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擅于创业、壮志未酬”的祖父化邦爷
2019/5/23 10:01:10  点击量:   来源:王立纲 史志山西

祖父化邦爷,名化邦,字仁风,又名巽甫,太原小店人。生于清光绪七年(1881),岁次辛巳腊月二十三日。因当年已经立春,按习俗应属相为马,而不属蛇。

时逢晚清,列强入侵,国家危亡乱世之秋,民不聊生,家境产业已凋零。当时众弟兄没有分家,共伙一起生活。凭借上祖孕麟爷(为清乾隆年间贡生)遗留院落一处,土地二十余亩,依靠农耕收入,出租典当,小本经营,艰难度日。

家中多人体弱多病,求医吃药常年不断;妇女生子无处觅乳;不少孩童年少早亡……听祖父讲,他的一个伯父常感叹:“出了门看见南房发愁,回来看见富桃发愁!”。南房快塌了,富桃是祖父的姐姐,因年纪不小了尚未出嫁。可见光景之艰难。

祖父幼年上学时间短,少年时期便离家到外面学做生意。一生主要在粮食行业工作。主要的单位有太原世和玉粮店、晋裕粮店、晋丰面粉公司。


太原世和玉粮店是与其表弟刘小全合股经营的粮店,地址在太原市西米市。经祖父等多年的经营拼搏,逐步发展起来。到民国初年,已成为太原市较有名气的粮店之一。在《山西粮食史话》(山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中也可见到它的名字。同时祖父也在同行业中有了一定的名气及威望,不少的同行商贾请他解决业务上的诸多问题。他不仅通晓本行业的行情业务,而且展现出出色的管理才能。他本人勤奋好学,喜读四书五经,直到晚年每晩仍然朗朗读书声不断。他苦练书法,请当时名人常赞春批阅指导,为许多商号题写过牌匾、对联、中堂等。

祖父为人公正、刚直。记得他曾自题“阿谀谗言吾不会,清勤直率我家风”的条幅贴在自己屋内以自勉。他深受同行信任,在1922年左右,被太原粮油业界选为“太原粟米业公会”的代表。后选为“太原商会”的代表、理事。

晋裕粮店是阎锡山办的官办粮店,地址在太原水西门街。为当时山西省最大的粮店。由于祖父在行业内的业绩显著,在1925年左右,被聘入该粮店,担任主要负责人、大掌柜。

晋丰面粉公司是太原面粉一厂的前身,为山西省最早的现代化的面粉工业企业。最早1920年为山东民族资本家同当时的山东督军田中玉合资兴办。地址在太原南门外东岗村。1923年建成投产,设备由美国引进。后因经营管理不善,于1927被拍卖,由山西省银行集股经营。数月后被阎锡山任董事长的山西营业公社收买,改组为官督商办之合资公司。改称晋丰面粉公司公记。增加资本40万银元,并增购制粉机5部及若干辅助设备。省营业公社委派阎锡山的老乡五台人李振纪(字刚甫)为大掌柜,祖父化邦爷受聘任二掌柜,实际主要靠化邦爷管理经营。1929年至抗日战争爆发前,该公司日益兴隆。日产面粉达到3400袋,每袋44.16斤,分一等、二等、三等及等外四种。分别用绿、红、兰颜色双象牌及白袋标识,在官方注册。产品除在本省市销售外,还远销外省。在北平也颇受欢迎,当地人称“二牛牌”。


如今的太原面粉一厂

公司员工对祖父非常尊重。祖父晚年赋闲在家,每年的春节,公司员工都会集体来给祖父拜年。日伪时期,一位江苏籍技师叫徐云生的,因受不了日本人的气,曾来向祖父诉苦,之后便决定辞职回家。1949年祖父去世时,因太原临近解放,老家回不去了,在公司人员的安排下,把祖父埋到了公司周边东岗村老乡的田地里。

当时祖父因有较高的威望而受到了李刚甫的猜忌。据说他经常晚上在祖父窗户外偷听祖父同公司员工的谈话。大约在1936年一天,李刚甫告知祖父董事长(阎锡山)找其谈话。祖父去了之后,阎讲:“我在晋南设立第二面粉厂,为着42县的人民。我听刚甫说你不愿跟公家接洽?”祖父立即答道:“伺候董事多年,董事不嫌,欢喜不尽,哪还敢说此话!”阎说:“你去吧,有我呢!”第二天,祖父便到运城上任筹建运城第二面粉厂。不久,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太原、运城相继沦陷,公司人员纷纷逃亡,工作被迫中断。有人劝祖父逃亡,祖父讲:“我老了,家中人等尚在太原。”于是告老还乡。

