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事新闻>>业界新闻>>正文
[太原市]光荣的事业 无悔的选择——史志工作三十年记
2018/8/10 21:00:14  点击量:   新闻来源:孟宏儒 方志山西


       地方志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编纂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按照中央和省委、市委的统一部署,省、市、县三级都要组建专门的史志机构,编修社会主义新方志和地方党史。在此背景下,1985年,我的顶头上司陈霈同志,从市文联主席的岗位上调到市地方志办公室当主任。这是阳泉市依据省里的要求史志分家新设立的一个文化机构,尚处在初创阶段,还在“招兵买马”。我深知老陈是个干事业的人,不干则已,要干就一定要干出个名堂。出于对老领导的尊重与信赖,我辞掉市文联所办《娘子关》副主编兼编辑部主任的职务,应邀来到陈主任的麾下,担任了一名科长。那时,市志办的主要任务是收集资料,扩充人员,为编修市志做准备工作。同时,由我负责创办了《阳泉市方志通讯》(后更名《阳泉今古》),宣传方志,网罗人才。

       经过数年努力,地方志作为一项事业,为越来越多的人所了解、所熟识。我作为其中的一员,也在工作实践中,增强了对地方志的认识。在地方志工作中,我不断领略新知,开阔视野,也为地方文化的发掘作出了一些贡献。与前些年在文教战线搞文秘工作相比,地方志工作有趣得多,也快乐得多。因此,我开始打心眼里爱上了这份工作。


夙夜在公  履职尽责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随着全省方志工作的不断推进和深入发展,省、市、县三级政府都加强了对地方志工作的领导。我们市志办的工作人员,一方面抓紧市志的编纂;另一方面还要下基层解惑答疑。特别是在市志总纂阶段,节假日不休息,加班加点,是司空见惯的事。


        由于我工作热情高、责任心强,1993年1月,市委组织部下文,提升我为市志办副主任,做了老主任陈霈的助手;3年后,因陈主任到龄离休,又把我提升成主任,接了老陈的班。当时,市、县(区)两级志书正值总纂的攻坚阶段,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但有市领导的信任和大力支持以及史志战线同仁们的信赖和通力合作,我还是坚定地接过了这副担子。

       上任伊始,我暗暗给自己规定了三条:首先,要身先士卒,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和同志们一起攻坚。比如市志总纂的分工,我除负责一支笔统稿最后定稿外,还具体承担了“大事记”“教育”“卫生”三部分的主纂任务,其工作量一点也不比其他同志少,因此,说起话来底气足、腰板硬,再苦再累,大家也没有怨言。其次,要廉洁奉公,不以权谋私。方志办是个清水衙门,除了出版书稍有点稿酬外,再无其他福利,而且财政每年拨付的经费是很有限的,容不得大手大脚。所以,作为单位一把手,我从未用公款给自己办过私事,就是发放市志稿酬,我也只取中数,没有人为把自己拔高,巧立名目多领多占。第三,主动出击,争取领导重视。在机关工作数十年,我深知,地方志在政府的棋盘上,不是车马炮,更不是相和仕,仅是个不过河的小卒子。因此,要得到领导支持、关注,必须勤汇报,多请示,主动去争取;而且一定要把本职工作搞好,取得成绩,以作为求地位。

       几年间,我是这样想的,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这样努力奋斗的。所以,阳泉市地方志工作得到了领导的有力支持,得到了志界同仁的全力配合。到1999年7月,阳泉市承编的6部社会主义新方志(1部市志、2部县志、3部区志)在全省11个地市中,率先完成编修任务,而且全部获奖。其中,《平定县志》获全国一等奖、省特等奖;《盂县志》获全国二等奖、省特等奖;《阳泉市志》获省一等奖;《阳泉市郊区志》获省二等奖;《阳泉市城区志》获省三等奖;《阳泉市矿区志》获省优秀奖。获奖比率和等次,均居全省11个地市之首。

