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地理概况>>正文
历史上的应县(下)
2019/8/20 12:53:55  点击量:   来源:杨年生 史志山西


明代应州。洪武二年(1369),徐达攻下大同、开平,洪武三年(1370)二月起,下云州、武州、朔州等地;桑干河流域(包括应县被纳入明廷统治范畴。

明朝承袭了元朝的行省制度,改元朝的中书省为直隶,其他仍为行中书省,简称“省”。每省设布政使司、按察使司,都指挥使司,三司分权独立而分别隶属于中央。山西布政使司辖5府、3直隶州、16散州、79县,大同府大同、怀仁2县和浑源、应(省金城县,只领山阴1县)2州山西按察使分设4道,兼察诸府州。洪武二十九年(1396)置分守冀北道,驻大同府。嘉靖二十一年(1542,冀北移驻朔州,设总督衙门1员,置分守兵备道1员,城内有总督制府、兵备道署。嘉靖二十七年(1548冀北道移驻阳和(今阳高县

明代的桑干河流域,存在府州县与都司卫所两套系统,以及相应的两套管理体制与地方官员的编制体系。山西省大同府所辖州县属于行政系统,其管理系统为六部——布政使司(直隶府、州)——府(直隶布政司的州——县(府属州,其地方官属于文职系统,由中央任命。而山西行都司属于军事系统,其管理系统为五军都督府——都指挥使司(行都指挥使司、直隶都督府的卫——卫(直隶都司的所,一般称守御千户所——千户所,其官职属于武职系统,分为流官与世官两种,前者“以世官升授,或由武举用之,皆不得世”,后者“皆有袭职,有替职”。 山西都指挥使司,置行都指挥使司,设在大同。大同为九边重镇之一,亦称大同镇,初领26卫,后调整为14卫3所。卫所是军事编制,5600人为1卫,设指挥使,1120人为1所,设千户。

应州属山西布政使司大同府管辖,金城县被省只领山阴。明应州城系在原应州城基础上取东南旧址缩建而成。当时应州城内的机构主要有:应州布政司(主管民政、田赋、户籍等)在治南;按察分司(主管司法、纪检、监察等)在县治东北;州治,在城内东北隅;安东中屯卫(主军事兼屯田)在州治东南,左右二所附;经历司、镇抚司;中前二所守浑源,后所守怀仁县。

可见明廷考虑到应州独特而重要的地缘优势,在桑干河南的应州城设置了较为重要的军事机构安东中屯卫。

明武宗应州“大捷”。正德十二年(1517九月,明武宗巡游到阳和卫(今山西阳高县,自称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总兵官,一切军政皆以大将军钧帖行之。不几天,发库银100万两,备行宫赏劳。这时,正好小王子率鞑靼兵5万入寇,这位喜好逞能斗勇的皇帝,立即集结大同镇的明军,准备迎敌。十月,“总兵官王勋等遇敌于应州,敌围之”。武宗亲自率太监张永、魏彬、张忠和都督江彬等来援,苦战5天,鞑靼兵才退走。此役明朝官军阵亡52人,重伤563人,武宗所乘车驾几乎陷入敌手,武宗差点做了俘虏。事后,他却让大同镇总兵官王勋等以胜仗报闻,在大同录应州功,升官及赏赐者多达56400余人。《明史·武宗本纪》记载:“丁未,皇上亲自监督诸军抵御,战斗五。辛亥,敌寇退走,皇上驻跸大同。”明武宗称此役为应州大捷。

有明一代我国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进一步发展,朔州地区(包括应县)成为汉族和蒙古族争夺和较量的疆场,内外长城巍然耸立,城堡目连,烽堠相望,狼烟时起。隆庆和议后隆庆五年(1571),蒙汉关系缓和,双方互市,民族融合加强,应县地域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和平发展景象。

清代应州。顺治元年(1644)五月,清兵围大同,迫于清军大兵压境的形势,大同城内的明朝旧军官联合阳和卫(今山西阳高县境内)军队,杀害大顺农民军首领张天琳,开城投降了清军。大同总兵姜瓖臣服清朝后,协守大同、朔州等处副将杜国庆、山西水泉营参将李正馥、西路马站堡参将兰应魁等纷纷归降,山西北部的同朔地区(包括应县)尽归清廷。

