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读书>>生活类
山西家规家训精选
2018/8/7 16:38:46  点击量:

 

张志仁:祖屋祖谱系祖根,家规家训铸家魂——《山西家规家训精选》序言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在中国传统社会中,  “家”是很重要的概念,包含着非常丰富的社会、政治和文化内涵。《周易·家人》说“正家而天下定矣”。《大学》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中,“齐家”被视为由个人修为而建功立业的关键。早在先秦时期就传颂着“周公诫成王”“周公诫子”“孔子庭训”“孟母教子”的故事。家风的“家”,是家庭的“家”,也是国家的“家”。重家教、立家风,在我国可谓根深而叶茂,源远而流长。良好的家教家风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家风,影响着一个人的品质和行为,影响着一个家族甚至民族和国家的兴衰荣辱。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家教家风建设的重要意义:“家风好,就能家道兴盛、和顺美满;家风差,难免殃及子孙、贻害社会。”“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不论时代发生多大变化,不论生活格局发生多大变化,我们都要重视家庭建设,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风。”“每一位领导干部都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山西廉政文化资源丰富,要重视做好包括于成龙、裴氏家训等在内的廉政文化资源挖掘弘扬工作,用以涵养党内政治文化。”

    家风的传承往往以家规家训为载体。在中华传统文化中,家规家训集中体现了一个家庭甚至一个家族的行为规范和道德准则,当一个家庭的家规家训成为全体成员的行为准则,就构成了家风。家风的形成、传衍有赖于家规家训的传承发扬。家规、家训用来治家教子、修身处世,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内容。山西作为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具有悠久的家训传统和丰富的家训资源。两千多年来,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涌现出了一批又一批治世能臣、硕儒雅士和富商大贾,这些家族“有老屋、有家谱、有人才、有口碑”,形成了具有各自特色的家规家训。

    为了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家教家风系列讲话精神,弘扬中华民族传统家庭美德,推动良好家风、家规、家训的传承,并推动其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灌溉党内政治文化、构建良好政治生态,推动公民自觉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推动家庭文明建设以及党风政风、社风家风建设,我们坚持古为今用、以古鉴今、有鉴别对待、有扬弃继承的原则,充分发挥山西文化资源大省的优势,从数量众多、种类齐全、源远流长的地方史志和家谱中,挖掘整理家规家训。其宗旨在于继承传统文化的精髓,并赋予其时代内涵,联结古代优秀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家庭、家教、家风建设乃至廉政建设提供借鉴,让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基因在三晋大地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山西家规家训文化起源甚早。到两汉三国时期,已产生了家学、家教、家风等概念,家规家训业已成型。《三国志·魏书》就全文收录了曹魏大臣、太原郡人王昶的《诫子书》。两晋南北朝隋唐时期,士大夫家训开始出现,北魏大将军、河东人裴良撰写了《宗制》十卷,树立了裴氏家范;唐朝宰相、蒲州人张嘉贞的家训留下了“不立田困”的卓解。宋元时期,家训文化进一步繁荣发展,北宋政治家、史学家、夏县人司马光所著的齐家之书《家范》是后世推崇的家教范本;宋朝宰相、解州闻喜人赵鼎的《家训笔录》成为我国家训发展史上第一个专门就制用问题对家人进行训诫的明文家训。明清时期,山西家训文化达到了鼎盛阶段。王国光、田逢吉、毕振姬、于成龙等朝廷重臣,薛瑄、傅山、祁寯藻、陈廷敬等著名思想家、文学家和文臣、帝师,以“整齐门内,提撕子孙”为目的留下了家训;诗书传家的代县冯氏、沁水柳氏、灵石静升王氏、灵石两渡何氏家族,都以祖训、格律、箴言、警句作为家规家训传家;明清以来五百年间,陆续出现在三晋大地上的常家、乔家、王家、曹家、渠家、李家等晋商大院,室内屋外,门庭、厅堂、亭阁、廊柱、墙壁、碑石等处所题写镌刻的楹联警句,构成了晋商家训文化大观。

    无论是士大夫,还是文人商贾,其家教都特别重视道德的养成和价值观的引导;无论读书做学问,还是做官经商,在勤劳、俭朴、自立、自律等方面,都继承和发扬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其主要内容包括:

    1.律己之道。律己是山西家训的关键部分,它强调以德立身,教育子女厚道做人、从小学会独立承担责任是最基本的家风。如灵石王家的“立德:仁义礼智信”,就是告诫子孙要把“德”融入日常生活中,使追求道德成为自觉行为;傅山告诫子侄作字先做人,就是要求他们做人做事先正心修德;沁水窦氏家法勉励后人要“立品行:存心宜正大光明,做事宜端方正直”,并树立了“推诚为应物之先,强学为立身之本”的家风;榆次常氏家训“律己以温公家训,只在忠恕二字”,即是说要用温公的教诲来规范自身的行为,用忠恕的理念教育后代,才是做人的根本;闻喜裴氏家训强调“读书明德”,就是希望后人懂得读书乃修身立德之本,要担当重任,成就大业,离不开勤奋读书,修身靠读书对心灵进行洗礼、靠读书改造世界观,立德是读书、修身的造化,是人生三观的真实写照。

    2.齐家之道。把追求“和谐”作为家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如祁县乔家的家风之一就是“和为贵”;田逢吉的家训指出,治家切记“百忍堂中有太和”;河东《柳氏家训》要求子孙治家须“和顺聚处”;赵鼎在《家训笔录》中强调“与人和则可以安身”。在齐家之道中,裴氏族范提倡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义妻顺、内外有别、长幼有序”所体现的家庭和谐的理念,就是中华传统美德的赓续。闻喜裴氏家训还要求“协和宗里,敦睦邻里”,强调在人与人的关系上应以和为贵,无论同族还是邻里,都要和睦、融洽相处。这正是秉承了我国“和合”文化的传统,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至今仍然得到全社会的广泛认同,仍然是衡量人们道德素质的重要尺度,为我们今天建设和谐文化提供了丰富而厚重的思想资源。

    3.处世之道。人在社会中,首先应该学会合作,要善于与人和睦相处,要与人为善,“善”是处世之道的核心。毕振姬的家训之一就是“向善”,助人为乐,做对他人有益的事;榆次常家庄园养和堂石半亭联“处事近厚纤毫必偿为信,存心诚实时刻不易乃忠”,意在提醒子孙为人处世要厚道,承诺无论大小轻重一定兑现才叫诚信;居心应诚实,时时刻刻始终不渝才是忠义。社会竞争激烈,总有人为了一己之私而不择手段,诽谤诋毁别人。对此,王昶训诫子孙“止谤莫如自修”,认为制止别人的诽谤,没有比加强自身的道德修养更有效的了。代县冯氏家训提倡“责己、矜己、克己、恢量”;灵石何氏族训要求子孙“端品行”须“少作谨厚子弟,长作端人正士”;祁寯藻教育子孙“济人之急如追奔,扶人之困如壅根”。总之,要学会理解宽容别人,注重自身修养,学习与他人融洽相处,培养爱心,乐于助人。只有奉献爱心,才能受到他人爱心的滋润,人与人的关系才能和谐。

    4.经商之道。晋商的家训处处闪现着仁中取利、义内取财的思想光辉,其内容蕴含着晋商的经营理念和希望后辈儿孙能够忠信诚实勤俭持家的朴素思想。如祁县乔致庸的家风首先就是要讲诚信,“传家有道唯存厚,处世无奇但率真”“经济会通守纪律,言词安定去雕镌”,告诫儿孙经商处事首要的是以“信”为重,以信誉得人;其次是“义”,不哄人,不骗人,不赚昧心钱;最后才是“利”,绝不能把“利”摆在首位。榆次常家告诫子孙“知春秋大义,为学子本色”,祁县渠家的号规“为商贾托天理常存心上,不瞒老不欺幼义取四方”,皆是强调宁舍利取义而不见利忘义;曹家在经商活动中,强调以伦理道德为先,见利思义,先义后利,提醒后人“君子爱财,生财有道”,决不赚取“不义之财”。正是这些家训文化对家庭成员、子孙后代的不断熏陶,才使得晋商能够具备优秀的人品和良好的素质,成为冠绝天下的第一商帮。虽然他们创造的“海内最富”的商业奇迹已经成为历史,但是晋商家训文化里所蕴含的“仁、和、诚、义”的思想理念,永远都是时代与民族的宝贵财富。