       此外,我还先后组织、指导编纂出版了《河底村志》《乱流村志》《南坳镇志》《张庄村志》《娘子关志》《阳泉市税务志》等多部乡镇村志和行业志。我本人也因此荣获阳泉市“市级机关优秀党员”“阳泉市优秀县级干部”“阳泉市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人才”和“阳泉市享受政府特殊津贴的专业技术拔尖人才”等称号;2000年8月,在全省新编地方志优秀成果表彰活动中,还被评为先进工作者,荣获省史志系统一等功、省劳动竞赛委员会二等功。
       忙忙碌碌数十秋,我为方志事业做出了努力,方志事业也成就了我为国效力的梦想。2002年7月退休前,我本人主编或参与主编(担任常务副主编或副主编)、编审、指导编纂的方志出版物总计在千万字以上,且有多部获奖,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



退而不休  余热生辉

       2002年7月,按照国家规定,我办理了退休手续。应该说,辛苦了一辈子,好容易熬到退休,理当赋闲在家,养养花,看看孙子,享受天伦之乐。然而,我这个人忙惯了,在家呆不住,觉得闷得慌。于是,时隔不久,应市政协之邀,我便以顾问的身份,每天到政协上班,着手帮助编纂《阳泉市政协志》。说是顾问,事实上,从篇目设计、资料收集、内文编写到志稿审定,每个环节我都全程参与。这样,经过全体参编人员近两年的共同努力,一部反映阳泉市政协50年工作经验、发展历程,展示“人才库”“智囊团”履职业绩和风采的洋洋80万字的《阳泉市政协志》于2005年1月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不但填补了我市史志工作的一项空白,而且为市政协存史资政、教化育人、开创工作新局面,提供了有益借鉴,受到社会各界好评。

       与此同时,我还以顾问的身份,协助市政协创办了《阳泉政协》期刊,两月一期,至今已办了92期(约700多万字);协助市政协办公厅编辑出版了《阳泉市政协十届委员会工作回顾》;协助市政协文史委编辑出版了《晋商史料全览·阳泉卷》和文史资料《纪念改革开放30年专辑》;协助阳泉市老区建设促进会编辑出版了《阳泉革命老区概览》;协助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辑出版了《中国共产党阳泉历史》和《山西改革发展30年·阳泉卷》,拍摄了《一支红军阳泉来》《百团大战在阳泉》《问鼎山城》等党史文献片,策划了全市“学党史、忆传统”有奖征文及演讲活动和知识竞赛;协助市总工会编辑出版《阳泉市总工会志》、市自来水公司出版《阳泉供水志》、市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出版《太行丰碑》、市卫生局出版《阳泉市卫生志》、城区法院出版《城区人民法院志》、阳煤集团太行公司出版《太行魂》(报告文学集)、市档案局出版《保晋档案》、城区史志办公室出版《中国共产党阳泉城区历史》、平定县东关村出版《东关村志》、阳泉郊区的《义东沟村志》《桃林沟村志》和矿区的《阳泉市矿区工会志》等20多部史志著述,总计在2000万字以上。
       此外,作为文史战线上的一名老兵,比较熟悉阳泉的市情、史情,前些年市里的一些重要活动,诸如百团大战纪念馆的布展、阳泉解放建市60周年纪念展览、阳泉市烈士陵园迁址后创办的革命烈士英雄事迹展览、保晋文化园建设中一些史迹的展示、新闻媒体对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和阳泉解放建市60周年的宣传报道,以及“中共创建第一城——阳泉”论证会、山西争矿运动100周年的纪庆活动等,我都应邀帮助策划,参与其中,倾注了心血。北京奥运会前,省电视台拍摄《精彩山西》电视片宣传山西的旅游资源,我被聘为特邀嘉宾,还参与了阳泉专辑的拍摄。