姜瓖反清。顺治五年(1648)十二月初三,归附清廷的原大同镇总兵姜瓖乘宣大总督耿焞等人出城验草的机会,突然关闭城门,下令“易冠服”,自称大将军,公开举起了反清的旗帜。耿焞逃往阳和,家眷被姜瓖全部处死。英亲王阿济格闻讯,连夜进兵,于十二月初四到达大同城下。反清以后,“飞檄安官,朔(州)、浑(源)一带俱受伪札”。阿济格在十二月间的报告中说:“叛者不止大同,其附近十一城皆叛。”大同举义后,雁门关以北的11州县也加入了反清斗争行列,山西各地的汉族官员纷纷响应,一时清朝在山西的统治岌岌可危。为了扑灭山西的抗清怒火,清政府先是派阿济格兵围大同,接着摄政王多尔衮亲自带领劲旅驻扎桑干河,坐镇指挥,但姜瓖依靠坚固城防血战,大同城巍然屹立。多尔衮见大同一时难以攻下,于是就分兵转攻雁同各县,以孤立大同。顺治六年(1649)二月攻克浑源州。三月招降应州和山阴,应州参将张祖寿率部降清,明朝山阴王被处死。八月,清军攻下雁同各县后,全力以赴围攻大同。大同被围日久,兵民饥饿,死者枕藉。八月廿九,大同总兵杨振威杀姜瓖,献城投降清廷。轰轰烈烈的雁同人民反清斗争被残酷地镇压下去了。这次反清斗争中晋北人民几乎都同仇敌忾,奋起反抗。气急败坏的摄政王多尔衮于是下令对大同、朔州、浑源屠城。

经过清初几代皇帝的努力,游牧于大漠南北的蒙古各部依次被清廷收复,长城不再是胡汉的分界,农牧交错地带的桑干河流域也由明代的边疆成为腹里。在这一显著而深刻的变化背景下,桑干河流域的城市职能与性质都发生了极大的变化。都司卫所制度被府州县等政区体系取代,原来林立于桑干河以北的卫所城市大多转化为府州县的治所城市;而由于边疆形势的缓和,原本密布于长城沿线与交通要道的官堡在清政府的整顿下,一方面逐渐转化为民堡;另一方面其职能也由单纯的军事戍守向兼理治安转变。

顺治十六年(1659),安东中屯卫被清廷裁撤。雍正八年(1730,山阴县直接隶属大同府。应州无领县。此外清廷在“关津险要”处设置了“掌捕盗贼,诘奸宄”的巡检司(清朝的巡检司属地方行政系统而非军事体系)。当时大同府设在桑干河流域的巡检司有3个,应州属安东巡检司,巡检司驻今天的右玉县口前村。

宣统三年(1911)末,晋北同盟会员续桐溪率“忻代宁公团”3000余人攻克应州,结束了清朝在应县的统治。

民国时期的应县

民国时期。中华民国元年(1912),应州改名为应县,属山西省。民国三年(1914,设雁门道,应县属山西省雁门道。民国十六年(1927)废道,应县直属山西省。民国二十一年(1932属山西省第一专员公署。抗日战争时期,民国二十六年(1937)9月20日,应县被日本侵略军攻陷。侵华日军在县城设立伪县公署,应县隶伪蒙疆自治政府大同省,直至日本投降;山西省政府亦委派游击县长,在敌后建立抗日政权。民国二十七年(19382月,应山(应县、山阴抗日联合县政府成立,先后驻白马石、马岚庄、瓦窑沟,隶属山西省第一行政主任公署。民国三十年(19411月,中国共产党雁北地委组建应县政府,属雁北专员公署,活动于官儿、土岭一带(今属浑源19458月,日本投降。9月,国民党二战区雁北挺进纵队司令员乔日成率部占据县城,成立县政府。与此同时,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县政府驻大石口,雁北专员公署。1948年5月25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克应县,民主县政府迁入县城。解放后至今。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应县隶属察哈尔省雁北专区。1952年11月,察哈尔省被撤销,应县隶属山西省雁北专区。1958年9月,应县与山阴合并,县政府驻岱岳。1959年,两县又行分治。同年忻县雁北两区合并,应县属晋北专署,1961年,撤销晋北专署,雁北、忻县两区复行分治,应县复归雁北专署。1993年7月10日,雁北地区与大同市合并,应县划归朔州市至今。

责编:燕   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