    5.为官之道。古代山西官员在家庭教育中积累了丰富的官德教育经验,这些经验在家训中主要体现为以下一些内容。一是以民为本的人文情怀。司马光的《与侄帖》载“倍须谦恭推让,扶弱与人,不可恃赖我声势,作不公不法,搅扰官方,侵陵小民,使为乡人此厌苦”;薛瑄的《从政录》称“为政通下情为急”;田氏家训曰“做官须有爱民心”。这些训条都是告诫后代为官要善待百姓,体现了以民为本的传统思想,包含着浓厚的人文情怀。二是淡泊名利的思想修养。陈廷敬在《诫子孙诗》中就指出“清贫耐得始求官”,表达了去奢华存淡泊、宁静致远的人生态度。王昶告诫子孙“不治名高,不求苟得,淡然自守”,并以自己的清白行为来示范子孙。三是清廉公正的仕途操守。山西家训把清廉公正作为为官的基本原则。赵鼎在《家训笔录》中说:“凡在仕官,以廉勤为本。”他用这句警语要求子孙遵循为官清廉的政治操守。于成龙的家训以“尚节俭,廉仕吏”为核心要义,并以卓著的政绩和廉洁奉公的一生,深得百姓爱戴。四是谨慎交友的处事原则。古人对子孙交友也提出了原则和标准。薛瑄指出“名节大事,不可妄交非类,以坏名节”,认为应该与那些品行高尚、敦厚忠信的益友相处,而不能与趋炎附势的小人往来。司马光在《家范》中认为:  “夫习与正人居之,不能毋正,犹生长于齐,不能不齐言也。习与不正人居之,不能毋不正,犹生长于楚,不能不楚言也。”指出与品行不端的人交往就会沾染上坏习气。家训中的官德教育体现了古人的政治智慧,可为我们今天的各级党政干部加强道德修养提供借鉴。

    山西家规家训具有丰富的内涵、广阔的外延和鲜明的特色。这些穿越历史流传下来的家规家训,功能已经远远超出对本家族的教育范围,进入到社会教育的领域中,其中精粹之作,为社会提供了具有中国古代传统特色的优秀的家庭教育范本,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山西讲话中提到的裴氏家训。闻喜裴氏家族,两千多年来仅被正史立传的就超过600人,七品以上的官员多达3000多人,仅宰相就有59人,其家族人物声名之盛,在中外历史上堪称绝无仅有。裴氏家族能够历经两千多年而不衰,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裴氏族人能够恪守践行先祖的家规家训。因此我们可以看到,山西历史上留存下来的这些家规家训,对其家族的繁衍发展起到了重要保障作用,逐渐引起后世的普遍关注,进而成为现代家庭道德教育的良好借鉴。古人训诫子孙后代,做人要刚正率直、严守规矩,与当今党中央要求党员干部要加强“四个意识”、严守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一脉相承,家规家训当中蕴含的道德准则、行为规范的内容,对于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于加强廉政文化建设,净化家风、民风、官风及社会风气,依然具有独特的价值和现实的意义。

    希望这部具有地方特色的《山西家规家训精选》,能使读者读有所思,学有所悟,自觉履行家庭责任、社会责任和法定义务,培育知荣辱、讲正气、作奉献、促和谐的良好风尚,共同营造遵纪守法、健康向上的社会氛围。尤其是党员干部要学深悟透,用其中蕴含的道德准则、纪律规矩,在传承优良家风中树立责任意识和担当精神,在修身齐家中砥砺道德品格和理想抱负,不断提升自身的人格修养,增强抵御诱惑的能力,从我做起、从小事做起、从家庭做起,做引领崇德向善、奋发向上的带头人。

戊戌年四月初六
责编:瑞  琴

 

 

阎晶明:爱家治家的道义选择——读《山西家规家训精选》

 

    家庭,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时期必然出现,并不断完善的“社会联合”体。马克思恩格斯曾经把家庭的形成与成熟,放置到社会历史及国家概念下进行过论述。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们也都承认,家庭中的每个个体,都在家庭中扮演着不同角色并相互作用,进而创造出一种共同的文化。这种文化或可以视之为家庭文化。大到每一个国家、民族,细小到每一个家庭,处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和社会形态下,都会创造出既包含人类共同特征的家庭文化,也会在家庭文化中形成独属于自己的烙印。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家庭有着超乎一切的份量。漫漫五千年文明,形成了浓厚的家庭文化。家是港湾,是归属,也是出发地,是远征的起点。家是庸常的居所,又是浪迹天涯者眷恋的地方。家庭在增殖聚散的过程中,会不知不觉形成凝固、发展自身的隐形或显性“制度”。家庭文化可谓林林总总,千姿百态,值得深入挖掘和研究。