情系山城  奋力笔耕
       阳泉是中国共产党创建的第一座人民城市,是一座红色山城,一个英雄辈出之地。大学毕业后我分配到阳泉,躬耕于此半个世纪,这里也是我的第二故乡。在岗履职时,由于公务繁忙,难有闲暇用文字来表达对这座城市的热爱。退休后,有了自己的时间,我便发挥所长,开始用手中的笔讴歌这座城市。特别是2007年,为向阳泉解放建市60周年献礼,我加班加点,将多年来从事地方志工作所积累的地情资料和研究成果精心筛选加工撰写,由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了《阳泉史话》一书,受到社会好评。省社科院原副院长、资深研究员、明清史专家张海瀛先生阅读后曾在《山西政协报》撰文评述,称为“一部对阳泉市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热爱家乡教育的难得的乡土教本”。同年,我还将从事编辑工作20多年来,在市、省和国家级各类报刊上发表过的一些史志文稿和诗作,分类汇编,以《擂鼓集》为题,由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市委常委、市委宣传部长高全怀和市文联主席、作家侯讵望,分别以《默默耕耘数十载,乐为他人做嫁衣》和《文章贵在书真意》为题作序,热情洋溢地给予赞扬和评述,使我深受鼓舞。
       业余时间,我先后编辑出版了个人专著《阳泉文化名片》《阳泉文明之最》《唐诗赏析》《古州三贤誉千秋》《情系山城——宏儒文丛》,主编《阳泉历史文化论文集》,还隔三岔五写点文章,在省、市报刊发表,言志抒情,涂抹一位近古稀之年的老知识分子的多彩人生。

       与此同时,作为阳泉市三晋文化研究会副会长,前几年,我还协助会长组织开展了一些学术活动,推动地方文化研究,并参与编辑出版了400多万字的文研书刊。作为阳泉市关心下一代委员会委员、常务副主任,我发挥自己业务专长,协助关工委主任连续多年组织全市青少年开展“中华魂”读书活动,促进新一代健康成长。2015年7月,我被中关委和教育部关工委评为“中华魂主题教育活动先进个人”。
       作为市文联的一名老委员、市作协的一名老会员(一届副理事长、二届副主席、三届顾问),我积极参加文联举办的各项活动,并通过写书评、荐作品等形式,扶持文学新人,助推文艺繁荣。2010年至2014年,曾连续三次受到省文联的奖励。作为市纪委聘请的“党风廉政监督员”,几年间,我应邀参与了对阳泉市郊区、开发区、市委组织部、市安全局、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市法院、市检察院、市国税局、市地税局、市交通征费局、市煤运公司等单位的督查和政风、行风的评比活动。
         2008年重阳节,经基层社区一级级推荐、筛选,我被市老龄委员会评为“阳泉市十大杰出老人”,受到表彰、奖励;市老龄人才资源开发协会主办的《红夕阳》杂志,2008年第6期还将我确定为“封面人物”,并配发《丹心谱写夕阳红》的文章进行报道宣传;2013年3月,我被省老龄人才协会评为“老有所为先进个人”;7月,被阳泉市委、市人民政府评为“全市离退休干部发挥作用先进个人”受到嘉奖。这一切均让我感奋不已,觉得这样的退休生活有滋有味,这样的晚年没有虚度,其乐融融。而这一切的一切,又都是由于我33年前选择了地方志这个清水衙门,爱上了这项功在当代、恩惠后人的事业,淡泊名利、默默耕耘而得到的回报啊!我很知足,也很幸福。
       现在,77岁的我虽然身体并不算好,有高血压、高血脂、高血糖、肾结石、视神经萎缩等多种毛病;但我吃饭睡觉好,头脑清晰,没有疲累感,看书写字如常,思考分析问题依旧,还有精力和能力干点事。所以,社会上还不断有各种公干找上门来。盛意难却,拒口难开。我觉得这也是个人价值、个人品格和人气的一种检验。因此,每每还是应了、干了、帮了。“水平不高态度好,赤诚二字伴终生”——这是我秉持的理念。
      今年是我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阳泉工作、生活的第50个年头,也是我从事史志工作的第33个春秋。感谢地方志——这光荣的事业,感谢地方志——我无悔的选择。

责编:瑞  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