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地情信息>>名胜古迹>>正文
巍巍杀虎口 西口雄风今犹在
2019/11/5 17:47:31  点击量:   来源:王彩蜜 史志山西


位于山西省右玉县的一代雄关——杀虎口, 巍然屹立在晋蒙交界处,两侧高山对峙,地形险要,是南北重要通道。杀虎口已有2000余年历史,它是长城的险要关隘,是历朝兵家必争之地,也是明清重要税卡,兼有军事和商贸的双重历史地位。特殊的地理位置,使杀虎口闻名遐迩。

杀虎口古称参合口。明朝为了抵御蒙古南侵,多次从此口出兵征战,故而起名“杀胡口”。自明隆庆五年(1571)蒙汉互市以来,蒙汉两族化干戈为玉帛,康熙三十五年(1696),为更加促进中原地区与塞外的贸易,正式改名为“杀虎口”。

杀虎口这名字透着威严的杀气,就像在此征战过的威风凛凛的将士一样,让人闻而生畏,这里曾汉伐匈奴,唐伐突厥,明清出兵塞外。

作为万里长城重要关隘,杀虎口不仅金戈铁马,更是商贸繁荣。早在3世纪中叶就是中国与罗马、波斯贸易的重要通道。明代后期逐渐由军事重镇发展成商贸中心,呈现商贾络绎的繁盛景像。

这里是辉煌晋商的福地和发源地,晋商从这里走出塞外,脚步横跨欧亚,走向繁荣辉煌。声名显赫的大盛魁商号的发祥地就在此,大掌柜秦悦就是右玉人。

杀虎口税关成立于顺治七年(1650),年平均税银13万两白银,那时流传这样顺口溜:

东有张家口,西有杀虎口。

南有绍兴府,北有杀虎口。

先有杀虎关,后有包头城。

可想而知,当年杀虎关收入是多么丰厚!有日进斗金斗银之说。民国17年(1928)阎锡山在此增加关税,商客苦不堪言,随后逐年冷清,最后关闭。

杀虎口是本尘封的书,记载着烽火狼烟、晋商辉煌;见证过民族兴衰、人间悲欢。沧桑岁月使杀虎口更显气节风骨。

杀虎口,内拱神京,外控大漠,以浩荡之气激扬雄风,守关将士用生命提炼成带血的诗句,“固方之雄”,是人文的化石、美的律动,让后人永远景仰。卫青、韩信、杨家将……都曾战斗生活在这里,演绎了固守国土、血洒疆场的壮美史诗。

这些叱咤风云的风流人物,留下的追忆引发后人追寻怀古。杀虎口留下众多帝王将相、文人墨客吟咏的诗歌。“刀戈沉沙边城带血,关山度月古堡含悲”这幅书写在杀虎口关上的对联,道出了古关“紫塞金汤”的气势。

苏武持节在此出使匈奴时,写下了著名的三别,其中《别妻》,“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握手一长叹,泪为生别滋……”诗中的生死别离,让人不由潸然泪下,这是最早的走西口的吟唱。

 “欲将轻骑还,大雪满弓刀”“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唐太宗李世民的“塞外悲风切,交河冰已结”,这些流传千古的边塞诗词,把我们带入狼烟四起的古战场。明代唐龙写的出塞诗,写出了金戈铁马、气壮山河的雄风……其实边塞不全是荒凉、清苦的代名词,解读它无非是要那一份无法满足的怀想和对历史人文的眷恋。

“平明寻白羽,没在石棱中”,是说飞将军李广,骁勇善战,战功赫赫,可惜时运不济,一生为郎不为侯。

汉女王昭君,一袭红斗篷,骑着白马,怀抱琵琶,站在杀虎口,频频回望雁门关,飞雪中碎心吟唱,向天慨问,天下太平怎么要一女子承担?

行走在杀虎口风景旅游区,古堡、古桥、古道、古长城、古戏台、票号遗址、民居、街道……满目都是历史遗迹。历史有痕,岁月无情,历史会永远铭记这方热土。晋商给大漠带来生机,为蒙汉民族带来福祉。杀虎口孕育着晋商诚实守信、艰苦创业的传奇历史……如今,它湮没在车辙深深的古道上,深藏在残缺的长城、古堡、烽火台中,伴随历代塞外的风雨,造就了西口文化。

杀虎口是历史文化积淀的遗产,是展露西口多元文化的珍宝。

念天地之悠悠,踩一行悲凉与孤独,慨问谁点起了狼烟?又是谁在狼烟四起时敲响了伐战鼓点?里面隐藏了多少无以计数的血泪叹息?又游荡着多少血染关口的英魂?


杀虎口垒砌起一篇篇英雄传奇,这壮美的律动融入长城的秉性,连绵不断,迂回曲折,承载着这片厚重的热土,静静地躺在黄土高原上。

低头凝望青石板的车辙印,无限的思绪一下回到远古,驼铃声、马蹄声、驾驭者的吆喝声、昭君出塞时哀怨的琵琶声、守关将士们威武的厮杀声……归于沉寂了,却又仿佛穿越来萦绕耳畔。



沧桑中蕴藏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历史中留下这份特殊的馈赠,美丽风景和人文情怀互融,相得益彰,焕发出更加神秘动人的光彩。任是多么粗糙的心灵,也能在这美丽的杀虎口嗅出生活的万千风情,多姿多彩。


如今的杀虎口,朝气蓬勃,雄峙在北方大地,伫立在历史回眸路上,放眼绿意荡漾的远方,正以崭新的姿态,展现在人们面前。

忆往昔峥嵘岁月,看今朝西口新姿。感受古老而现代的西口文化,用心来丈量中华民族的精神胜地。

责编:彦  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