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政务平台>>资政要举>>正文
刘志杰和他的申遗往事
2018/11/26 11:29:34  点击量:   来源:方志山西

刘志杰,男,汉族,1962年11月生,山西晋中人,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1982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3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平遥县县长、县委书记,现任山西省扶贫开发办公室主任、党组书记。






“总书记说我们要讲好中国故事,我觉得申遗就是最好的中国故事”,见到记者,刘志杰第一句话便这样讲。他说:“应该把申遗放到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高度去认识,文化,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一个重要承载和标本。

刘志杰是山西省扶贫办主任,1995年-1997年间,先后担任平遥县县长、县委书记,也是20年前平遥古城申遗的主要发起人之一。当年的刘志杰,脑子里还没装着中国故事和人类命运共同体,他只是坚定地认为:平遥就应该是世界的。


平遥,国家公布最早一批历史文化名城,中国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古县城,汉民族城市在明清时期最基础的范例,,而这些“最”还不是平遥最大的魅力。平遥的魅力,在于它不是一个越年久越有价值的标本,而是一个活了两千多年的生命。活着的生命,自然比标本的故事更精彩,这样的精彩,当然要讲给世界听!可当年,想“讲故事”的刘志杰却不得不面对“应试”的压力。
刘志杰回忆说:“当时山西的定位还是国家能源重化工业基地,那时的烤黑是看你主导产业强与不强,经济发展厉不厉害。邻县介休和灵石,一个靠煤,一个靠焦,都富了。而平遥,确实一个连吃饭财政都保不了的穷县”。
平遥也有煤,他们也有发展煤焦的冲动。在那时连对县域经济的考核都被划分为“产煤县”的年代里,谁没有过这样的冲动呢?
但古城在那里,怎么舍得?
两千年的城墙,连砖缝都填满了历史,怎么舍得让它被煤灰覆湮?
两千年的文脉,枝叶繁茂伸展在天际,怎么舍得让它被煤烟熏呛?
“当时在平遥周围有些地方,到处是烟尘、煤灰,当地人叫穿越封锁线,从这些煤烟封锁线穿过去。10分钟衬衣就黑了”,刘志杰这样回忆。


申遗的思路1995年提出来的,可当时的平遥,古城、双林寺、镇国寺,三大景点的门票收入加起来一年不过70万元。平遥人汗颜:一座古城比不上一处院。院,就是邻居祁县的乔家大院,门票收入是平遥的三倍。平遥人向祁县宣战:三年我要超过你!

申遗,先得对古城进行修缮和保护,第一步吧对古城破坏性大的企业和部分居民疏散到新城,4万古城居民,留下2万,搬走2万。可是,谁愿走呢?

”如果党政机关先搬出去,企业、居民自然就会跟着走”。于是,刘志杰成为第一个搬出古城的人,也是古城县衙里的最后一任“县太爷”。


当年的平遥,曾经流传一句顺口溜:“南大街变成明清街,两头装上门楔楔,晚上出来绊倒他爷爷。”老百姓这样表达心里的不满和对抗。
“当时最大的困难就是财力不及、认识不足。好多人不知道世界文化遗产是什么,我就跟老百姓说,申遗就是把平遥的宝贝变成世界的宝贝”。
发展文化旅游,医药提升基础设施、而要培养人才。于是,集资修路、集资办学。连续两年,全县机关干部带头捐出一个月工资,一年时间盖了221所学校。平遥人从此把李志杰的名字倒着叫——“刘集资”。
1995年提出、1996年答辩、1997年入选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座一直以来藏在专家学者视野中的千年古城终于站在世界舞台的聚光灯下。

2017年岁末,媒体刊发了刘志杰的一篇文章《我的古城情缘》,他在文中回顾20年前的申遗往事:“申遗成功,公仔保护。而古城能完整保存下来,得益于党和国家的高度重视,省委省政府、晋中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得益于阮仪三先生这一批老前辈、专家学者以宏大的历史视野和对古城真挚深厚的情感,具有指导、倾力帮助;得益于一届又一界县委和县政府传承接力,浓厚的古城保护意识和功成不必在我的为政理念;更得益于一代又一代平遥人尊崇先贤、艰辛付出、不懈奋斗的历史过程。”

2017年12月3日,刘志杰和1990年以来曾在平遥工作过的历任领导一起被请到了申遗20年纪念活动现场。20年,平遥改变了太多。
想来,多年前某一个寂静午后,他们中的某一个,一定仰望过老宅院那伸向无边天际的飞檐,心底希冀着,古城平遥再现一次“汇通天下”的豪迈。
飞翔了2800年的平遥啊,还在路上!


责编:晓  瑞