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怀念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
2019/7/28 8:26:18  点击量:   来源:张俊平 史志山西

6月25日午夜零点三十七分,左权将军之女左太北在中日友好医院安详地走了,噩耗传来,左权人民沉痛悼念。左太北女士既是将军的女儿,也是太行山的女儿。笔者作为左权县的一名党史方志工作者,谨以以下文字表达怀念。

左权

左太北出生在太行山上

左太北出生在太行山上,是太行山的女儿。1939年4月,两个相差12岁的志同道合的青年革命者结合在一起。一个被毛泽东称为是“两杆子”(枪杆子、笔杆子)都硬的八路军总部副参谋长左权,一个是美丽漂亮且对党的事业充满着火一样激情的进步女青年刘志兰。1940年5月27日,在武乡县土和村的八路军和平医院,他们的爱情结晶降生了,襁褓布用的是朱德总司令送的一块红色寿幛改做的(朱德54岁寿诞时总部机关集体赠送总司令的礼物),因出生于太行山北段地区,在彭德怀副总司令的建议下,取名左太北。左太北的出生,给军务繁重的左权带来了无尽的快乐,根据地条件艰苦,左太北饿得白天黑夜哇哇大哭,但左权没有因此感到一丝一毫的不耐烦。

1940年8月,震惊中外的百团大战拉开帷幕,太行根据地斗争形势严峻复杂。在左权的安排下,8月30日,出生仅3个月的左太北离开父亲,睡在父亲为她精心制作的小木箱里,随母亲踏上了回延安的路途。临行前,留下了这一生她和父亲唯一的合影。太行山上,睡在挑夫担子一头小木箱的左太北,和父亲渐行渐远,不想,竟成永别。

左权将军殉国麻田附近十字岭

1942年,一个被烈士鲜血染红的年份,成了根据地人民心中永远的痛。5月,日军对太行根据地发动“铁壁合围”大扫荡。25日,八路军总部、中共中央北方局等首脑机关被日军包围在麻田附近的十字岭一线,左权将军在指挥突围战斗中,不幸被日军炮弹击中,壮烈牺牲,年仅37岁,是八路军在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将领。朱德为此写下了著名的七言绝句:


名将以身殉国家,

愿拼热血卫吾华。

太行浩气传千古,

留得清漳吐血花。


为纪念左权将军,1942年9月,经晋冀鲁豫边区政府批准,辽县易名左权县。

左太北心目中父亲的形象

1940年8月30日,左太北和父亲分别后,直到10月26日,才平安抵达延安。1942年5月,左权殉国,左太北2岁,对于父亲,她感到的是陌生,在后来的读书生涯、参加工作、结婚生子岁月里,对父亲一直没有太多的感性认识。直到1982年,42岁的左太北收到母亲寄来的11封家书(刘志兰回延安后,左权写给刘志兰的信),才真正读懂父亲,读懂父爱。退休后,左太北多次回到太行山,寻访父亲战斗足迹,把大部分精力用在整理研究与父亲有关的资料上。一个伟大的、有血有肉的父亲形象在她心目中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父亲不仅是一个不畏牺牲的民族英雄,他对自己的岗位、对革命队伍充满无限忠诚,他还是一个慈祥体贴的父亲,每一封家书都包含对女儿的思念疼爱之情。“父亲一生都在冲锋,在抗日这条崎岖的道路上,他是个奋勇向前、不畏牺牲的冲锋者。为抗日、为救国,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在他口中,我是小鬼、小家伙、小宝贝、小天使、小东西。夏天,他给我带来热天穿的小衣服;冬天,他记挂着不让我冻坏了手脚。”左太北对父亲的回忆,也让世人对左权将军的家国情怀更多了份了解。

左太北在十字岭

左太北多次回太行山追寻父亲战斗的足迹,心系老区的发展。20世纪80年代,左太北携一双儿女首次登上十字岭,身临其境地感受父亲战斗倒下的土地。1992年5月25日,左太北在十字岭左权将军纪念亭前种下了松柏树,此时,她仿佛感到父亲已和太行群山融为一体,化成一座拱卫祖国山河的钢铁屏障。2001年4月,左太北和山西电视台在十字岭感受父亲当年战斗情景。2012年9月,左权将军殉国暨辽县易名左权县70周年之际,在麻田十字岭上隆重举行英雄纪念碑落成典礼、左权将军铜像赠送仪式和缅怀革命先烈活动,左太北为左权将军铜像揭幕,表达对父亲和在十字岭突围战役中牺牲的革命英雄的深切缅怀。随着年龄增长,左太北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但她还牵挂着左权老区的发展。2017年左权县举办纪念太行抗日根据地创建80周年之际,左太北向左权县发来贺信,她说:“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八路军挺进山西创建太行抗日根据地80周年之际,欣闻左权县举办系列活动,心情十分激动,这是多年来左权县少有的盛会,我很想亲自回到父亲战斗和牺牲的地方,与大家一起缅怀先烈、不忘初心,但是我身体不适,不能前往,深感遗憾。借此机会,我谨祝愿全县干部群众一定要把红色资源利用好,把红色传统发扬好,把红色基因传承好,弘扬太行精神,实现全面小康。”

责编:晓 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