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地方特产>>正文
精美传承 大同铜器
2019/7/7 20:25:28  点击量:   来源:徐雅丽 史志山西

大同铜器历史悠久,工艺精湛,造型美观,久负盛名。历史上有“五台山上拜佛,大同城内买铜”之说。大同铜器不仅在国内各地受欢迎,而且还畅销于日本、马来西亚、德国以及港澳地区。1973年周恩来总理陪同法国总统蓬皮杜来同访问时,将大同工匠精心打造的雕有"九龙奋月"图案的铜火锅,作为国礼赠送给蓬皮杜总统。大同铜器的辉煌可见一斑。2014年7月,大同铜器制作技艺被列入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1973年,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作为新中国成立后西方国家元首访华第一人,在周恩来总理的陪同下访问大同。

公元386年,北方少数民族鲜卑族建立了北魏政权,开国皇帝拓跋珪破燕后,自称皇帝(398),建都平城,“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从此这座都城开始了近一个世纪的漫长发展。大同其实不产铜,在北魏王朝到来之前,这里只有少量的人制作和使用铜器。铜器却是皇家的必需品,从用于战争的铜剑、铜戈到祭祀用的铜像、铜鼎、铜乐器再到生活用品的铜镜、铜餐具……贯穿了宫廷生活的方方面面。没有铜,就拿皮毛等物资去交换;没有工匠,就从外地征调,大同与铜器自此有了更深的渊源。为了发展手工业,北魏王朝还要求工匠们“终身为朝廷效力,不准改行”。于是,子承父业,以铜匠为首的工匠队伍越来越大,技艺也越来越精。唐宋以来,大同的铜器已畅销全国。

明清时期,大同的铸铜、制铜等工艺品已相当繁盛,当时钟楼附近的铜器院巷街制铜作坊已达数十处,均系子承父业,世代相传,故称"铜匠街"。正如《民国大同志稿》所述:"大同虽非铜区,而铜制品向颇著称,物美价廉,多运往外蒙古地方。其大宗售品有铜锅、铜壶等物,尤以火锅为最。自平绥路通车,中外游人旅客咸乐购置之,用作馈赠,其销路愈畅,本品愈多,故手工业中,铜工最为独步。"

大同铜器繁多,有雕錾着诗句书画的铜墨盒、蛟龙缠身的酒具、古色古香的宫廷餐具、刻花印景的烟炊茶筒,以及各种造型奇特、雕刻精美的工艺品和美观大方、经久耐用的民用器皿,真是数不胜数。其中,蜚声中外的大同铜火锅全用上乘黄铜制成,上锅下灶,中间通风。火锅内裹涂锡,既防锈消毒,又可保持食物原来的味道。

铜火锅是一种将取火与用锅功能巧妙结合,能搬到饭桌上的食具。它的产生与大同的自然环境有关。大同地处雁北塞外,气候寒冷,火锅既可作食具又可取暖,加之古时该地区为游牧民族的放牧地,部落不断迁徙,铜器方便耐用,久而久之,铜火锅便成为家家户户必备之物,并且逐渐成为当地著名的工艺品。铜火锅始于明朝初期,原本是民间百姓为抵御寒冷而发明的食具,其后流入京城,并被宫中选定为御用品。还有一种说法是:相传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第十三子朱桂喜欢宴饮,却因寒冬长宴上的凉酒冷菜而烦恼不已。一名聪明的臣子召集工匠,研制出将鼎下的炽炭和鼎内的高汤结合在一起的食具——铜火锅。这位臣子由于奉献火锅有功,当场被加官三级。所以,至今当地人还把铜火锅称作“速升锅”。 

 大同铜火锅设计结构合理,它由底盘、锅身、火座、铜盖、火筒和小盖等六部分组成。其生产工序为成型、铸造、焊接、镀锡里、錾花、抛光、组装等七道工序。在底盘、锅身、锅盖和小盖上,分别刻有"龙凤呈祥""喜鹊登梅""八仙过海""花鸟山水"等图案。由于造型美观、工艺精巧、品种繁多、经久耐用,具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所以深受顾客的喜爱。而且用来制作大同铜火锅的黄铜,是铜和锌的合金,现代医学认为,铜和锌是人体所必需的微量元素。因此,大同铜火锅不仅富丽堂皇、高雅古朴,而且对人体健康颇具延年益寿之功效。

从北魏到明清,一千多年里,大同铜器始终长盛不衰,历朝历代皇宫里用的铜餐具多来自大同铜匠之手。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不锈钢等现代材料的广泛运用,铜制品的市场被严重挤压,加之原材料价格猛涨和工艺传承的断链,生产和使用铜制品的人越来越少,这是大同铜器最没落的时候。即便在这个时候,大同铜火锅仍有少量需求。

天艺昌是一间铜匠铺。一个炉子、五六个人,一锤一锤重拾着大同铜器往日的辉煌。十多年里,队伍逐渐扩大到二十多人,恢复和开发了200多种产品,包括宫廷御锅、工艺火锅、民族用品、佛像佛具、礼品纪念品、文房四宝、装饰和日用品等八大系列产品,300多个花色。在这些产品中,最有名最受欢迎的还是铜火锅。究其原因,还是因为它的使用性最强。大同的羊肉是出了名的香,涮锅是最佳选择。铜本身导热性能极好,又有抑菌的作用,用来做火锅再合适不过。

为了适应现代生活的需求,除了传统的木炭火锅,他们还新增了酒精火锅、燃气火锅和电磁火锅。又按大小分为“全家福”(大号、多人用餐)、“夫妻宴”、“哥俩好”、“姐妹欢”(中号,两人用餐)和“独自乐”(小号,一人用餐),喜庆的名字背后,是它所承载的一段段幸福时光。

未来的大同铜器,不管是坚守传统,还是走创新的路,只要它仍旧为了人们的幸福生活而存在,这个世界就一定有它的立足之地。

责编:王 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