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人传记>>正文
明朝首辅 ,一代帝师——王家屏
2019/7/28 18:50:52  点击量:   来源:侯志林 史志山西

王家屏 (1535-1603字忠伯,号对南,明大同府应州山阴县人,曾以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入预机务,以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致仕归里。所以,在雁北民间以“王阁老”“王阁爷”相称。

王家屏生于一个家道衰落、且耕且读的农民知识分子家庭。明朝时期的山阴,全县人口不过6000多,贫瘠的不仅仅是土地。王家屏出生于苦寒的边陲,启蒙于自己的生母,却以全国第五名的成绩中进士、入翰林,成为帝师,官至首辅。首辅无宰相之名,行宰相之实,王家屏是晋北地区明朝后出现的唯一一位实质意义的宰相,一代大儒,是山阴人的骄傲。

王家屏画像

他天赋聪颖,才思敏捷,智力过人,4岁时,母亲韩妙善开始教他识字诵诗。幼年王家屏聪敏好学,过目成诵。相传有一天,小家屏在县衙门口玩耍,县令路过,看见孩子们抱着柱子旋转,随口吟道:“手抱廊柱团团转”,小家屏回应:“脚踏虎梯步步高”,县令此时正走在雕刻着虎牌标记的台阶上,高兴地朝着孩子们走去,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只有小家屏淡定自若,条理清晰地回答了县令的提问,并与县令一起联句。县令感慨地说:此儿乃神童。13岁时为秀才,29岁中举,33岁时考中进士,入翰林,被选为庶吉士。之后,王家屏历任翰林院编修、修撰,于万历三年(1575),40岁的王家屏充任经筵日讲官,成为一代帝师。

王家屏塑像

明代中叶以后,皇帝的朝讲经筵多流于形式,神宗皇帝对于这种典礼更待以儿戏。但是,每当王家屏开讲,“敷奏剀挚,帝尝敛容受”。万历帝钦佩他的博学多才和端庄气质,在众人面前称他为“端士”。王家屏的为人正直,行止端庄,还表现在他对宰臣张居正的态度上。张居正从万历元年到十年,一直担任首辅,神宗非常器重,权倾朝野,谁要想得到高官,必先得居正垂青。就是这样一位显赫人物,王家屏也能秉公相待。张居正生病时,朝内大臣都去看望,有的还到寺院祈祷,奉迎至极,唯独王家屏没有前去。万历十年(1582),张居正去世后,群臣对他一反常态,倒张的浪潮甚嚣尘上,神宗也撤销了他生前的太师头衔,籍没其家产。但是,在这墙倒众人推、迎合上心的倒张浪潮中,而王家屏又能够秉公持法,对张居正给以正确的评价。

万历十二年(1584),王家屏被提升为礼部右侍郎。不久,为吏部左侍郎兼东阁大学士,辅助朝政。王家屏执阁六年,时间虽短,但给当时朝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不贪权武断,“推诚秉公,百司事一无所扰”;他恪尽职守,秉公执法,“每议事秉政持法,不亢不随”;他注意处理同内阁诸臣关系,与同僚们和睦相处。

王家屏辅政之时,皇帝就是出名的昏君明神宗朱翊钧。朱翊钧深居简出,成天沉溺于酒色之中,不理朝政,大臣们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当时,官僚腐败至极,财政危机非常严重,军备弛懈,士气积弱,加之天灾不断,明王朝正经历着由强盛转入衰亡的时刻。在此多事之秋,家屏步入仕途,纵有天大本领,也挽救不了明王朝潜在的危机。况且,朱翊钧又是个恣意妄为、刚愎自用的人。万历十七年(1589)十二月,大理寺评事雒于仁向他上了“四箴”疏,说他“嗜酒、恋色、贪财、尚气”。论理,这“四箴”疏正切中了朱翊钧的毛病,但他容不得大臣们对他说三道四,震怒不已,非治其死罪不可。当此之时,王家屏挺身而出,要代替于仁“伏罪”。他说:“思之于仁庶官也,于皇上之愆违尚能谏之,臣职亲于庶官,任专于辅导乃尚有所不知不谏。夫不知失职也,知之而不谏,失职也。安可独罪于仁哉?”(《复宿山房全集》卷四)在以王家屏为首的几个人营救下,于仁虽然被罢了官,总还是保住了脑袋。

根据明神宗的脾气特点,王家屏总结了一条“委曲以开导之,尽力以扶持之,至诚以感动之。其有不从,然后可以强谏力争”的进谏之路。他针对当时封建统治者置国困民贫于不顾,反而想方设法搜刮民财,以满足其穷奢极欲生活的情况,在给皇帝的奏疏中直言不讳地说:“纵欲败度其源在上他针对神宗皇帝不临朝讲、不做典礼、不发章奏、政事皆废的情况,上了“请御朝讲发章疏疏”,认为“堂陛之交所恃以存礼貌者惟有朝讲,军国之政所恃以集其谋议者惟有章疏”。他针对“武备积弛,士气积衰”的状况,提出了“治之以不治,款之以不款”的方略,主张“置其顺者,剿其逆者,去者不追,来者必拒”的战术。

王家屏作为一个有严重愚忠思想的封建士大夫,一心想重振朝纲,维护其封建统治。但是,他的“犯颜触讳、抗争偾事”,深深触怒了皇帝。为了明哲保身,王家屏以身体有病为理由,要求辞官回乡,万历二十年( 1592)三月得到朱翊钧允许,告老回乡。晚年,他花了大量时间,收录整理自己写过的文稿,起名为《复宿山房文集》,一直留传至今。




王家屏纪念园

责编:姣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