    全面开放的当代中国,人们穿梭往来,迁徙频繁。家庭的传统结构已经被彻底改变,然而也正因此,对家庭重要性的强调,对家风建设的呼吁反而变得更加强劲,这或许就是人类发展过程中变的欲求与不变的坚守之间的复杂关系吧,也是家庭文化现代性转化中突显出的重要性。正是在这样的情势下,读到《山西家规家训精选》(山西地方志网编纂,三晋出版社出版)一书,颇觉难得和及时。山西是中华文明重要的发祥地,包括家庭文化在内的很多文化在这里萌芽、生长,明清以后的山西,商业文明发展迅速,而这种商业又绝大多数以家族家庭的形式存在着,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许多名门望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家规家训,收在本书的就有23个之多。今天读来,既觉有趣,更颇受启发。

    收入书中的家庭,大都是山西乃至中国传统社会中的大家族大家庭,为官如闻喜裴氏、万荣薛瑄、代县冯氏、泽州陈廷敬、方山于成龙,从文如夏县司马光、太原傅山,经商如密集于晋中的乔家渠家曹家王家,等等,都在其家庭内部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这种文化是以家规家训为基本规范,以家庭成员对这些规矩与训导的遵循程度为标识。它们行诸文字,或立于庭堂,或标于门廊,或写入家谱,或记于文章。这些家规家训有着共同指向,在秩序上,大多体现为强调对父母的孝敬,对兄弟的友爱,对祖先的敬奉,对邻里的和睦。在行为举止上,多要求谨言慎行,勤俭持家,勤奋敬业。在个人修为上,又多倡导读书明理,严教子女,安身立命。这些规矩与训导根源上同儒家伦理高度吻合,具体的又有联系家族家庭实际的落实。如为官的强调清廉,从文则倡导情真,经商的重视诚信。清代名臣于成龙被称为天下第一廉吏,读其家规,可见其心性修养的根基。于成龙家训中有一细节,说“贵显之家,有故交寒士在座,觉得另有一番韵致。若有骨鲠之士、文学之人在座,则愈显其休容之度矣!子弟显贵者,且莫疏慢士类。”可以想象那样的情景,家庭显赫却不忘故交寒士,身为“富二代”,却喜与士人交往,仅此一交往之道,反观今日世风,无不让人感慨,古风古韵不是仅收藏家具瓷器就可以获得。我们说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除了大词大概念,如此细节正是应当挖掘弘扬的地方。再看著名的祁县乔家,今人多喜谈他们凭一家之力,将生意做到晋外,做到欧洲,更应该看到在其家训里反而强调重义轻利,“利一轻,则事事悉属天理”,“利一重,则念念皆违人心”。再看博学如傅山,其十六字格言无一不在要求律己。“消除世外利欲”,“一切有而不居”,“一切饭食衣服,不饥不寒足矣”。品读书中要言,无一不在教育当下,提点今人。

    山西家规家训是在各家族家庭声名显赫、财富积累过程中逐步形成的。我们未必能全部找到规矩的制定者和起草者,但可以看到每一个家庭内部,都有一个标杆式的人物,在其身上体现着这些“规”与“训”的标准,如司马光、傅山、于成龙、乔致庸等人物,这些家规家训既映照出这些人物走向历史前台的道德根源,又将这些规范传导至家人族人及周围的世界。也因为这些人物的存在,使得这些“律令”式的文字变得有温度有呼吸,这些变成工整押韵的诗句楹联变得生动鲜活。它们不是摆设,更不是炫耀,而是可以流传世间的警世、醍世之言。它们随着家族的繁衍一点点成熟,又可以穿越古今,在全面开放的今天产生激越回响。

    家庭,这个世道人心的细胞,社会生产的原动力,它曾经高墙大院,也曾经亭台楼阁,如今又高楼大厦,或又庭院深深,然而家规家训的文脉,有如一股清流,永远是滋润这一切形态的文明。家庭,从曹雪芹到鲁迅到巴金,既是充满魅力和温暖的地方,也曾是束缚人们行为的负累。无数个家庭是社会国家的肌理,也是世道人心的栖息地。鲁迅在杂文《家庭为中国之基本》中说过,“家是我们生处,也是我们的死所”。维护是希望家庭繁盛,冲破是希望家能透射更强烈的阳光。无论如何,只要人类文明不灭,家庭就是它最小也最大、最弱也最强的载体。时至今日,我们反观个人得失,无不谈论到家风,家风并非无物,家规家训就是其正向前行的定盘星和指南针。如此,在价值多元、文化交融、家庭建构形式多样复杂的今天,读一读古人的家规家训,实在是一缕清风,定有裨益。眼前这本《山西家规家训精选》正是适合之选。

(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主席)
 责编:瑞  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