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时事新闻>>业界新闻>>正文
[太原市]台湾藏孤本明代天启《平遥县志》回乡记——兼述我的“台北行”
2018/11/14 9:42:14  点击量:   新闻来源:邓晓华 方志山西

大约是2017年1月,文友梁绍壮先生从网络查到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傅斯年图书馆藏有孤本明天启重修《平遥县志》的信息。我获知之后,欣喜非常。因自幼受家庭熏陶,我对传统文化颇为热爱,特别注重乡邦文献的搜集整理。

一年多来,凡有去台湾旅游者,我都拜托他们留意此事,文友郝亮、郝新喜诸君也十分关注,而皆因种种原因未果。杨静女士在平遥古城内开设锦宅艺术酒店,为人品质高洁,富而不骄,热心公益。曾多次对我说起想把米家巷内公司名下的一所古院落建成公益图书阅览室,力邀我协助筹划。在一次闲谈中,我向她说起县志的事,建议把这部书复制回来,作“镇馆之宝”。

2018年9月初,杨静女士慨然资助我去台北复印此书。随之,文友许中君向傅斯年图书馆电话咨询,获得确实消息,该书可供阅读,并可申请复印不超过二分之一的内容。9月8日,我向冀有贵老师请教,冀老师曾任1999版《平遥县志》总纂,是方志专家,他听说后十分用心,积极着手联系在台湾的族人冀家琳先生。而更巧的是,9月9日,九十一岁高龄的冀老先生与其子国瑞先生回乡探亲,当晚,冀老师便带我和许中君去丽泽苑酒店拜访。冀老先生乡音未改,桑梓情深,一听到这个消息,连声说好,并邀我到台北后去家里,共同商量。

接下来申办台湾“自由行”出入境费了一番周折,初定赴台日期为10月9日至16日。通过太原理工大学的老师联系台北华梵大学,请他们出具“邀请函”,该校国际交流中心主任游宗翰先生特别热心、特别耐心、特别真诚,不仅帮我规划行程,还请校方为我向台“移民署”担保申请赴台签证。后因国庆长假,“大陆居民赴台通行证”的申办无法按计划时间通过,只好推迟。游先生不辞劳苦,再次发出邀请函,又重新申办赴台签证。其间,文友毋海涛听说我的“台北行”计划,表示愿意自费赴台,协助完成。几天后,台湾方面顺利完成手续的申办,“大通证”也顺利通过,最终确定赴台行时间为10月21日至28日。


华梵大学邀请函

10月21日早晨7点20分,航班由太原武宿机场起飞,中转上海虹桥机场,下午3点40分抵达台北桃园机场。到了下榻酒店,还没全部安顿妥当,冀国瑞先生已经按约来到酒店大堂,他家离酒店仅有300米,真是又一巧事。稍事整理,我带上冀有贵老师给冀老先生的信及平遥城隍庙“冀公祠”前冀祖荫(冀老先生父亲)书丹碑记拓片等物,前往冀府。当晚,冀家三代宴请我和海涛,拳拳乡情真令我们感动。

次日上午,我和海涛早早去到傅斯年图书馆,迫不及待地询问工作人员,进一步知晓,天启重修《平遥县志》原书藏台湾辅仁大学图书馆,“傅图”仅有电子版可供阅读。我们交付证件、登记、换借阅卡,被安排到古籍善本部,见到了这部县志,虽是电子版,也足以令人激动不已。


台北“中央研究院”

傅斯年图书馆

细阅之下,知原书三册十二卷,今缺下册第十二卷《艺文志》《碑记》《诗咏》,现存一百一十二页(两面为一页)。其中,上册四十六页,计有《卷一·地理志》《卷二·赋役志》《卷三·官师志》;中册六十六页,计有《卷四·学校志》《卷五·建置志》《卷六·选举志》《卷七·祀典志》《卷八·人物志》《卷九·武备志》《卷十·古迹志》《卷十·一灾异志》。明万历平遥知县杨廷谟订正,天启重修。上面钤盖“耶稣会中华省”印记,印证了网络所载1949年前藏于“上海徐家汇藏书楼”的说法。

限于只能复印不足二分之一的规定,在申请复印后,我和海涛商议把剩下的部分用手抄的方式解决。海涛向管理人员借来纸笔,打开两台电脑,两人各抄一册。当天,除中午吃“便当”快餐外,直至下午闭馆,手不停挥,共抄二十余页。期间遭遇地震一次。23日,我们仍如昨日,从早至晚抄了三十余页。两天共计抄录五十八页。

大事完成,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24日,我们参观了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历代书画展,并参看了他们的文创产品。25日上午,去台北“国民党党史馆”查阅抗日将领、黄埔四期毕业生、“常德会战”中参战的“虎贲军”第五十七师书记长耿长江的史料(系今平遥县下沟西村人);下午到阳明山游览了阎锡山故居及墓地。26日上午,到华梵大学参观学习,与副校长简江儒博士、国际交流中心游宗翰主任、陈娟珠教授等,就台北的“文创”进行了座谈交流,并托请游主任帮忙去“傅图”取复印件寄回平遥(因复印须审核通过,预计要一周时间);下午到“傅图”询问复印申请是否通过。然后到台湾中华书局购买了几册有关山西历史的书籍。


左起:游宗翰、邓晓华、简江儒、毋海涛

在华梵大学校史馆

27日,知道我们即将离台,冀老先生一早便骑自行车赶到酒店,逐一展示回赠冀老师等乡亲的礼物,冀老师托老人写的“冀公祠”匾额,已经写好,工整的楷书,精力弥满;并撰写了《冀氏族人对平遥建设及工商业的贡献纪念碑》碑文,请冀老师设法帮他刻石,择地安放;为我和许中君各写了一副对联。此时,国瑞先生匆匆赶到,出于担心老人安全,嗔怪老先生太“心急”,不该独自骑车前来。国瑞送老父回家后,带我们参观了他们父子创办的“基复有限公司”及附近的“玉石市场”“花市”;晚上,我和海涛到冀府辞行,又得到丰盛晚餐的招待。冀老先生告知,听闻美国大都会图书馆藏中国方志甚多,或许有此县志,该馆杨文山先生系山西人,已去信联系。饭后互道珍重,相约平遥再见。28日离台。

冀家琳先生赠字

明天启《平遥县志》复印件

明天启《平遥县志》手抄稿部分

明天启《平遥县志》

 “台北行”归来多日,看着刚刚寄来的明天启《平遥县志》复印件,我仍不能平复内心的激动和感动。激动的是,终究不虚此行;感动的是,众多师友合力玉成此事所做出的努力。明天启重修《平遥县志》的回归,是跨越海峡的书缘,连起了浓浓的家乡情结。

责编:张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