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民俗风情>>正文
烩熟菜
2019/10/12 12:50:38  点击量:   来源:赵振华 史志山西

国庆期间,有人游山玩水,有人沿街走巷,有人走亲访友……这些与我无关,我陪了孩子陪老妈, 陪过之后方知乐。

10月2日,我们三姊妹相约去看妈。一进门,只见妈的院子里整整齐齐地堆着两大捆茴子白老边叶,好生纳闷,便问:“妈,哪来这么多老边叶?”妈笑而回答:“你舅前天从村里送来的,咱正好腌熟菜。”

在老家,一到深秋,就是腌菜的时令。不管村里,还是城里,这件事必不可少。排场人家,所腌品种多样:有腌茄子,有白萝卜榨菜,有茴子白烂腌菜,有腌胡萝卜……不排场的至少有茴子白烂腌菜(茴子白切碎和芹菜混一块儿)。在村里,是为了拌土豆吃;在城里,是为了午饭后喝白开水加点料。对我而言,两者兼有,因为我自小生在农村,习惯了村里的吃法。

看到这么多老边叶,对老妈而言,体力不济。于是,我们分工合作。首先得把老边叶清理干净。老二做事细,这事交给她,她用一把小笤帚不紧不慢地扫叶上的泥土。老三做事快,她负责和妈切。这一步最费时,既要求把叶子卷好,又要求刀工好,切的丝不粗不细为最好刀工。三妹虽没老妈切得标准,但她的刀工也算上乘。顿时,二妹扫叶子的唰唰声,三妹切菜的嚓嚓声,汇成了美妙的家庭厨房曲。我做事有耐心,负责烧水。一小时后,二妹扫完了,三妹也相继切完了,刚才成堆的叶子变成了细丝丝放在大盆里,远看是小山,层层叠叠;近看是细丝,灰绿相间,煞是好看。


接下来便是我“闪亮登场”了。铁锅的水烧开后,我把切好的丝一股脑放进开水中。瞬间,绿丝丝显得更加苍翠,艳丽无比。这一煮,火候要恰到好处,过火了,下瓮会发黏;火候不够,烩出来会发硬。但这又无唯一标准,全凭煮妇们自己定夺,或伸手掐掐,或捞几根喂嘴里尝尝。感觉不软不硬,便用笊篱捞到盆里。我算不上高手,一会儿用手掐掐,一会儿用嘴尝尝,一会儿用筷子翻搅,按妈的吩咐,不软不硬时,便用笊篱捞到大铝盆,泡在凉水里。

大约一小时后,待全部凉了,我们母女四人把熟菜放进坛里(过去是瓮,现在吃得少,改为坛),这一步才是真正的腌熟菜。先攥干,为了防止发黏,再拌少许盐,放进坛里,接着盖上几片大茴子白叶子,然后倒上凉水,刚好淹没即可,最后压上块不大不小的石头,才算大功告成。刚开始几天,叶子未黄,味道不佳,不要吃。时隔几日,待到叶子发黄才是吃的最佳时刻。

想着刚才母女四人忙碌的情景,不禁感叹着:做起来不易,吃起来容易,于是吃熟菜的岁月历历在目。

对我们家来说,那时孩子多,一到冬天,烩熟菜更是过冬的必备菜。因此,我的初中生活就是在吃烩熟菜中度过的。

烩熟菜的最佳配料是羊油。记忆中,人们一到冬天,买回羊肉,特意把羊尾巴的肉切碎,用适当火候熬成羊油,用碗盛好,待晾冷,就是所谓的“羊油碗坨”,存放起来,等烩熟菜时才是它的“用武之地”。

因我不吃羊肉,因而羊油也不受我青睐,母亲便用猪油代替。烩熟菜配土豆是最佳搭档,土豆或生,或熟。土豆的切法也因人而异,或为长形,或为方块,或为细丝。但母亲往往用的是提前煮熟的土豆,切成小块块,这一切,皆因我们姐妹的喜好。

做时,先把猪油放进热锅,待七分热,再放进酱(农村人自制的酱,和酱油作用一样),酱溶开后,接着放辣椒面、葱、蒜,一起烹调好,最后放上醋,称之为“呛香味”。待散发出香味时,舀上水,待水完全沸腾后,再把熟菜放进去。滚上大约20分钟,然后把切好的小块土豆放进锅里同时煮。煮到水所剩不多时,最后把米糕放进去,直到黏黏的才出锅。

因为妈忙,烩熟菜放上米糕同时煮,既节省时间,又减少做饭工序,更是我的最爱。每逢中午一放学回到家,我们姐妹便迫不及待地揭开锅盖,一大锅热汽腾腾的熟菜味扑鼻而来。满满盛上一大碗,如果喜欢吃辣些,再撒上些红红的辣椒油,顷刻之间,绿中带黄的熟菜、乳色的土豆块、黄色的米糕呈现眼前,碗里立刻像百花齐放,美不胜收。于是食欲大增,吃完一碗,再盛一碗,熟菜香香的,土豆绵绵的,米糕黏黏的,两碗下去,吃得肚子圆滚滚的。



同样是熟菜,也有不同的做法。有时,妈把熟土豆擦成细丝,把熟菜剁碎,加上各种调料,细土豆丝和碎熟菜混在一块儿炒,一点汤也没有,称之为“炒熟菜”。这个与烩熟菜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味。

不管是烩,还是炒,都是妈妈的味道,让我们全家人百吃不厌。特别是母亲的烩熟菜一一色香味俱全,这在亲朋好友中 有口皆碑。他们每到我家,不为吃别的,单为吃母亲的烩熟菜。辣中带香,油而不腻,初闻熟菜味扑鼻,细嗅浓香诱人。

岁月不等人,就这样,冬天的岁月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在吃烩熟菜中度过了三年初中生活,虽然日子清贫,但快乐无限。

今昔对比,那个年代,烩熟菜煮糕,虽没营养,但大家填饱肚子,拥有健康,乐在其中。如今,人们生活富足,吃饭讲营养成了大众化的追求。生活档次提高了,追求大鱼大肉,因油腻过多而消化不良导致富贵病缠身,害得人们要减肥,甚至四处寻医问药,烦恼增多。

烩熟菜,吃的是岁月的沧桑,吃的是旧岁的怀想,吃的是时光的缩影,更吃的是浓浓的母爱。

作者简介


赵振华,笔名阳光,山西应县人,热爱文学,热爱教育事业,热爱生活。

责编: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