等家人在一起

朱德主张勤俭持家应当从勤劳生产、厉行节约、有计划地安排家务开支等三方面来努力。他以身作则,在孙辈们很小的时候,就带领他们一起耕耘劳作,把镢头、铁锹、锄头等工具发到每个人的手上,手把手地教他们垦土、种菜。通过这种方式,教育孩子们学会自食其力,体验劳动的成就和乐趣,并逐渐培养出他们对土地的热爱、对劳动人民的感情。

朱德严格控制家庭日常开销,从不允许孩子们乱花钱。孙子们添置必要的衣服和用具,都要征得爷爷奶奶的同意,并一一记账,制定一个开支表,每月伙食费、水电费、书报费、衣物费、杂支,项目非常细致清楚,朱德还要亲自检查这些开支。

朱德生前使用的茶几

朱德坐的旧沙发较矮,他年纪大了,坐下去再站起来就很吃力,便请工作人员用4根木头把沙发腿接了一截,坚持不让买新的。他用的澡盆较高些,组织上考虑他年老体弱上下不方便,就多次提出要修理,可是都被他拒绝了,他说:“国家用钱的地方很多,我这已经是很好的了,再修又要浪费国家的钱。”直到1976年6月,机关趁他住院的机会派人修理了澡盆。但未曾想他这一病不起,再也没能回来用上一次。

朱德常说:“粗茶淡饭,吃饱就行了;衣服干干净净,穿暖就行了。不然就不能到工农中去了。”“干部子女往往自以为比别人优越,这是十分要不得的。”朱德平时吃的饭菜十分简单,副食以素菜为主,有时只吃自己做的泡菜。他的厨师邓林曾经回忆说:“说起来可能有些人不相信,多年来我给老总做的每顿饭都是一小碗米饭,三小盘菜,一个汤。三小盘菜中,一盘是带点鱼和肉的荤菜,其余两盘都是普通的素菜,汤是普通的鸡蛋汤或青菜汤,吃饭更简单一些,天天如此,从来没有超过这个标准。”“平时在家里吃特灶的只是老总,康大姐都是在普通食堂吃饭,逢星期天或节假日,孩子们回来,人多了,饭也都是我来做,每顿饭吃的也都是普通的家常便饭。老总最反对的就是铺张浪费,摆谱显阔气。”

朱德和康克清

朱德晚年长期患有糖尿病。刘建回忆说:爷爷因为糖尿病要少食多餐。冬天我们经常和厨师把馒头切成片放在暖气上焙干。爷爷饿了的时候就拿点干馒头片吃。有的时候爷爷跟我们讲话,教我们学东西,饿了就会边吃边谈。爷爷喜欢吃四川泡菜和回锅肉,但后来医生对他的饮食控制得很严格,每顿基本上都是保健菜,过瘾的菜都不让他吃,他这简单的要求也就被“剥夺”了。有一次廖承志来看爷爷,到饭点了,奶奶留他吃饭,问他喜欢吃什么,廖公一听,借机提出一个在家不能提的要求:“我想吃肉。”其实,廖公和爷爷一样,都被医生管着,在家里又被夫人监督着,和猪肉无缘。爷爷这时投了廖公一票,“廖公就这个小小的要求,克清你就满足他吧!”奶奶叫厨房炒了一盘回锅肉,又怕爷爷也加入这个开戒的行列,便指着刘建对大家说,“正好,我们家也有一个吃肉的。”这以后,“吃肉的”成了对刘建的代指,“吃肉的回来了”,每次他回家保准会得到这个热烈的欢迎词。吃饭时爷爷边吃自己的边看着回锅肉,却一点也不能吃。这时奶奶就得打岔,引开爷爷的注意力。刘建在饭桌上看到爷爷实在想吃,就偷偷夹一块放到爷爷的嘴里面。1976年7月,朱德临终时还对康克清调侃说:“我这辈子没有什么遗憾的,就是没吃饱过。”

朱德遗物中有条补了又补的衬裤,上面有17处补丁、无数个小孔。还有一张白麻纱贴花床罩,一边已朽烂、罩面上有6处补丁,这张床罩陪伴他度过晚年生活。后来,康克清又一直用到1992年去世。这张床罩总是破了又缝,缝了又补。这些补丁还是朱德儿媳缝补的。由此可见,他们传承的不仅仅是一件件物品,更是良好的家风。

总之,朱德终生恪守“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的良训,并教育子孙也遵守践行,是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两袖清风的楷模!

[来源:《党史文汇》2018年第5期,作者系中共山西省委党史研究院(省地方志研究院)党史研究七室主任]

责编:笑  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