从此,祖父便再没复出,一直休息在家。有人曾劝他出来做事,他坚决不同日本人打交道,不做“汉奸”,并自改名“巽甫”。中间曾有一小段时间自己投资开了一个叫协义诚的小粮店,维持生计。由于日伪的掠夺政策,他便主动关门息业。当时也有朋友劝其继续经营下去,但这些朋友不久均遭到了日本人的残酷迫害。

祖父晚年,虽然休息在家,但仍终日读书习字,还对亲朋好友倾尽所能予以帮助。为不少商铺、家庭解决困难、调解纠纷;助其家人、子女就业、就学、学做生意等。记得我舅母草塞村娘家哥哥的四弟周某,因系八路军被阎锡山的晋绥军抓住关进监狱两次,其家人来向祖父求助。祖父均不遗余力地托人找关系,找“铺保”保释出狱。太原解放后不久,周某还专程来太原登门致谢,但这时祖父早已去世。

祖父从小便立志奋斗,以振兴家业为己任。在他所写的《略表家缘书》中记述:“家自民国6年(1917)至12年光景,令我有说不完之苦楚。我化邦,一因家典外之土地房子极多,尚未办回;二因我之‘世和玉’正在困难之处,心神难以兼顾,忍心不言,独办柜事。幸我‘世和玉’一旦发达。我自老人去世后,将典出房地全数赎回,与外交涉是我一人。痛我老人们均己辞世不知其情,我聪明堂兄化兴已早之绝嗣。我受苦楚谁知也……”文中还叙述了苦苦维护兄弟之情,艰难支撑这个大家庭,勇于担当,无私奉献之种种细节。体现了化邦爷之无私高尚的品德。

化邦爷凭借自己的努力、勤俭,刻苦经营,在弟兄们分家前,还清了多年来家中所欠的外债,赎回了对外典当的土地、房屋等。分家后,自己又置得土地三十余亩,在小店镇西马道盖起了新院一处,约有房屋三十间;在太原市内购得院落一处,有正偏两院。虽然与弟兄化南爷已分家,但仍与其一家共同生活,并委托他来经管、耕种。

1937年日军入侵太原,家中深受灾难。全家逃难,财产损失尽矣!稍安后祖父带着部分家人用一个独轮人力小推车连带行李推着,来到太原,暂住在世和玉粮店的后小院内。后来搬回到馒头巷一号的偏院内。生活主要靠祖父的积蓄和出租房屋的租金。虽然父亲亦已辍学就业,先后在盐业银号、中东商行、康福银号、铁路银行等多处学徒就职,祖父从小便对他寄于厚望,但不尽如人意。

1945年日本投降,祖父曾欢欣鼓舞,幻想可以恢复往日的风光。但阎锡山急于准备内战,在山西推行“兵农合一”“平民经济”,人民生活更加困苦。市内的房子先后被无偿占用,租金来源断绝。老家土地虽然过去一直就由兄弟化南爷和李家庄的亲戚代为耕种,从来没收过一粒“地租”,还保留着“所有权”,但也被“兵农合一”得没有了。记得祖父曾跟我讲:“兵农合一真正好,家家地里长下草。你们已是靠天天高,靠地地厚,靠祖产祖产没有了。以后只能靠自己了。”自我等迁来太原后不久,化南爷一家也从小店老家的新院搬出到了原来的老院内。解放后一个叫郝风山的人向化南爷要了大门钥匙,小店老家的新院也就变成了村小学校;后来又成了村委会……到了21世纪被拆了。

1949年3月3日,祖父化邦爷去世,享年69岁。化邦爷的一生,是精明、艰苦、奋斗的一生。曾有过一时的辉煌,希望以己之力光宗耀祖,给社会、家庭、后辈儿孙留下一些财富。可惜无力回天!当时的中国社会,天时、地利、人和,哪一点都不顺啊!但是他的精神、品德永远值得我们学习。

他是当时的时代英才,也是我们家族的骄傲,永远值得我们尊敬、怀念!


责编:笑  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